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语解析
首都师范大学  惠天罡

蹭蹭族 通过共享别人资源享受某种便利的群体。蹭蹭族蹭吃蹭喝、蹭网络、蹭电脑、蹭书看。网购的各种诚信保障措施促成了网络“蹭蹭族”的出现。电子商务网站推出各种无条件退换货的优惠措施,以保障购买者权益,从而促进交易量。在这种背景下,一些买家利用网店推出的“无条件退货”条款,乘机“蹭新品”“蹭名牌”,然后再要求退货,令卖家有些许无奈。“蹭蹭族”的“蹭”行为已成为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

炒客 不知名的人通过一些炒作点发表文章、发表帖子,激发网友的争议和讨论,大大增加媒体曝光率,进而演变成名人,此类人可称为“炒客”。他们成为名人后开始做广告,做代理,做宣传。以炒成名,成名赚钱,或进入大众视野,是“炒客”的一个基本套路。“炒客”有时也指一种特殊的投资者,什么行业能赚钱,他们就炒什么。如热衷于炒股票、炒房子、炒茶叶、炒药品的人。

电脑脸 指长期面对电脑而产生的脸部皮肤早衰。由于工作和休息时都长时间对着电脑,与人的交流越来越少,面部肌肉会在不知不觉中有些僵硬,脸色枯黄、神情呆滞、没有笑容,并往往缺乏生活热情,敏感多疑、以自我为中心、固执己见或对某事耿耿于怀。专家们提出,“电脑脸”并不是电脑辐射导致的,而是人们在用电脑时,脸部的一些小动作让脸部肌肤过早地衰老。“电脑脸”不仅会影响日常的人际交往,还会产生心理和精神上的障碍。专家建议,为避免长出“电脑脸”,需保持合适欲望,拥有快乐的心态;多跟亲人、朋友联络,通过面对面的交流增进感情等。

电子情敌 高科技时代下人们过多使用电子即时通讯工具,而使得两个人的恋情不能持久,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电子通讯工具成为了恋人的“情敌”。电子情敌是高科技带来的副产物,各种现代即时沟通工具在缩短了空间距离的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也拉大了人们的心理距离,过于密集的信息了解帮助恋人们可以了解彼此一天24小时的作息时间,但也可能让人少了去深入了解对方的动力。有人统计,电子情敌让每段恋情一般都超不过三个月。

技能社交 借助网络进行的一种人际交往方式,人们可以通过某种技能、特长,与其他对自己的技能感兴趣的人进行社会交往、沟通。在特长、技能的需求互补中扩大着自己的社交圈。如果某人拥有一技之长,如修电脑、做美食、擅长照顾宠物等,就可借助网络,在网上“明码标价”,出售给网友,并提供上门服务。它不仅能发挥所长,还能创造人们结识新伙伴的机会。教语言这项特长也可以帮助人们扩大社交圈,除了教英语、日语等外语以外,教潮汕话、四川话等方言的人也有很多。

快餐式友谊 指人们通过手机微博等社交工具经常联系,但并没有向对方真心吐露心声而结成的友谊。“快餐式友谊”就像速冻的方便食品一样,大家在一起的时候确实非常快乐,彼此有过促膝长谈,有过情投意合,在那一段时间一起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好像有一种相依为命的依赖感和信任感。但随着目标的实现,这段友谊也就迅速地结束,大家就像两列相交的轨道,共同走过一个小小的岔路,然后各自奔赴自己的旅程,再也没有交集。

拉仇恨 某人说一些易得罪人的话,或出现了遭众人怨恨的行为。该词源于网络游戏,指玩家吸引怪物的攻击。现实生活中人们常常在开玩笑时使用该词,如对某人晒丰厚的年终奖表示不满,就可以说某人在“拉仇恨”。人们在微博聊天时,特别是晒自己得意的东西时也常常使用该词。

裸词 互联网上流行的“裸官”“裸考”“裸价”等网络流行语。这些所谓的新名词,均以“裸”字来修饰,由于容易让人联想到“风化”“八卦”,很能引起公众的注意,便成为一种流行现象。“裸词”的流行,反映了不同人对于“规则”的微妙心态。事实上,现实社会并不缺乏规则和约束,只是多了些“潜规则”。不过,“潜规则”并不可怕,“公开透明”的阳光可将其驱散。

萌萌哒 可爱的、很可爱。“萌”即“可爱”,“哒”相当于语气词“的”。用来形容长得可爱的事物或人。据说源于豆瓣用户“髅髅宫歌留多”在2014年2月12日02:12:30在豆瓣小组“我加了很多小组但我就是不进去说话”发的一个帖子,标题为“没吃药”,内容为:今天出来没吃药,感觉整个人都萌萌哒p(# ̄▽ ̄#)o。多用于百度贴吧、QQ、QQ空间、微博、微信等平台。网友用“感觉自己萌萌哒”造了很多句子,如:我自横刀向天笑,感觉自己萌萌哒;垂死病中惊坐起,感觉自己萌萌哒。

逆反网瘾 父母在严加管束孩子上网行为时,可能会激发一定年龄的孩子产生逆反心理,采取对抗行为而更加沉迷于网络。最近一次针对部分大城市小学生上网行为的抽样调研显示,八成小学生在一二年级就开始“触网”,超过7%的孩子存在一定网瘾。专家建议,逆反网瘾的戒除不可用强制手段进行,而是要通过各种疏导的方式去戒除。调查发现:在父母不同意孩子上网的家庭中,实际上拥有更多网瘾孩子,因为他们更易倾向于无时限的网吧。上网本身并非坏事,不应成为孩子的禁区,反而应是他们成长的必备工具。家长应该尝试进入孩子的心灵世界,可以尝试在网络的虚拟世界中成为孩子的朋友。这种父母、孩子间的角色变化,不仅会加深相互理解、消减代际隔膜,也有助于使孩子更乐于、更平等地接受父母的劝导。

突击孝顺 指在母亲节、重阳节等节日期间,大量转发孝敬长辈的内容,但平时却与长辈少有交流和陪伴的行为。比如,每年母亲节,微博、微信等平台里会出现“孝顺”话题,描述母亲如何伟大,祝福她们节日快乐等。网友虽然刷屏发祝福,但许多父母并没有使用这些社交工具,无法看到这些祝福。有网友认为,当面向父母表达感悟有些尴尬,这种“隔空”祝福更便于表达,也有网友认为,在平时多陪伴父母,关心父母才是真正的孝顺,跟风转发“孝顺”的语言,标榜自己孝顺,没有什么实在意义。

网络游民 利用邻居或马路对面饭店的无线网络上网的人。他们的经济基础不太强,消费能力不是很好,但是在生活中特别依赖互联网,普遍喜欢利用电脑无线,手机wifi到处蹭网,为的是省网费和上网流量。一般在公用网络普及或者不需要输密码的地段会特别集中。

网晒心理学 网络上存在各种各样的“晒”行为,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在网络中,彼此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却可能达到完全的自我暴露。在网上晒秘密满足了别人的偷窥欲,同时也满足了自己“被接纳”和“亲密感”的需求。但是,“晒”得太多也会带来一些问题。没有人会对人们生活的每个细节琐事都感兴趣,如果沉迷于自我表露的快感中,把自己的全部生活事无巨细地“晒”到网上,只会令观者感到疲惫,还可能给人留下炫耀、自恋的印象。晒恋人、晒宝贝、晒心情、晒发型……许多人想在网络中迫不及待地将自己喜爱的东西或隐私公开给别人看,甚至是给彼此没有任何关系的网友。人具有自我表露的天性,让人更容易获得心理满足,减少人们的孤独感。但若沉迷于“晒自己”,则可能会令别人感到疲惫,还有炫耀之嫌。

网囤年货 人们通过网购囤积年货的行为。在网上采办年货有很多好处,不仅可以轻松比价,还能看其他人购买的评价。在网上买东西可以直接邮寄到家,不用自己买了拎回去。足不出户轻点鼠标,无论是酒水饮料、糖果饼干、干果零食,还是米面粮油、进口食品、茶叶都能通过包裹送货上门,价格比市场上的还要便宜。东北的松子、江浙山里的小核桃、新疆的大核桃、山东的花生……天南地北的坚果干货,不用去市场四处寻觅,也不用托外地的亲朋好友邮寄过来,在网上都可以买到。网囤年货的主力军虽然仍以80后为主,但也有越来越多的大妈、阿姨加入网囤年货的队伍。

网游废人 过度沉溺于网络游戏而无法自拔、导致无故旷工、旷课、失业等情况的人群。有人发现,大部分“网游废人”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大学毕业后只知道玩游戏而不工作的人大有人在。这些人如果不走出网络游戏,那将永远无法体会通过工作获取自己所需的那种满足感,也永远无法体会通过自己辛勤劳动“反哺”年迈父母的欣慰。

微夫妻 双方都热衷于微博的夫妻。网友总结了他们具有的主要特征如下:一、夫妻俩的日常聊天话题,70%以上都来自微博里的新闻和小道消息;二、每天两人会互相@很多有趣的微博;三、双方通过微博对对方的社会资源有所了解,比如粉丝数量、粉丝中有没有大V等;四、夫妻俩已经发展到不用打电话或者发短信,随时通过微博了解对方的行踪。在微博中他们可以写下对家庭的憧憬、对生活的希冀,也可以偶尔写下对对方的歉意,在互动中增进彼此的爱意,这有助于婚姻变得更加和谐、美满。

卧槽 比喻职场中某些人善于把握人才市场走向,坚持份内工作,拒绝轻率跳槽的行为。与“跳槽”相反。具有这类行为的人被称为“卧槽族”。

痒婚族 对自己的婚姻状态不满足,而希望有所改变的人群。“痒婚”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对现有婚姻生活中一些细节感到不满足,希望两个人共同做出一些改变;另一方面,是对婚姻对象不满足,存在寻求其他刺激的想法。该类人群主要表现为喜新厌旧、凡事挑剔、相对无言等特征。

移动买房 是指利用智能手机APP软件来实现购买房产。随着技术的进步,各类买房APP应运而生,商家把丰富的房源信息搬到了手机上,不仅有房源本身的价格、房型等信息,周边商圈、小区、交通、配套设施等情况也介绍得十分详细,不少还内置房贷计算器,方便用户实时计算购房成本。“移动买房”在改变了购房者购房模式的同时,也改变了中介的工作形态,他们不再每天守候在电脑前,而是根据自己的时间,能随时随地与购房者互动,快速取得成交。不过,房产是大宗商品,买卖房子不是简单的购物行为,而是包含了体验的过程。而且房产的交易还受到大量法律法规的严格制约,因此移动互联网可以增加人们获取房产资讯的渠道,但是现阶段要完全取代传统的购房方式几乎不太可能。

游戏背 青少年因长时间弓着身子玩游戏或玩手机,有时会造成脊柱弯曲,有时会引发椎间盘突出。这些病症在8到18岁的青少年中尤为常见。专家认为,要解决这一问题不是要禁用这一类设备,而是要引导青少年多多注意平时的坐姿。

在线疑病症 某些人因为担心自己的健康问题而去网上搜索,结果导致对自己的健康更加焦虑的病症。出现这种情况与互联网信息的准确性和患者对医学信息的辨识能力有关。比如,一个容易疑神疑鬼的人,上网寻找健康信息后变得更加焦虑,然后继续去找更多信息,更关注自己的身体,更频繁地去看医生,接着就开始分析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所以,网络医疗信息的丰富对人们的甄别能力也提出了一定挑战。

在线自助离婚 指英国人抛弃了通过律师的传统离婚方式,转而选择通过电脑或手机申请的“快捷”离婚方式来“自助离婚”,花费最少只要37英镑。在英国,用智能手机启动离婚程序的人越来越多,而从在线离婚的情况也可以看出性别的差异。英国有65%的离婚申请是由女性提出的,而通过在线提出申请的男女比例则是51%对49%。通过手机提交的离婚申请中,65%是由男性提出的,这表明男性更喜欢手机离婚的方式。

宅球迷 每逢世界杯足球赛、欧锦赛等大型赛事期间,长时间待在家里看球并从事相关网络活动的人群,如在观赛期间通过网络订餐、购买零食,微博上与网友互动看球、分享心情等。“宅球迷”具体表现为:不用电视看球赛,一定要用网络电视;喜欢在看球赛的同时在互动聊天里发表自己的看法,发泄自己的情绪;看球赛的同时,不忘在网店里购买自己喜欢或支持球队的队衣以及吉祥物等;看球赛的同时,积极参与微博上的官方或非官方“足彩”竞猜。

占领微信 父母们在微信上悄悄“潜伏”占领下来,成为孩子的“匿名好友”,密切关注着孩子的朋友圈或个人空间,“监控”他们生活状态的现象。现在的孩子们几乎成了网络的原住民,他们有了QQ、人人、飞信、微博,把心事写在微信上和个人空间里。于是,急于了解孩子的父母们只好转战网络,和孩子“斗智斗勇”。从QQ到人人,从微博到微信,父母对孩子展开了全方位侦查。网友评论,网络时代各种即时沟通工具层出不穷,让父母手忙脚乱,焦头烂额,也让孩子烦恼不已,唯恐对父母避之不及。

指尖消费 通过手指点触手机和平板电脑等,完成购物、餐饮等消费。“指尖消费时代”已经来临,在美食、休闲娱乐和酒店等消费频次高、消费单价相对较低的轻决策消费中,消费者更倾向于在移动端操作。据一项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手机族每天花在APP和网络的时间比例上升到81%,下载到手机上的APP数量从32上升到41。作为指尖上的消费,APP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手机客户端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便捷的体验和实惠,但同时这种实惠也会让不少人冲动消费,常常购买不实用或用不上的物品。所以,人们在尽享客户端快乐消费的同时,不要忘了理性消费。

众症时代 与整个时代的发展息息相关的各种古怪病症,如囤积症、拖延症、选择障碍症、亲密关系恐惧症、社交恐惧症等。这些“病症”处于某种心理障碍和真正的疾病之间。它更像是描述了很多人当下的一种精神状态。有人认为,这些“病症”的出现与中国都市化进程的加速以及互联网时代的碎片化特征息息相关。一方面,人们承受着现实世界巨大的压力;另一面,互联网成为了人们的另一个外挂“器官”,不断填喂信息,在弥合人们信息焦虑的同时,制造着更大的焦虑。从这个意义上讲,任何一种“症”都是人们对于自身不安全感、焦虑和恐慌的对抗与解压,同时更是这个时代病灶的映射。很多人的内心也许跟不上如此急速发展的新时代,产生不同程度的焦虑在所难免。

重启一代 指遇到复杂、难处理的情况时就选择逃避,重新开始的年轻人。他们就像我们感觉电脑运行不畅,索性将其格式化再重装一样,如果对当前工作环境不满意,可能就会马上辞职换一个工作。“重启”一词隐喻这些年轻人往往通过换工作来“重置”他们的生活,而不是像老一辈人那样努力去应对遇到的困难并从中吸取经验。

专治强迫症头像 指在微信朋友圈的普通头像的右上角添加了一个角标,就像有消息未读一样。具体表现为:在各种头像的右上角都有“1”“99+”等数字,这种头像类似于手机APP的消息通知,看得见却无法点击消除,不少有强迫症的人纷纷在朋友圈里抱怨,感到崩溃。他们看见这些图片,会有一种想拨弄一番的冲动,然后感觉无能为力,却又无法控制冲动,然后就会感到矛盾、无助、郁闷、焦虑……直至抓狂。这种头像最早源于人人网,后来在微信上迅速火了起来。2014年8月23日,“圈圈Fancy”在微博上连续发送了四波头像加1,其中有小丸子、皮卡丘、美少女战士等,甚至还有青奥吉祥物砳砳。头像发出后随即引来大量转发,被网友们应用到各大即时通讯工具上。重庆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专家周小燕说,每个人生活中都会有一些小癖好,但微信中的现象区别于传统的强迫症,属于网络产品衍生的强迫症,这与完美主义有关,只要不影响正常生活在可控范围之内。很多人认为自己是强迫症,主动给自己贴标签,这是一种负面的心理暗示。这种头像不过是一种潮流,强迫症患者应该放轻松,不要特别去关注,让其自行淡化最好。避避风头,暂时少玩微信,或者等潮流过了再玩微信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自恋流行病 指随着社交媒体的爆发,在社会上流行的一种生活方式,具体表现为以自恋为中心的一系列行为,如人们疯狂地在微博发布个人的生活隐私,频繁使用以自我为中心的语言,并过度在意自己微博的关注度。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埃丽亚斯(Elias Aboujaoude)指出,人们在互联网上的活动让我们变得更加自恋。除了一些社交媒体平台让自恋者有机会展示自己之外,也有大量的资源能够为自恋者提供帮助。有一些文章就教人如何在Facebook上扩大粉丝群,如何在亚马逊上获得好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