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药”和“感冒药”
北京语言大学  安青阳

近日看到网上有则幽默《老鼠病了吗》,挺有意思,抄录如下:

儿子:“妈妈,你去哪里呀?”

母亲:“我去买老鼠药。”

儿子:“老鼠病了吗?”

说它是幽默,实际是从成人的角度来看的。就儿童的语言表达能力来说,体现的则是学习知识和使用知识的认知过程中某些阶段性特征。

在这个幽默中,孩子的思维过程大体是这样的:老鼠一定是生病了,才需要吃药;如果老鼠没有生病,怎么会吃药呢?这种思维来自于日常体验:每当自己生病了,妈妈就让自己吃药;吃了药,病也就好了。既然如此,买“老鼠药”,自然是老鼠有病而需要吃药。这样的推理似乎没有问题,然而,我们似乎又觉得其中确实存在着某种问题,否则成人读者就不会将它视为幽默了。

我们先来看《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商务印书馆,2012)的释义:

【药】①药物。(1514页)

【药物】能防治疾病、病虫害等的物品。(1515页)

防治疾病的药如“感冒药”,防治病虫害等的药如“老鼠药”。问题来了,既然都是防治,为什么会有上文的幽默性理解呢?原来,这跟这两个词语词里词外的语义内容有关。

“老鼠药”和“感冒药”中的“老鼠”和“感冒”,都是要防治的对象,但它们有不同的用药方式、吃药原因和施药目标。“老鼠药”,是人让老鼠吃药以消灭老鼠;“感冒药”,是别人让患者吃药或患者自己吃药以消除感冒进而使患者恢复健康。两者的差别是显著的,主要的方面如:

这些要素(当然不止于此)构成了每个词特定的语义背景。表面上属于同一类的两个词,但实际的语义背景也许差别非常大。了解了这些,就能比较方便地说明孩子推理中出现“童稚性”误解的根本理据了。也就是说,对话中孩子的误解跟孩子在使用词语时对语义背景中某些因素的理解发生偏差有关:既然现在老鼠要吃老鼠药了(通过妈妈说买老鼠药而推知),那么老鼠就应该病了。即孩子使用“老鼠药”时首先偏离了上表该词语义背景中的前两项,这自然会带来后两项的偏离。也就是说,这个孩子将“老鼠药”理解成老鼠为治病而吃的药,或为治老鼠的病而让老鼠吃的药。此时,“老鼠药”中的老鼠就不再是防治的对象了,而是吃药的主体。其实,孩子的推理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如我们在医院里经常听到药房里说“儿童药(儿童药品、儿童药物)”,这里显然指的是给儿童吃的药。“感冒药、儿童药”这些常见的日常体验对“~药”的认知读解,是有很大的引导作用的。

这就启示我们,理解词义,不但要理解一般的语义成分,还需要理解词义建构的语义背景。对语义背景不了解,或了解得不充分,往往会造成误解、曲解。我们常常感叹,在现实交际中,所谓的理解,往往是误解的开始。其道理就在这里吧。当然,善意的曲解,童稚式的误解,则可以形成幽默。

儿童的语言系统是个逐步建构的过程,有时会将不同集合中的成分混搭在一起,生成现实交际系统并不合式的“超常”搭配。实际上,这种“超常”搭配激活的是多个相关联的空间,能够展示语言系统中潜在的信息。就此而言,每个儿童都是真正的“语言大师”。

顺便说一下,将“药”理解成“能防治疾病、病虫害等的物品”,似乎还不全面,像“补药、酒药”等中的“药”未必都用来防治疾病(当然并不排除可以有此作用),也许还是用来健身强体的,只是间接地起到防治的作用。而像“蒙汗药”,则与防治无关了。

因此,可得注意,千万不要吃错了药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