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刍:学好普通话的要诀
南昌理工传媒学院播音主持艺术系  赵宁林

生活中,我们时常听到“反刍”一词。百度百科中的词条解释:“反刍俗称倒嚼,是指进食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将半消化的食物返回嘴里再次咀嚼。反刍主要出现在哺乳纲偶蹄目的部份草食性动物身上,例如羊和牛,这些动物被统称为反刍动物,归属于哺乳纲偶蹄目反刍亚目。”反刍是指半消化食物再次咀嚼。然而,真正理解这一词语的引申含义的并不多。这些年来,我在从事播音主持艺术专业基础课程教学和与之相关的社会实践中,深切体会到“反刍”的重要意义和必要性。“反刍”是学好普通话的要诀。

自2011年9月从事专职播音主持艺术专业的教学工作以来,我和我的同事们开始揣摩如何才能把普通话的正音课上好,让学生通过学习能真正娴熟的掌握和运用。但是,在实际的教学工作中,却往往不尽如人意。比如说,南方的同学er、e、eng发音不好,西北的一些同学un发音出现问题,东北的同学bo、po、ian等发音有问题,经过指出纠正,多数人在语流中仍然出现问题。大多数同学的普通话水平测试分数都不高,基本上在87—92分之间,也就是二级甲等的水平居多,只有个别人在92—93分之间。学生大一时这方面的表现特别突出。为此,我们的教学团队也感到非常苦恼:是我们的教学方法出现了问题?还是学生不愿意学、听不懂?通过与学生们的沟通与交流,发现不是这些原因,多数学生一开始都非常愿意学习,也非常主动要求学习。问题出在我们的课时太少。我们的专业课,每周4个课时,现有每个班的学生在45—50人之间,分两个小课组,每个学生在课堂上的练习时间只有几分钟,每周四个课时根本达不到所需要的量。许多学生对普通话发音原理只是一知半解、似懂非懂。一些学生埋怨课时太少,少部分学生甚至想放弃。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教学计划做了细微的调整:在大一学年,学生对声、韵母、声调和语流音变有一个系统的了解之后,增加声、韵母绕口令、不同声调排列的16组中重格式的双音节词语练习,要求每个学生每周坚持练习,一直到大二上学期结束。为保证质量,每节课前都做集体练习,并及时指出存在的问题。大多数学生在这种反复练习中慢慢体会到普通话的声韵调变化规律,理解了普通话发音时的唇舌状态,以及如何控制气息保证发音的准确性和质量。经过这样近一个学年的训练,学生的普通话水平有了明显提高。据不完全统计,到大二上学期结束,普通话水平达到92分以上的学生超过半数。学生的进步使我们深刻地感受到“反刍”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反刍不是一个简单的重复,它是对半消化的食物进行再次咀嚼,是对食物的进一步消化过程。学习普通话的过程亦是如此。我们在教学过程中发现,同学们对普通话语音发声的理解,是一个逐步深化的过程:从不了解到一知半解,从一知半解到完全理解,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只从一堂理论课或一堂实践课就想完全理解播音发声、普通话语音、语流是不可能的,也是做不到的,必须反复训练,不断提醒,不断纠错才能实现。正因为如此,我们在微调教学计划时,在大二下学期专门开设了《嗓音矫正和普通话正音》课,以进一步达到纠正和规范普通话语音面貌的作用。

在2012级学生的教学实践中,我们发现多数学生的普通话水平又有较大幅度的提高:普通话水平达到92分及以上的人数超过半数,其中,有一位学生叫张曦月,在全校的普通话水平测试中获得最高分,达到95.2。但是,她刚进学校时,普通话水平并不是全班或全校最好的。她第一次测试是在大学一年级刚刚开学,还没有完整系统的学习普通话语音时,也就是2012年11月11日,测试分数只有90.5分(二级甲等水平)。经过一年的学习,进入大学二年级,经过完整系统的学习,并在学习过程中不断地进行反刍训练,同时也开始学习语言表达了,这时候,张曦月和同班的另一位同学一起参加了江西省语委、江西省教育厅联合举办的“中华诵?我的中国梦”2013经典诵读大赛活动。参赛前夕,这两位同学按照指导老师(我)的要求,每天反复坚持必不可少的绕口令、16组中重格式双音节词语训练和经典诗文诵读训练,每天我们还在中午休息时间,利用演播室录音设备录音、回放,发现问题及时纠正。在这段时间里,这位同学的许多方言语调、词语格式和声、韵母问题都得到了纠正。最终张曦月同学和另一位同学一起在全省高手如云的比赛中荣登榜首,分获学生组比赛的第一名和第二名,我也因此获得了优秀指导教师奖。通过这次比赛,我更加深刻地体会到普通话语音标准的重要性,更加深刻体会到“反刍”训练是学好普通话的要诀。前人说得好:“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句富有深刻哲理的话,不正是道出了反刍训练的重要性吗?随后,在当年的11月30日,张曦月同学第二次参加普语测试,这次的考试成绩是92.2分,达到了一级乙等水平。但是,张曦月同学并没有就此满足,而是仍然坚持老师教授的方法训练。功夫不负有心人,张曦月同学在今年8月20日又参加了一次普语测试,测试成绩为95.2分,达到一级乙等高分。在全校学生中分数最高。作为大学二年级学生,能达到一级乙等的高分(94.5以上)是很不容易的,这也反映出我们的教学理念和思路是正确的。

其实,张曦月同学只是众多学生中的一个典型。其他同学的进步也是有目共睹的。目前,2012级播音专业学生普通话水平达到一级乙等的,据不完全统计,已超过80%。

还有一些非播音专业的学生也通过这样坚持不懈的学习、反复训练,普通话水平也取得了长足进步。我们传媒学院有两个广播电视新闻专业的女学生,一个是湖南籍的,一个是江西籍的,语言面貌都很一般,在二级乙等高分段的水平线上下,然而,她们从不气馁,从去年开始,一直跟着2013级播音主持班的同学上课(蹭课)。我们专业老师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只要有愿意学的非专业同学来蹭课,我们一视同仁、认真辅导,从不撵学生。她们就像专业学生一样,从基本的声韵母开始学起,一起跟着练习。起初,许多播音专业的学生不理解,甚至有些学生嗤之以鼻,嘲笑、轻视她们。但是,自2014年9月份开学后,她俩在和播音主持专业的同学一起播讲,表达句段练习时,她们的吐字归音,她们的语流、语感,让一些专业同学汗颜,一些同学开始对她们表示敬意,刮目相看。

所有这些,都从一个侧面证明了:任何人都能学好普通话,只要在正确的理论指导下,经过刻苦努力,不断的进行反刍训练,他(她)的普通话水平一定能获得长足进步,取得满意效果。总有一些人认为,自己生活在方言区,使用的是本地方言“普通话”,很难学好真正的普通话。其实不然,在我看来,是他(她)没有用心,更没有进行有效地“反刍”和品味,所以学不好普通话。我本人的生活经历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我的父亲是东北人,满嘴都是东北话;我母亲是广西玉林人,讲的是“广西白话”普通话;而我出生在广西,在广东台山上的小学一二年级,讲的一口流利的广东话。后来随父亲来到江西,先是在赣州上的小学、初中,到南昌和上饶读的高中,读大学也在南昌,可以说我的生活圈子就在南方。但是,我得感谢我从事的这个职业,分配到的单位是电台,从事记者工作,开始对普通话发生兴趣。在单位领导的鼓励下,最终走上了广播播音台,开始从事播音工作。我刚开始对普通话的语音掌握得也不好,比如:平翘舌、前后鼻音等等。随着时间推移,经过自己的不断钻研,慢慢地我的普通话发生了质的变化,1986年我播音的作品被评为全省好新闻一等奖,1987年,我播音的作品被评为全国好新闻一等奖。2000年参加普通话测试,取得一级甲等。所以,在我看来,反刍——是学好普通话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