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言多语  点缀美丽生活
贵州广播电视台  韩洪雷

“贵州有句俗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陆克文讲贵州话。”在“国培计划——(2014)”——贵州省少数民族双语教师普通话培训班课程的第一堂大课上,这样的一段声音瞬间吸引了全体学员的注意,这是作为主讲教师的我特意选用的培训内容,它来自于培训班开班三天前自己在做实况转播时的声音,说这段话的人是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先生。

2014年7月11日上午,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4年年会在贵阳开幕,在两个多小时的开幕式上,现场主持人、演讲者和同声传译用丰富多彩的声音呈现了一个鲜活的多言多语的生动场景。

在我们的实况转播中,首先呈现的内容是贵州广播电视台综合广播的总版头、分版头、特别直播版头等内容,我与搭档在垫乐声中用纯正的普通话进行实况转播的介绍:“男:贵州广播电视台综合广播,女:贵州广播电视台综合广播,男:各位听众,欢迎收听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4年会开幕式特别直播节目,我是洪雷。女:大家好,我是朝亮。2014年7月10日至12日,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在贵州省贵阳市召开,今天上午9点,大会开幕式将在贵阳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本届年会主题为‘改革驱动,全球携手,走向生态文明新时代——政府、企业、公众:绿色发展的制度架构和路径选择’。男:现在是北京时间X点X分,距离大会开幕还有X分钟。今天,贵州广播电视台综合广播、卫视频道将全程转播开幕式盛况。欢迎您的收听收看。……”

当电波那一端听众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津津有味地感受论坛开幕式盛况的时候,一段段精彩纷呈的声音也在大家的惊讶之中逐一展示出来。信号切到开幕式现场,论坛秘书长、现场主持人章新胜先生用普通话、俄语和英语进行主持和现场评述。紧接着,埃塞俄比亚总统穆拉图?特肖梅的英文演讲和较为标准的汉语普通话同声传译,让大家同步感知到了会场的信息。当俄罗斯办公厅主任伊万诺夫用俄语进行演讲的时候,我们听到的汉语同声传译感觉来自一位母语不是汉语的工作人员,因为他声母和韵母问题不多,但声调调值不准,带着明显的“外国人说普通话”的痕迹。让所有人赶到惊讶、眼前一亮就是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全程用汉语普通话进行的演讲,演讲的开头也就是本文第一段所讲到的内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样的开场白,一下子拉近了与听者的距离,收到了奇妙无穷的效果。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4年年会,一个小时的开幕式,丰富的语言要素和声音形式将大家带到了多言多语的环境中。

在“国培计划—(2014)”——贵州省少数民族双语教师普通话培训项目中,为了做好增加互动,教学相长,在学员报到期间,我走访了来自不同地区的老师,了解和熟悉各地方的话,“你好”这两个字,铜仁市松桃的苗族老师吴月用民族语言说出来是mu ru 木如(“木”字鼻音成分较重,“如”字翘舌、浊化),“好不好”这三个字黔西南州望谟县石屯镇打岩小学的苗族老师王功庆用民族语言说出来是ni (21调)mong(43调) ni(23调)。像这样的各地方的话,如果不用汉语普通话说出来,其他人很难听懂。

2014年5月,在我有幸参加的中央普通话进修班暨双语师资专题研修班的学习内容中,《国家中长期语言文字事业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2-2020)》 指出:“大力推广和规范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科学保护各民族语言文字,加强语言文字基础建设和管理服务,增强国家语言实力,提高国民语言能力,构建和谐语言生活,服务教育现代化,服务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推进语言文字事业全面发展。”如今,双语在维护地区稳定,促进民族团结,增进民族友谊,提高全民族生活水平等方面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而贵州省语委此次承办的“国培计划—(2014)”——少数民族双语教师普通话培训项目,参加培训的学员绝大部分是苗、布依、侗、水等少数民族,他们小时候首先接触的是本民族的母语,再加上本地汉族方言的影响,从小耳濡目染几十年的方言方音,一时半会儿很难改变。很多学员感觉学习非常吃力,在老师的引导和学员们的互相鼓励下,通过从一些简单的发音着手,逐渐树立信心。课上认真听讲,认真笔记,认真跟读,课外早睡晚起加强训练。

毕节市七星观区一直从事彝族文字和双语教学的毕节市七星关区大屯乡三官小学57岁的陈大彬老师激动和自豪地说,他从事了一辈子的彝族文字和语言教学,许多专家学者、大学教授包括来自英国的语言学的研究生都向他请教过彝族语言和文字,这次培训让他知道了普通话学习的方法和方向,非常受益,虽然自己快要退休,普通话证书不能用来评职称、评优秀、评先进,但这是对自己语言学习能力的检验,也是对培训班老师和自己的学生们一个交代。得知这次学习结束有一次联欢的机会,他被推选演唱彝族民族歌曲时,他说自己没有登过台,担心表演不好。学员们都给他打气,说他从事了一辈子的教学工作,三尺讲台就是人生最华丽的舞台,彝族语言和文字的教授就是人生最灿烂的表演,相信他一定成功!

黔东南州麻江县杏山镇隆昌中心学校的彭正兴老师总结了学习普通话的方法:“克服障碍是前提,学好语音是基础,勤学苦练是途径,持之以恒是关键。在学习中,要沉下心来,多听、多读、多说、多练、多模仿、多琢磨。”

黔东南州麻江县杏山镇隆昌中心学校的王朝勘老师说:“我所在的是一所村级小学,地处畲族聚居区,是一所标准的寄宿制学校,96%学生的学生都是畲族学生,还有部分苗族、仫佬族学生,汉族学生只是极少的一部份。这样的学情,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学校必须开展双语教学。”

黔南州都匀市丰合中心校的蒙有才老师说:“我们会带着普及普通话、保护和传承民族文化的使命,为民族地区普通话的推广和普及贡献自己的力量。”

让大家印象极为深刻的是,参加授课的张吴老师用自己在普通话培训和测试中的实例以及自己在大学所教授的生命科学的相关专业知识进行的精心辅导。从应试人将儿化韵词条“抓阄儿”读成了三个字的“抓龟儿”,将“擦洗”读成了“搓澡”,将“窘迫”读成了“酷毙”,将“胚胎”读成了“怀孕”,将“茧子”读成了“虫子”等等进行一一分析,“茧子”一词,很多长期在城市里生活的朋友不知道,对这个字也比较陌生,就“认字认半边”,想当然地读成了“虫”字。“疟疾”已经早已淡出年轻人的视线,在讲授边鼻音声母辨正的时候,从维和部队在非洲执行任务所患的这种疾病,讲到疟疾、天花、麻风等疾病的特征和新中国对这些疾病的控制,反映出国家卫生事业的进步。讲解绘声绘色、课堂十分活跃。

语言是交流的工具,语言承载着人类的文明,汉语言学之父赵元任先生4岁开蒙,学习《论语》、四书五经,打下了扎实的国学功底,而他1918年留学美国时,在康奈尔大学学习数学、物理,后又获得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学位,熟悉三十多种汉语方言,通晓英、法、俄、德、日、西班牙、希腊等多国语言,他和妻子杨步伟为了研究方言,自己定了个日程表,在家中今天说普通话,明天说上海话,后天说湖南话……一天换一种。赵元任先生每到一地,别人都认为他是当地土生土长的人。

多会一种语言,也就多了一种思维方式,多了一种文化。在快节奏生活的今天,多言多语正为我们打开心灵的窗户,点缀越来越丰富的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