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台湾国语
广西艺术学院播音系  叶原嘉

说到台湾国语,年长的人可能会记得上世纪80年代大陆电视荧屏上的琼瑶电视剧,还有那部感人的《星星知我心》。剧中对白那柔柔的台式国语曾迷住了一些大陆观众。但我读初中的时候,有次跟语文老师聊到台湾人说话,老师说台湾人说话太软,感觉不舒服。

曾有朋友和学生多次问我:"为什么台湾人把'和'读成'hàn'?"我也想搞懂这个问题,查了些资料。

日本人统治台湾五十年,实行皇民化教育。1945年台湾光复后,台湾省开始推行国语。为了示范标准国音读音,于1946年5月1日起,每天在广播电台请齐铁恨先生做示范读音广播。齐铁恨先生是北京人。当时北平话的"和"就是读"hàn"。当时每天清晨七点,齐铁恨先生在电台担任"国语读音示范",播讲民众国语读本、国语会话,国民学校国语、常识、历史、各种课本,供学国语的人收听,匡正语音。

1994年老舍先生的儿子舒乙先生应邀到台湾访问。舒乙先生在台湾参访过程中发现台湾人都把连接词"和"字念成hàn("汗"),于是好奇地询问为什么。当时台湾的朋友告诉他:"这是齐铁恨先生在电台上教的,他的话就是法律,怎么教就怎么说了。"舒乙先生闻言大笑说:"齐先生使劲使过分了。"

在上世纪80年代末以前,台湾的国语发音也是讲究字正腔圆的。我曾看过上世纪80年代末的台湾电视节目录像,里面播音员的解说高亢激昂、字正腔圆,并不是现在我们听到的那种发音方式。

其实,当年台湾推行国语的基础是树立国语标准,魏建功先生在其《"国语运动在台湾的意义"申解》中说:"国语是用北平话做标准的。北平话的标准也是有条件的。这条件是北平社会受过中等教育的人日常应用的话,并不是北平话一概算做国语。"曾有人说,台湾人说的国语很有"民国范儿",想必也是从这来的。 随着两岸交流的不断加深,如今,柔柔的台湾国语发音通过台湾的偶像剧、综艺节目、明星、主持人来到大陆。男的耍酷,女的玩嗲。

台湾著名的电视节目《小燕之夜》曾经请了台湾的电视台主播、媒体人和大学教授作为嘉宾在节目里谈两岸语言发音。参与的嘉宾说大陆的普通话发音比台湾国语发音生硬,还说台湾朋友喜欢用叠字,比如"帮我拿下包",台湾人会说"请帮我拿下包包"。他们觉得这样显得亲切和自然。

一般说来,台湾人说国语总会给人不紧不慢、温文尔雅的感觉。2014年我赴台交流。从台北到高雄,从北往南一路走去,无论是大学教授、学生,还是路边摊主,都是轻声细语同我交谈,一口特有的台式国语,时不时还带有国学之风,让我感到一股轻柔舒缓的气质。

不过,也有大陆的朋友觉得台湾人说话太嗲,男性没有阳刚气质。但同台湾女性交谈,则是一种享受,她们说的国语好听极了,无论职业、身份,说起话来总是那么软软的、柔柔的,该嗲的时候嗲一嗲,该严肃的时候就严肃,绝无矫揉造作之态。我想,这可能也有性别差异。

不得不提的是,台湾人在说话时普遍善于聆听,说话节奏拿捏得恰到好处,给人如沐春风之感。

离开台湾时,曾有大学老师问我对台湾人的观感,我说:"温良恭俭让"。看来两岸的文化传统还是血脉相承的。骨子里的那种血脉联系还是让我们很容易就走在一起。我在台南的时候,有天中午曾去路边餐馆吃牛肉面。付钱时,老板娘微笑着轻柔地问我:"请问,您是从哪里来的?"我笑着回:"您猜。"她想了想,小心翼翼地指了指外面说:"您应该是从对岸来的吧?"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她关心地问:"你们过得还好吗?"她言语里那种小心翼翼和真诚地关心就像是失散多年的亲人询问,让我大为唏嘘。

不论现在台湾的国语还是大陆的普通话,只要密切交流,就能通过语言沟通情感,强化人与人的连结,最终形成共识和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