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能说这样的话了?
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徐红燕

两岁之后,的确是语言飞速发展期。只要是小宝听过的词语,都会装进她的语言库里。也许是很多时候我们太低估了她,没有料到她已经具备了对语言库的调用、搭配、替换和再造能力。而且,孩子的简单无邪、率真质朴,恰恰又赋予了这种语言能力特殊的魅力。很多时候,听她说着某句话,我们大人会面面相觑,而她则很快读懂了我们惊讶的眼神,得意洋洋地说:“哈哈,你们没有想到我会说这样的话吧?哈哈,我都能说这样的话了!我太牛了!”

模仿是一切学习的初级阶段,语言习得当然也是如此。第一次给她读《不一样的卡梅拉》绘本,她迅速喜欢上了卡梅拉这只热爱自由、勇敢乐观的小鸡。书中,卡梅拉抱怨:“睡觉,睡觉,总是睡觉!”她立刻被这样的说话语气吸引,然后启动无间断复制模式:洗手洗手,总是洗手!穿衣服穿衣服,总是穿衣服!喝水喝水,总是喝水!拉窗帘拉窗帘,总是拉窗帘!连绵不绝,洋洋得意!边说小眼珠边转,满屋子寻找下一个吐槽目标!在随后的日子里,只要有我们坚持而她不愿意干的事情,卡梅拉对话模式就立刻启动。

“谢谢”之类的礼貌用语很早就会了。过去在地铁里有人给她让座,她会说谢谢。现在有人夸她漂亮,她也知道说谢谢。去朋友家玩,阿姨做了好吃的饭菜。大家吃完饭坐在桌边聊天,阿姨说:“知道有小朋友来,我跑到早市去买的菜,那里的菜比较新鲜,就是离家远了点。”大人们纷纷打听早市的地点,只有她大声道:“谢谢阿姨,您辛苦了!”

有一段时间特别爱说“对不起”,于是便故意捣乱。妈妈对不起!我不小心碰到你了!妈妈对不起,我又把水撒到地上了!次数多了,我就不理她,她就反问我:“妈妈,我都说对不起了,你怎么还不高兴啊?”有一次,我不小心自己撞了一下,她看到了,立刻道:“妈妈对不起!”然后,又恍然大悟:“哈哈,我怎么又说对不起啊,又不是我撞的你,是你自己撞的啊!”而当别人对她说“对不起”时,她的应答方式简直可谓夸张的大度,经常让我哭笑不得。我对她说:“对不起,我撞到你了!”她回答:“没关系,又没有撞流血!”我踩到她的脚后立刻道歉,她却说:“没关系,又没有把我脚踩破!”

有一次赶时间,我抱着她在地铁人群里穿行,边走边道:劳驾,让一下!她问我,劳驾是什么意思啊?就是麻烦别人呀,我说。之后,她就能开始准确使用了。姥爷擦地,她要通过:“劳驾,让一下!”姥姥坐在前面,她想爬上餐椅:“劳驾,让一下!”每次说完后,立刻有人让开,正是有着如此好的使用效果,她就更加愿意使用。

慢慢地,我发现,她不仅在说话,还在观察她说话后我们的表情、举动或应对。也就是说,她也在观察我们的体态语,她也很重视交际效果。所以,得到回应、受到肯定、获得表扬,就会让她更充满自信地使用语言。

陶然亭公园,很多小朋友围着水池玩水枪。见我准备走,轻拽我的衣角,用那熟悉的轻柔语调趴我耳边说:“妈妈,我想要水枪!”在大街上走着走着,看到有小朋友拿着冰淇淋走过,会很小心地拉住我,用期待的眼神令我蹲下身,再用无比轻柔的声音在我耳边说:“妈妈,我想吃冰激凌,妈妈……”爸爸感叹,还真是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啊!

“这首歌是我小时候听过的。”第一次听到“小时候”从她嘴里说出来,我们都会觉得可笑:你才多大,就小时候,就怀旧了?慢慢我发现,小朋友都爱“怀旧”。两岁多的小朋友在一起聊天,话语中都是“你小时候”“我小时候”如何如何。于是,我经常听到她说:妈妈,这是我小时候你给我买的吧?我们去我小时候游泳的地方好吗?这个餐厅我小时候来过的呀!某天,她还着急地跟我说:“我小时候都穿这样的鞋子了,我大时候怎么没有这样的鞋子呢??”

更多时候,我是被她关于“小时候”的记忆给打动了。她走到家门口那家超市扶梯时对我说:“我小时候,穿拖鞋站在这里,把脚划得好疼啊!妈妈给我吹,我就不疼了。”换季时,我找出去年的一件棉袄,她立刻道:“这是舅舅送给我的礼物吧?”看我收拾夏天的裙子,她又指着小兔子裙子说:“这是姨姥姥买的!”

“大海!我是小吃货!我来看你了!”2014年8月,第一次去青岛看海,站在海边,她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句。她对感叹句的使用,经常让我意外。看我在家找不着钥匙,她会说:“你真是一个傻姑娘啊!”在长途车里有人不讲文明,她立刻道:“谁的脚好臭啊!谁在抽烟好讨厌啊!我真是恶心得不行了!”她还会自我安慰:“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儿!”

自从知道了“秘密”一词后,她发现非常好用,只要是大人的提问,她不想回答或者不会回答的,一律以“这是我的秘密”作答。你今天吃棒棒糖了吗?这是秘密不告诉你。为什么不喜欢这本书啊?这是秘密。咱们家有几个人啊,你数数吧!不行,这是我们的秘密。

吃早餐时,外面有人用喇叭叫卖。姥姥说,好像是卖火烧粑(一种湖北面食)吧?小宝立刻纠正:不是!姥姥说,那是什么呢?小宝学着喇叭里河南普通话道:换纱窗!换纱窗!姥姥说,在湖北京山是怎么叫的啊?小宝立刻用我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腔调高喊:猪油——锅盔——火烧粑!

小朋友真是天生的修辞大家。公园里看到一个人在树枝上练功,她立刻评价:“那个爷爷像猴子一样,好厉害!”穿着有花边的白色衣服,她高兴地说:“我像白色的云朵一样!”雾霾天,我们俩都戴着口罩,照镜子时,她问我:“妈妈,你说我们俩像不像双胞胎?”参加一个手工课的体验游戏,老师端着一大盆水泼下来,问小朋友像什么。一个姐姐说像瀑布,小宝说像海豚!老师又飞快开关灯,小宝抗议道:“不要再闪电了!”十一期间去广州,一出机场,一股潮湿的热浪立刻扑面而来,她立刻道:“这里怎么这么像游泳池啊?”我们都乐了,这是传说中的通感吗?

如果说孩子的语言习得过程,就是不断带给家长欣喜的旅程,那么三个多月前她说的这句话可谓旅程中的重要一站。那一天,刚从老家回来的她看到了路边的流浪猫,瞪着小眼睛认真地告诉我:“舅姥爷家的大白猫被姑姥姥家的舅妈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