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夹馍"真的有语病吗
中国传媒大学文学院  冯  晨

在陕西小吃中,有一道名吃深受大众的喜爱,它就是香喷喷的肉夹馍。尤其是在一天工作结束后,手捧一个热气腾腾、鲜香美味的肉夹馍,是再好不过的了。

语言和生活往往就是这么密不可分,在享受美味之余大家也都在奇怪为什么说"肉夹馍"而不是"馍夹肉"。似乎从理解层面上来说,"馍夹肉"更容易被人接受。但是在长期的语言流变中,"肉夹馍"成了物竞天择的结果。这并不是偶然,而是有深刻的内涵在其中的。

一方面从纵向来看,从很早以前,古代汉语中就有省略句了。而"肉夹馍"就是省略了"之于"或者"于",完整地说,应该为"肉夹之于馍",也就是我们现在第一个所想到的肉夹馍就是"肉夹在馍中"的意思。在古代汉语中,介词的省略非常常见,如"屈原至于江滨,被发行吟泽畔"应为"被发行吟之于泽畔"(《屈原列传》)等等例子。也可以理解为是兼语的省略,把"夹"理解为具有使动用法的动词,"使……夹在其中",又把宾语放在前面了,才变成了"肉夹馍"。

不过根据陕西人民自己的解释,除了古汉语的习惯用法之外,还有陕西人自己的情感色彩。把"肉"提到了前面,是人们对酥嫩焦香、肥而不腻的腊汁肉的喜爱,一般我们也有这个习惯:把最重要最吸引人的东西放到最前面表示强调,把听者的注意力拉过来,不仅好叫卖,也容易被接受,这也是为什么肉夹馍有着广泛群众基础的原因。"肉夹馍"这样大大咧咧、能省即省的叫法也体现出了陕西关中人民的豪放直爽性格,不似江南一方的语言宛转谨慎、娇嗔拖沓。

当然根据老一辈人的说法,其实是有"馍夹肉"的叫法的,但是在陕西方言中"馍"还是读mo(阳平),没有变化,但"没"在方言中也读mo(阳平),所以人们问道"你中午吃了什么?"另一个人回答说"没加肉(馍夹肉)"是要觉得丢脸的,好像吃饭连肉都吃不起一样,所以人们干脆叫"肉夹馍",这样的叫法非常流行。

一方面从横向来看,这样的"之于"省略结构和倒装句广泛存在于日常生活中,也是语言潜移默化、源远流长的结果。比如我们所熟悉的蛋炒饭,是炒蛋和炒饭,这又有略微的不同,"蛋炒饭"不仅是宾语放在前面,还省略了相同的动词,在语言中并不如"肉夹馍"的用法常见。无论如何,这些都是为了人们使用语言的方便而出现的。而"肉夹馍"的"夹"是对应施事(肉被夹在馍里)还是受事(把肉夹在馍里)就见仁见智了。比如我们生活中常说的"窗户没开",应该是"没把窗户打开"或"窗户没有被打开",因为窗户自己是不会打开的。那么诸如"牛奶喝完了""镜子该擦一擦了"等都非常常见。而"于"的省略也非常多,比如 "对(于)这件事情,我的看法是……""这本书我已经送(于)他了"都是省略了"于"。

另外也有看法说"肉夹馍"的确存在着语病。在古代汉语中也不是所有的"于"都可以省略的,如"业精于勤荒于嬉"(韩愈《进学解》)、某人生于某年等等,其中的"于"都是不可以省略的。所以一味地说"肉夹馍"是省略句好像有些替已经成形的现象找借口和说辞。语言是为了方便人们的生活而使用,它的作用是使人们能够正常的交际,如果一味用某一个框条来加以限制的话,那么许多能够带给人们遐想的创意也会被定义为"错误",这样对于语言和生活似乎有些脱节。

也许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从这其中看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并且对自己有所启发。生活中的语言现象是无处不在的,只要留心观察、积极思考,就会有新的认识和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