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话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  凌  云

生活中的俏皮话充满智慧,耐人寻味。小时候,记得南昌人口头上的俏皮话很丰富,如"瞌睡碰到了枕头"(意为"正中下怀")"钱不会走错路"(意为"钱花得物有所值"),多么形象有趣。汉语中的歇后语别名就是"俏皮话",如"外甥打灯笼——照旧(照舅)""水仙不开花——装蒜"之类的熟语使我们的表达增添了谐趣。俏皮话也出现在作家笔下虚拟的生活中。少年时代看过的朝鲜电影《鲜花盛开的村庄》,其中有一句台词"漂亮的脸蛋儿能种大米吗?"——将姑娘的脸蛋与庄稼地建立联系,真是语出惊人,至今难忘。

琢磨一下,俏皮话就笔者所见大概有以下一些类型:

利用对比。如"头发长,见识短""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类。"理想丰满,现实骨感"是地产大鳄冯仑的精彩造句。"吃咸点,看淡点"看起来有悖健康饮食理念,实际上隐藏着潜在的对比:菜咸省钱,淡看省心。语义的重心在后者。"拿热脸靠别人的冷屁股"的说法比起"拿热脸碰冷脸"对比的反差要强烈得多(有"冷"和"热"、"脸"和"屁股"的双重对比)。网络上的俏皮话"你说人命贱吧,可一进医院,就贵得不行。"也属于这类文字游戏。"端着金饭碗讨饭"则属于隐性的"对比":"金饭碗"意味着富有,"讨饭"意味着赤贫。

兜圈子。如不说"单身",改说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把"位置搞反了"表述为"肚脐眼长后腰上了"。网上年轻人和意中人表达希望交流的信号:"你是五毛,我是五毛,咱俩一起凑一块。"很有创意。最搞笑的是有些人对仪表、长相的描述。如说长相丑陋是"长得随心所欲"(后面可替换为"很突然""很意外""很困难");长相显老说成"长得有点着急"; 把男人有女人味说成"长得挺委婉的"(语出小品《不差钱》)

错位。如相声《夜行记》中的台词:"反正除了铃不响,剩下的哪儿都响。"极言自行车毛病百出;《围城》中的"除醋之外,面包、牛油、红酒无一不酸",极言不合口味。该响的车铃"失语"了,该酸的醋却没酸味,借助这种错位产生幽默效果。

夸张。如"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嘲讽一些人吃了亏还蒙在鼓里。说中国人啥都敢吃:"天底下所有带腿的东西,除了桌子。"也是借助了夸张的修辞手法。

牵强联系。如《红楼梦》中的俏皮话"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可用于比喻人们事情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也听说过,见识过。"吃过猪肉"与"看过猪跑"可以说没有常规关联。钱钟书先生说过一句话:"我都姓了一辈子'钱'了,还在乎钱吗?"姓钱和有钱没有逻辑联系,老先生借此巧妙地表达了淡泊钱财的心志。

妙喻。俏皮话中的比喻,更注重喻体创新。如在相声里形容公交车拥挤的话:"我都快挤成相片儿了。"这种比喻比起以前别人说过的"挤成沙丁鱼罐头"有味得多。因为,用"相片"极言立体的人压成平面的人了——相片薄但还有人的形象在上面,而"沙丁鱼罐头"只能说明拥挤的程度。还有开头提到的,将姑娘的脸蛋比为"庄稼地",也体现出喻体的变化。

降格。拿一些很正面、很励志的话开涮。如网络上的俏皮话"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显然是改自意大利文学家但丁《神曲》中的名句:"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学者洪晃在博客中为我们贡献了两个句子。一句是:"是金子总会花光的"。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改动一字,原有境界全无。一句是:"不想当裁缝的厨师不是好司机"。这句话脱胎于尽人皆知的拿破仑将军很励志的一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裁缝、厨师、司机之间本没什么联系,硬把他们拉在一起,逻辑混乱,只能给人滑稽感(后来被用在郭德纲的相声里)。在黄集伟的"语词笔记"中看到他收集的用例:"化悲痛为饭量",此造句显然由有严肃意味的"化悲痛为力量"点化而来。 网民解释这个新的造句:"当心情不好的时候不是有什么吃什么,而是想吃什么吃什么。"这句话和原话的意境有云泥之别。

俏皮话几乎无处不在。就像广告语"你不理财,财不理你"(理财产品)"没什么大不了的"(美容院隆胸),巧妙地借助字序变化和语义双关。再如私家车车贴上的文字:"催我者,必刹之"("刹"与"杀"谐音)"别碰我,我怕修"("修"与"羞"谐音);商场高档工艺品专柜的提示语:"不要碰我,我怕痒";水果摊的提示语"请动作温柔些,我很娇嫰";植物园的提示语:"我有刺,请不要和我亲密接触"皆别有情趣。年轻人也会自创一些无厘头的俏皮话,如"我请客,你买单""虚心接受,坚决不改"之类。

难以想象,生活中没有俏皮话,语义的传达皆是一本正经,正襟危坐,板着面孔,多么无趣。当然,俏皮话也有优劣之分。好的俏皮话让人拍案叫绝,低品位的俏皮话则败人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