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悲伤你不懂
——流行语中的人情冷暖
广州大学人文学院  陈文莉

一 周星驰电影经典台词

近日,周星驰为新戏《美人鱼》选角一事闹得沸沸扬扬,各种新闻博尽眼球,星爷电影的经典台词又重新霸占了微博、微信等各种社交网络平台的热门榜。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大话西游》)这是至尊宝对紫霞仙子撒的一个"谎",也是他戴上金箍圈前说的最后一段话。这段话为人津津乐道,然而讽刺的是,《大话西游》是1994年上映的,当年惨遭票房滑铁卢,直到近几年才被人挖掘出来,对电影台词内涵的探究热才慢慢地扩散开来——果真周氏幽默寂寞没人懂。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回魂夜》《功夫》),"做人如果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分别?""其实我是一个演员。你可以叫我跑龙套的,但不可以说是'臭跑龙套的'。"(《喜剧之王》)这些都是很有重量的句子,从大家口中说出来却是满满的调侃味道。

周星驰说过,你们笑得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我最伤心的时候。而尼采说,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两句话有异曲同工之妙。

二 卖肾体

"iPhone6这价格,卖肾够不够""人体器官价位表走红,卖肾青年购iPhone6""今天你卖肾了吗?88元买不到苹果iPhone6""不用卖肾,介绍买房就得iPhone6"以上都是网上的新闻标题或广告语,并且都把"iPhone6"和"卖肾"联系在一起;也不知道网友们是否清楚最初把这两者连在一起的是件什么样的事。

2012年,为买苹果手机和iPad2,湖南郴州一个17岁的高中生小王瞒着家人,通过网上黑中介,以2.2万元卖掉了自己的右肾。不久,年轻的身体经受不住摘肾手术的伤害,事情才被家人发现。经诊断,小王肾功能不全,其伤情构成三级残废。

需要一个多么触目惊心的、血淋淋的故事,才能"成就"时下当红的卖肾体?不管网友和广告商有意无意,可是小王的家人看到"卖肾"和"iPhone"这两个词的时候,心里该有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感受吧?

三 她想红

再关注一件前些时候的事。2011年10月13日17时25分,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镇广佛五金城,一名2岁女童王悦("小悦悦")独自跑出家门百米玩耍,先后被两辆汽车撞伤倒地,两名司机肇事逃逸,先后路过的18名行人也均未施救,唯第19名路人将其抱到路边。随后,小悦悦被送往广州军区总医院,2011年10月21日0时32分,医院传来消息,小悦悦死于脑后撞击伤,发布会于10月21日8:30在医院举行。

事件一出,震惊中外。救人者被迅速"人肉"出来:陈贤妹,生于1953年,广东省清远市阳山县七拱镇岩口村人,职业是清洁工。"感动中国"给陈贤妹的颁奖词为:"瘦弱的外表下,却跳动着一颗伟大的心,在世风日下的社会环境中,朴实无华的善良阿姨向被碾女童伸出了可贵的援助之手,让我们看到了人性在闪光!让我们永远铭记这个普通而又伟大的佛山陈阿姨!"

然而,人怕出名猪怕壮——无论你是什么人、无论你因什么事出名。果然在陈贤妹救人之后就爆出质疑之声:"她想红""她不过是为了炒作自己",而且事件持续发酵。相比起救人,这些质疑的声音倒引起更多的舆论关注了。

对于这个问题,不讨论陈贤妹本身想红不想红,关心一下"小悦悦事件"中的那两个司机和那18名路人或许更能对答案心中有数些。第一辆客货车撞倒王悦,前轮碾压过胸腔和脸颊,司机稍作停留后,后轮继续碾压胸膛,随后离去。其后3名途人路经事发现场,均没有人救助王悦。随后有另一辆小货车驶过,再次辗压她的双腿。接着的15名路人也并没有对其实施救助。他们当中有的人对小悦悦视若无睹(也有可能真的没发现),有的明明看到受伤倒地的女孩,却没有停步,还有的都在小悦悦身边来回了几次,除了投下奇异的目光外并没出手相救。虽然不知道这些路人的身份、职业,但从其衣着打扮来看,有的光鲜亮丽,有的普通一些,但至少都比陈贤妹情况好。这就出现了这样的现象:拥有的越多,顾虑也越多,越患得患失;那些"一无所有"的人,反而越"豁出去"。陈贤妹自己也认为,其实她当时都是一些很本能的反应——看见一个受伤的小女孩倒在路中,把她抱离大路——能有多难?需要考虑什么?需要害怕什么?这样说来,看到有小孩受伤就抱一下,看到有老人倒地就扶一把,这样的事也"值得""感动中国",那么,这个社会该到了怎样病入膏肓的地步了。

四 流行语折射的大众心理

一个时期流行的语句因其敏感、迅速的特点,最能反映这个时期的大众心理。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上文几个例子,可以说是当下的一种"轻文化"对传统"重文化"的解构。

究其原因,我认为主要有两个,一是通讯技术尤其是互联网日益发达,人们看到哪句话有点意思,转发得多,你也转,我也发,很容易就捂热一些语句了。第二个原因是,现在的人在巨大的压力下有点不堪重负了,异化的人带着异化的心来感受、审视世界:你有压力,我有压力,大家都有压力;你受伤,我受伤,大家都受伤。然而可能你的伤口有形,我的伤口无形,我关心你的悲伤,谁又会来关心我的悲伤?

因此,对这些甚嚣尘上的极端例子,倒也不必担心,他们是历史发展的其中一环,可能往更极端的方向发展,也可能物极必反。毕竟一个社会越多声音,越宽容,越能证明这个社会的进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