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那些网络热词的"古为今用"
中国传媒大学  陈宇颖

网络聊天时,总会有"酱紫啊!""你造吗?"等流行语遍地开花似的闯入我们的视线。第一次看到时,让人摸不着头脑,以为是手抖打出的错别字。但当你试着整句拼读时,便能秒懂其意。

其实,"酱紫"即"这样子","造"即"知道",放在句子中便表达出"这样子啊!""你知道吗?"之意。类似的还有:"宣"即"喜欢","表"即"不要","表介样"即"不要这样","有兽"即"有时候"等。其实,这些词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台湾国语的影响。随着台湾偶像剧在国内的热播,所谓"台湾腔"也越来越被人熟悉。(比如出自台湾偶像剧《爱情是从告白开始的》台词:欧皓辰!你造吗,为直都,宣你!)当演员用国语较快地说出以上列举的词汇时,从听觉上就自然形成了一些"合音"现象。所谓合音,指相邻的两个音节产生融合而变为一个音节。合音字古已有之,宋沈括《梦溪笔谈.艺文二》:"古语已有二声合为一字者,如不可为叵,何不为盍,如是为尔,而已为耳,之乎为诸之类。"

当这些带有台湾腔的偶像剧台词逐渐在网络上流行时,自然需要通过其他一些合音字来表达这种特征。于是,在表达"知道"时,取"知"(zhī)的声母zh,再取"道"(dào)的韵母ao,合二为一形成zhào,又因为台湾国语中的"知"发zi,平舌音z、c、s和翘舌音zh、ch、sh不区别意义,并且台湾人只说z、c、s,而不说zh、ch、sh,所以声母取z便形成了"zào",于是输入法中使用频率较高的"造"字便成了替换"知道"的合音字。同理,"不要"取"不"(bù)的声母b,在取"要"(yào)的韵母ao时,因为开头的y是一个在音节中代替i来做韵头的音素,以i开头的韵母iao组成的零声母音节写作yao,所以"要"字的韵母其实是iao,于是便用"表"(biǎo)来替换"不要"。

值得注意的是,"酱紫"取"这"(zhè)的声母时受台湾国语影响应取z,取"样"的韵母为ang,因为y在yang中是零声母代替i,所以韵母取iang。用声母是j的"酱"字来代替是因为,在古汉语中,j属于舌面音(团音),受"女国音"(把j、q、x发为尖音zi、ci、si)影响,团音j与尖音z很容易混淆,在台湾国语中也不例外,把z发成j,"这样"就变成了"酱"。"表介样"中的"介"代替"这"也是同样的道理。

我们不难发现,这些网络流行词汇的出现其实是一种在方言影响下的"古为今用"。它们体现了古汉语中"反切"的注音方法,但又不完全等同于"反切"。反切法使用两个汉字来为一个汉字注音,前字称为反切上字,取其声母,后字为反切下字,取其韵母和声调。但反切并不是出于自然、无意识的合音,而是有系统、科学化的拼音方法。显然"造""表"等字的出现并不来自于这种有意识的、系统化的注音方法。另外,两者的意图指向正好相反,"表""酱"的出现是为了表达"不要"和"这样"两词的读音,以单音节表多音节;而反切中,是由"包秒切"来说明"表"字的读音、"子亮切"来说明"酱"字的读音,是由多音节表单音节。在前者中,"表"和"酱"两字只是其"音"起作用,在"义"上不发挥作用;而后者中,则是一个完整的音义结合体。

这些合音字之所以在网络上越来越流行,还在于另外两方面的原因。首先,从分别拼读两个音节转变为只拼读一个音节更符合发音省力原则;同样,在网络聊天时,从输入两个字变为只输入一个字就能达到交际目的,更便于网络交流。其次,这种拼读方法更诙谐幽默,有人将这类词称为"Q词"或"萌词",也是因为说"我宣你""你造吗?"等要比"我喜欢你""你知道吗?"听上去更加亲切。此外,这种语气方式在交际中更能拉近交际距离,增强对话的趣味性。

要注意的是,"造""表""酱"等合音字的使用依然存在局限性。这些字在"你造吗?""我宣你。"等句子中不表义,只表音,并且仅当其存在于句子中时才能发挥这方面的作用,单独存在时则不具备。另外,因为这类词使用范围的局限性,除在网络语言中流行外,在现实生活中也只存在于部分年轻人的口语交际中。如果在书面语中大范围使用,反而会造成歧义,形成表达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