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记
商务印书馆  阿  紫

这一周,是三年后,重新回到劳动者队伍的开始。我,终于迎来了,我的第二春!(此处应有掌声)非要形容一下我此刻的感脚,简言之,那就是,不是新人,胜似新人。

说不是新人,因为总归是梅开二度,不再少女情怀总是诗了,开始关心粮食和蔬菜,开始畅想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前两天我的一个学生发短信恭贺我上班,说商务印书馆是他本科读编辑时向往的圣地。我回说,怎么也没料到,多年后我竟混进了你们的队伍。谁能参透命运的翻云覆雨云谲波诡,非典时我们四人合租一个三居室,我是大学老师,他是学编辑的学生,闲时让我教他播音,年前还让我帮他妹妹辅导主持,结果一波三折,毕业后我当了编辑,而他,留校当了大学老师。

说胜似新人,是说面对新的环境新的任务新的性质,有点失语有点焦虑有点转向有点无主。像苍蝇,没头的。像和尚,一丈二高的。总之,还没缓过神儿来。毕竟宅了三年啊!记得刘一玲老师问我,宅女宅男是不是贬义。我说,貌似我们很多同学都以标榜自己是宅女宅男为荣。其实主要是我啦,还有我豆瓣里的一堆宅女博们和准宅女博们。下午小猪同学问我,刚来的感觉怎么样。我嗫嚅半天,说找不着感脚。他笑说,我刚来也这样,很快你就适应了。不过,当有属于自己的办公桌属于自己的小书柜时,那感觉,还真是咱们工人有力量,嗨嗨,有力量!

我的书桌,在里面靠窗的位置,被两个书柜隔出一个很私密的空间。要打开门再往里走一走才能看到,噢里面还有一个人,这是豁然……突兀的感觉,是别有……惊吓的感觉,是转角遇到……鬼的感觉。而我,可以秘密地想象,自己好像藏在深闺人未识,犹抱琵琶不露面,继续做着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的文青梦。

导师已经来了两次,我知道,他对我还放心不下,学生离开了老师的庇护,能适应新的环境吗?导师跟别的老师介绍我推荐我,嘱托我怎样跟她们相处,都是为了我能够顺顺利利开开心心地工作和进步。第一次他来,有位老师说,这是老师来看学生了。我很感动。看到师兄在导师面前亲热地开玩笑的样子,我突然觉得,在导师面前,我们可以放松,可以撒娇,可以求助,可以说心里话,可以是最本真的自己……当然,我们更应该为老师分担。毕业时师姐和燕华都落泪了,我没有,因为我没有要跟导师分离的感觉,从成为导师的学生开始,就一直觉得,不论走多远,都会跟导师在一起,多年来的师生情,早已成为一种亲情。有导师,真好!这里的很多人都认识他钦佩他。有次遇到一位老专家,他听说我是于老师的学生,对我说,于老师是大学问家!我听了心里美滋滋的。当然,这里的老师学问也都蛮大,我还要慢慢学习和感受。

这里的老师们学问大,给老师们吃的饭也好吃。我特别喜欢吃盒饭、方便面之类别人嗤之以鼻的东西,可我就是觉得很好吃啊!小时候坐火车看见人家卖盒饭,心里想这辈子一定要吃一次盒饭!后来上硕士天天吃南门的盒饭吃到想吐!再后来没有盒饭只有食堂时又开始怀念盒饭!现在,又可以吃盒饭了!哦耶!

说到我们的工作,我觉得,就是在黄金宝地,做他人嫁衣。古人说到做他人嫁衣,都是落落的,现在可不一样,做衣服是很赚钱的哩,尤其是嫁衣,名设计师一出手就上千万,那个刘嘉玲的婚纱多少钱来着?当然我现在还没有这样的出手费。我呢,还是新人,套用发哥的话:“我才刚上路耶!”啥时候像发哥一样,说上路就上路,说刹车就刹车,说而立就而立,说而倒就而倒……那就混出来啦!

总之,我的春天又来了,“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我要用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花枝招展地,领着大家,绣花去……(此处掌声持续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