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我出发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  凌  云

人类在认识客观世界的漫长进程中,最先认识的大概是自己的身体。在指称客观事物时,出于本能地把自身作为衡量或描述客观事物的重要参照。如在汉语社会,在直立的人和耸立的山之间建立起一种同构关系,如依据头、腰、脚在人体中的位置相应地造出“山头、山腰、山脚”之类的名词。“顶”的本义指人体最高的部分,后引申为物体的上端,造出“山顶、屋顶”之类的名词。同理,指头顶的“颠”也产生相同的引申义,故有“树颠、塔颠”之说。与山有关的则写为“山巅、巅峰”(“巅”为后起字)。“额”指人的眉毛以上头发以下的部分。后引申用来指称置于较高位置的物体,如“匾额”和“横额”的造词理据为:其悬挂在建筑上的位置类似于人的额头在身体上的位置。在我国古建筑中,檐柱与檐柱之间的联接构件称之为“额枋”。同理,门框上端的横木称之为“门楣(眉,“楣”为后起字)”,门楣上边的部分称之为“门额”。和身体位置有关的造词还有“树腰、墙脚、耳门、耳房、腹地、书眉、肩题、页眉、页脚、眉批、脚注”等。成语“腹背受敌”也是用“腹背”说明位置(“腹”指前面,“背”指后面)。古汉语中,“肘腋”喻指迫近的地方(“肘”指上臂与前臂交接的部分,“腋”指胳肢窝,二者距离极近),如《三国志·蜀志·法正传》:“近则惧孙夫人变生于肘腋之下。”

人或人的局部可以用作事物指称的喻体。如“人参、人鱼、人熊、人猿、人果(即花生)、女墙(也说“女儿墙”。指城墙上呈凹凸形的短墙)、处女地(未开垦的土地)、童山(没有树木的山)、童子鸡(做食物用的小而嫰的鸡)、人面竹、人心果、舌状花、橙脐、发菜、木耳、腰豆、肺石(《辞源》:古时设于朝廷门外的石头。民有不平,得击石鸣冤。赤色,形如肺,故名。)”巧的是,国内许多景区的山峰都有“奶头山”的命名(另一使用较多的命名是“笔架山”)。汉语中,“拳曲”指物体弯曲,“掌握” 指“了解事物,因而能充分支配或运用”。学识浅、理解不深用“肤浅”比喻(皮肤可薄到0.07公分)。着眼于功能。古汉语中,“心膂”喻指亲信得力的人(“膂”指脊椎骨。心和膂均为人体重要的部分),如《三国志·吴志·周瑜传》:“入做心膂,出为爪牙。”“股肱”喻指帝王左右辅助得力的臣子(“股”指大腿,“肱”指手臂从肘到腕的部分),如《左传·昭公九年》:“君之卿佐,是谓股肱。”口是食物进入身体的通道,故连绵的山岭较低处,通道经过的地方称之为“山口”。“骨干”是长骨的中央部分,现代汉语中用来比喻在总体中起主要作用的人或事物(如“骨干力量、业务骨干、骨干企业”等)。“要领”指“讲话或文章的主要内容”。从语源角度分析,“要”原为“腰”,“领”指脖子。二者均为身体的关键部位。故形成复音词后产生相应的比喻义。“咽”与“喉”都是呼吸的重要器官。因此,“咽喉”用来比喻形势险要的交通孔道(如“咽喉要道、咽喉要地”的说法);“喉”和“舌”是说话的器官,故“喉舌”用来喻指代为发表言论的媒体或人。“眉清目秀”是人的容貌姣好的关键,故“眉目”用来喻指文章的纲要和事情的头绪。“首脑、头目、心肝、心腹”这样一些用于人的指称则是同种造词思路的产物。

在表义系统中,人的“从自我出发”还体现在用自身做度量或描述的参照,如称说当下的时间为“眼前、目前、眼下、目下、眼面前、眼底下”;称说很短的时间为“转眼间、转脸间、转身之间、弹指之间、眨眼功夫”等;称说很近的距离为“眼皮底下、鼻子底下、身边”等。用“切肤之痛”比喻感受深切的痛苦。用“燃眉之急、火烧眉毛、迫在眉睫”形容事情已到眼前,情势十分紧迫。类似语义的俗语发现“水淹到鼻孔”(见《港台语词词典》359页,黄山出版社,1990年版)。“肝”和“胆”是胸腔内紧挨在一起、且在工作上有协调关系的器官,故“.肝胆相照”比喻互相之间坦诚交往。骨和肉紧密相连,故“骨肉”喻指不可分割的关系,如“骨肉同胞、骨肉亲情”。“手足”被用来比喻兄弟,如“情同手足,手足之情”。“唇齿相依”比喻双方休戚相关、荣辱与共。“唇亡齿寒”更说明“唇”“齿”二者的依存关系(成语的字面义是:嘴唇没有了,牙齿会感到寒冷。)“耳鬓厮磨”借助耳朵与鬓发挨得很近容易互相摩擦,来形容相处的亲密程度。俗语“唇不离腮 ”和“耳不离腮”均比喻关系亲近,,经常待在一起。其理据在于,耳朵和嘴唇均与腮帮子的位置相邻。

拿自身来说事的熟语“了如指掌、易如反掌、惜指失掌、手心手背都是肉”等,很形象,且有说服力。“胳膊扭不过大腿”“胳膊肘往外拐”的说法也很值得玩味。前者可能是联想到扳手劲,胳膊没大腿粗,较劲时肯定失利。故用“胳膊扭不过大腿”比喻弱者较量不过强者。后者,是基于人的胳膊通常只可往里收拢。故用“胳膊肘往外拐”指不近人情,认不清是非,干了损害自己的亲朋好友或供职部门的事。

本文所列举和分析的较为丰富、有时间跨度的语言现象,可以印证汉人在指称、描述与说理上“远取诸物,近取诸身”的原始思维和智慧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