北京学生学播音主持
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学院  赵  俐


有人以为,普通话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那么北京的学生来学习播音主持专业是不是就不用学什么了?这个问题很有意思。

这里有两个预设都是不成立的。一是播音主持专业只是学习普通话。二是北京话就等于普通话。

普通话标准是播音主持专业的学习目标之一,但是还有更多的目标,比如在普通话标准的基础上,还要求用声动听自如、思维反应敏捷、表达积极细腻,总之是善于表达,长于和人交流沟通。

这个专业的学生来自全国各地,少数民族的学生也有,甚至还有外国留学生。在这些学生当中,有一些地方的人普通话基础比较好,但是他们的方言还不是普通话。即便是不少人认为已经是标准的北京话、哈尔滨话和大连话,它们和标准的普通话,在声母、韵母、声调、语流音变和词汇上还是有一定差异的。也有一些南方人说的“南普”,在南方人听起来是标准的普通话,而真正标准的普通话他们却认为是“北京话”。这些也都是民间的误读。

北京的孩子学习这个专业,在语音方面确实有一定的优势。但是他们也有一些常见的问题需要解决。每年一个班里都有几个北京学生,教得多了,发现还真可以总结一下他们的共性。

首先,北京话不等于普通话。

在词汇方面,北京的有些土语词汇普通话是不采用的。比如北京老人爱管“梳子”叫“拢子”,把“夫妻俩”称为“公母俩”,普通话都不这样用。

在语音方面,老北京人的口语中儿化现象比较多,普通话中也有儿化音,但没有老北京人使用得那么多。变调习惯上,北京人喜欢在去声和去声相连的时候,将前面的去声变成阳平,而普通话则变成53调值,如“电视”“电话”。由于一些变调习惯的不同,整体语调上听起来,老北京人的味儿还是比较明显的。这些,北京的学生在学习时都要注意。

还有,北京年轻的学生在某些音的发音习惯上有一些突出特点。

比如在j、q、x的发音上,他们喜欢将它们发成舌尖前阻的位置,我们称之为尖音,与团音相对。而在普通话中是没有尖音的,这就需要他们做成阻位置的后移调整。ing这个后鼻韵母的发音,有不少北京的孩子习惯发成i和eng的相加,这需要在舌头动作和口腔开度上做调整。

就整体的吐字发声习惯来说,北京的孩子也有共性的倾向,就是大多不够积极,唇舌力量较为松散,发音时的舌位动程就不能到位,这样一来,他们吐字的清晰度和集中度就不足了。这都需要在吐字习惯上进行矫正之后,再通过反复练习重新养成好的发音习惯。因为吐字的清晰度和集中度,是通过电子设备传递声音的播音员主持人必须练就的基本功。这个基本功扎实与否,不仅直接影响受众在听感上的清晰动听,而且还直接影响表达的细腻生动。人们变化着的思想和情感是通过变化着的声音载体传递的,声音的变化是否到位,取决于两个方面,即内心是否理解感受到和吐字发声的基本功是否能支持实现内心的预想。

当然,在北京学生身上出现的有些问题,也会同样出现在其他地方的学生身上。上面所说的是学习播音主持的北京学生比较突出的共性特点。北京的学生同样需要细致的学习和辛苦的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