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层出不穷"的汉语拼音拼写方式
安徽农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  王  洁

2012年发布的《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将"层出不穷"看做"结构上不能分为两个双音节的"成语语例,拼写为"céngchūbùqióng",而《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却将该成语的拼音记为"céngchū-bùqióng"。国家标准和权威语文词书为什么会在该问题上出现如此明显的分歧呢?

《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2012年版的发布时间稍晚于《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的出版时间,所以《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对"层出不穷"的注音依照的还是1996年版的《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而在该版规则中,"层出不穷"的注音恰恰也是"céngchū-bùqióng",根据的是"四言成语可以分为两个双音节来念的,中间加短横"。

由是观之,上述分歧的出现其实源于《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的修订:在"层出不穷"的注音中使用连接号,是因为它可以分为两个双音节来念;不使用连接号,是因为标准制定者认为它在"结构上不能分为两个双音节"。旧版《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规定,不能按两段来念的四言成语,全部连写,如"不亦乐乎""总而言之""爱莫能助""一衣带水"等。实际上,绝大多数四字成语的音步均为"2+2",即便是结构上不能切分为"2+2"的成语,如"一衣带水"在语法上是"3+1"的定中结构,其语音节奏依然是"一衣/带水",因此,旧版标准中"能按两段来念"与"不能按两段来念"的区分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应当说,用语法结构来取代语音节奏作为在四字成语中是否使用连接号的标准,在学理上完全站得住,是新版《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的重要进步。

但是,按照结构标准来操作也存在着一定的难度,运用构词法对成语进行结构分析,是一个较为复杂的问题,仍以"层出不穷"为例:新版《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认为其结构不能分为两个双音节成分,也就是否定了"层出"与"不穷"之间具有特定的语法结构关系。对此,我们有不同的意见:"层出不穷"意为"接连不断地出现,没有穷尽","不穷"是对"层出"这一动态过程的补充性说明,类似于状态补语,"层出"类似于述语核心。可以比照:

他吃得津津有味。

改革开放以来,各种形式的文艺作品层出不穷。

从语义搭配上看,"他"与"吃"组合,并不与"津津有味"组合;"文艺作品"可与"层出"组合,并不与"不穷"组合。"(新产品)层出不穷"与"(汗)出得不停"都是述补结构,但前者是不带"得"的固定短语述补结构,后者是带"得"的自由短语述补结构。不必以自由短语述补结构的形式标记——带"得"来要求成语的述补结构,因为成语结构与句法结构之间既有联系也有区别。(同为动补结构的复合词"提高"和短语"挖深",也有能否插入"得"的区别。)从成语词典的编纂实践来看,倪宝元、姚鹏慈编著的《汉语成语辨析词典》,林玉山主编的《中华多用成语大辞典》也均将"层出不穷"标注为述补结构。综上,把"层出不穷"的汉语拼音形式记为"céngchū-bùqióng"是合理的,而且可以从语法结构层面找到理据。

成语的语法结构,不仅仅是理论问题,也直接关系到《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的运用。基于本体、面向应用,对该问题进一步开展深化细化的研究,是非常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