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馆指南》能否构成诽谤?
中国政法大学人文院  王  翠

如果有人将网络上对某餐馆的评价,诸如“菜的口味实在很普通”“环境糟糕”等汇编成书,这种行为是诽谤吗?如果有一个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家写了一首诗用以批判某政府的行为,这首诗是诽谤吗?如果有人用“情人”一词指称你的爱人,这算是诽谤吗?某一言语行为是否确认为诽谤,继而构成诽谤罪,往往难以判断。人们对诽谤的判断往往各执一词,孰是孰非,只是一线之隔;并且诽谤总是以语言的方式出现,对语言的理解更是莫衷一是。而判断某个语言行为是否构成诽谤罪,在于各个国家立法中对诽谤罪的规定。

我国对诽谤罪的立法规定是我国《刑法》第246条,但是对诽谤罪中的“诽谤”并没有具体解释,以至于在司法认定中出现各种争议和难点。尽管之后我国又相继出台了各种司法解释,但是往往是对诽谤罪中的量刑情节轻重作出的规定,对“诽谤”本身没有清楚定义,以至于在实际生活中出现把舆论监督、针砭时弊等情节与现象都定性为“诽谤”行为,从而使行为人蒙受冤屈,带来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既然从立法和司法解释中我们不能合理得出什么是“诽谤”,那不妨从语言学角度出发探究什么是“诽谤”以及什么样的行为属于“诽谤”行为。正如著名的语言学家罗格?舒爱曾指出的那样:“诽谤法并不那么明确。如果说有法律领域需要语言学帮助的话,就是它了”。

2003年,“大众点评网”将网民在网站中对餐馆的点评汇编成《上海餐馆指南2003/2004》一书出版,其中对鸿运楼餐馆的点评引起餐馆方面不满。该书对鸿运楼餐馆作了如下点评:“‘菜的口味实在很普通’‘水准最多只能算中等’‘环境一塌糊涂’‘服务也很不到位’”之后,“鸿运楼”将大众点评网所在公司上海汉涛信息咨询公司告上法庭,其诉称,被告出版的《上海餐馆指南2003/2004》一书对鸿运楼餐馆的评论不实,并引用了“环境一塌糊涂”等诽谤性语言,使公司名誉和经济均遭受损失。

上海汉涛信息咨询公司则辩称,“大众点评网”系其公司创立,网站是为社会公众提供一个相互交流餐饮信息的平台。2003年9月公司根据网民在网站中对诸多餐馆的点评,出版了《餐馆指南》一书。书中内容均是引用了网民对各家餐馆的评价编辑而成,并无任何被告公司评价的成分。从引用的鸿运楼餐馆的点评文字来看,其语言并无诽谤性,原告也无证据证明其名誉受损。被告在主观上无恶意,故不构成对原告的侵权。

该案件的争议焦点在于,商家认为《餐馆指南》引用的网民在网络平台的评论性语言是一种诽谤性语言,给商户造成了名誉损害。因此,问题的关键在于“评论性语言”是否是“诽谤语言”。

从语义和语法角度考察,所谓评论的通行含义是指对客观存在的事实和事件发表意见和议论,讲出自己的道理和理由。我国刑法学界的通说认为诽谤行为是对事实的捏造和散布,处罚的是损害他人名誉权和人格权的事实陈述。那什么是事实呢?所谓事实,是指事情的真实情况,包括事物、事件、事态,即客观存在的一切物体与现象。在法学领域中,是指“一切能构成有意义之知觉客体的事物,如被害人曾实施的某种特定行为、过去的经历、与某人的关系等,而且它还包括被害人的品德、性格、实施某个行为的动机、目的这种与其具体行为事实等外部现象有关联的内在事物”。因此,事实是指过去或现在的某种经历或状态,可真可假,具有可验真伪的性质。而评论可看作是与事实相对的概念,可以是价值判断也可以是意见表述,但其内容并无真伪的问题。而只有捏造和虚构的假的事实才能成为诽谤罪的事实,单纯针对事实发表意见或者关于价值判断的陈述则不能构成诽谤罪。

该案件中的“评论”诸如“菜的口味实在很普通”“水准最多只能算中等”“环境一塌糊涂”“服务也很不到位”等,是网民对鸿运楼餐馆的饭菜口味、就餐环境、服务等状况的自身感知的一种意见表达和议论,是消费者或网民自身的实践认知,并不是凭空捏造事实和无中生有。因此,《餐馆指南》一书把网民的评论语言编辑于书中,不属于事实的捏造和散布。

最终,审理该案的法院认为:“网民在网站中对餐馆的点评是对其自身感知的表达,每个人的感受不尽相同。作为其他理性的餐饮消费者会依据自己的识别能力作出相应的评判和选择。而原告作为餐饮服务的经营者,亦可通过有关媒体来宣传自己的产品或服务,并应接受来自社会各方面的评论。”在法院看来,消费者进行正常评论的语言即使会对商家的利益造成“不好”的效果,但这些语言并不是诽谤,因为“他人依据各自不同的感受所作的合理范围内的评价,并不会导致原告的名誉受损”。也就是说,正常范围内的评论,不构成诽谤,而所谓的正常范围,应当是消费者在享受商家服务时自己的合理认知,并不是商家单方面认定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