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学外语,学"内语"
南京大学  徐大明

一、不学外语

如果你有选择,你是否会选择不学外语?据说,"人生只有三万天",其中有多少天用来学了外语,又有多少天受益于所学的外语?如果你有选择,你是否会选择学一门不同的外语?选择这门不同的外语,是否是因为它实际上是"内语"?

不学外语,不是因为外语本身不好,是因为不可能学会。据说,学会外语,犹如打开一扇窗,开出一道门,让我们看到外部的世界,走向外部的世界。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似乎证明了这一点?但是,究竟是改革开放推动了外语教育,还是外语教育推动了改革开放?改革开放之前的排外恐外是不支持外语教育的,是邓小平先看到了外部世界,然后才有更多的中国人走到了外部世界。当然,邓小平也有外语翻译。邓小平之前就没有外语翻译吗?所以,改革开放是因,外语教育的发展是果。现在提出"不学外语",是因为,外语教育的发展"过热",脱离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也背离了语言科学的指导;同时,新世纪新形势也要求我们作出务实的调整。当前的外语教育,有一刀切、简单化、粗放式发展等弊病,还有许多假冒伪劣。其中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它缺乏实践的检验。因为,是"外语",所以只有到外国去才有机会检验其效果。花了几十年时间准备,许多国人终有机会检验一下自己的学习成果了,其中大部分人是大失所望。

实践证明,少部分人是成功的。让我们检查一下这些人的经验。既然是少数人,就是比较特殊的人,这些人是否具有语言学习的天赋?就像有的人跳得高,有的人跑得快。但是,往往天才还需要加勤奋才能成功。勤奋意味着时间,三万天中多少天用在了学外语?这成千上万天如果不用在学外语上,是否还有更好的用途?还有,用这些时间来学外语是否意味着放弃学习其他的东西?是否意味着放弃数学,放弃国学?在中国花十年时间学成英语国家小学二年级的程度的英语,再去与英语国家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去比赛英国文学吗?你比人家大10 岁,这是不公平竞争。反过来说,由于去追人家小学二年级的程度英语,你被迫放弃10 年的数学和国学,对你也不公平。

语言学家忘记告诉大家:语言能力的获得需要几个条件:一、天时,幼儿时期接触到该语言;二、地利,社区中接触到该语言;三、人和,你的生活伙伴使用该语言。然而,典型的"外语"是不具备上述三个条件的,所以,"外语"能力是不可能获得的。所有成功掌握一种语言的人都是符合至少其中一个条件的人,第一个条件就是掌握母语的条件;第二和第三个条件可能应用到非母语的习得。但是,由于符合这些条件,所习得的就不再是"外语",而是"内语"的一种。所以,我们再看看那些在中国成功习得外语的少数人,他们是否已经把外语"内化"了?如果你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不断地接触到该语言,必须要使用该语言,它就不是"外语"。所以,该语言之所以被学会,恰恰因为它不是典型的"外语"。

"外语学习"是一个过时的观念,是一个不讲求学习效果或不以实践能力为目标的教育体制的产物。

二、少学外语

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我们需要了解世界,需要国际交流和合作。一定程度的外语是现实生活所需要的。但是,花多大的成本来获得这些外语能力是需要慎重考虑的事情。作为一个国家,一个社区,一个个人,你的资源总是有限的,其中多少可以用来应对外语的需求要有比较准确的估量,才能优化你的综合竞争力。如果你的主要合作伙伴在俄国,俄语对你来说就比英语更重要。如果你的专业是航天,科技英语显然比英国文学更急需。如果你工作中需要与外国人交谈,外语口语比书面语更重要。急用先学,是实践的道理。

语言学家忘记告诉你:语言不是铁板一块,它由很多部分组成,语音、语法、词汇;口语、书面语;会话策略、篇章结构;礼貌语言、社交语言、官场语言、法律语言;方言、口音、行话、俚语;……因此,语言能力,不仅包括听说读写,还包括很多层次的知识和实践能力。而且,语言是发展变化的,即使是你的母语,还要活到老,学到老。不与时俱进,你将被排挤出社区的语言生活。要作到与远在天边的外语社区保持同步,就难上加难。

怎样有效地学外语和保持外语能力,还是只有"内语化"一条路。通过科技媒体,你可以克服地理距离的困难,但是你无法克服时间的障碍,少学外语,就是"慎学外语";把你有限的时间中的一部分转换为外语生活。这样作,你要考虑到"机会成本",不仅这一部分时间,而且这一部分经历,如果外语生活确实比内语生活对你来说更重要,更有意义,更有效率,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少学,就是要慎重地选择学习的内容,学以致用;就是要慎重地支配可用的时间,要考虑学用外语对内语时间的减少是否"得不偿失"。

三、精学外语

上文提到少学是"内语化"的一条必要途径。学外语本来的目的是"致用";而不是全面替代我们的语言生活。所以有选择地"内语化"是符合初衷的。与此同时,既然是"内语化",就不能在按照"外语"的标准来要求;不能作"假洋鬼子",而要与真洋鬼子竞争。

目前外语教育的效果不佳,是因为不了解"全面掌握一门外语"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而强要克服登天之难。然而,国人有变通之法,于是,"假洋鬼子"获得市场地位,只要能骗过中国老百姓,就成了畅销货。

如果取消外语教育,就从源头上堵住了假冒伪劣。疏导中国外语教育的积淤,还是"内语化"。无论是航天科技,还是英国文学,只要是达到内语的标准,就是有效的外语教育。各地各行业可以制定自己的外语标准,但不是千篇一律地给"中式英语"放水,而是根据国际标准和实际的需要来有选择地提高水平。

少学和精学,互为条件。你学外语,不是要变成外国人,不是要放弃中国文化,那么你要慎学精学,看怎样在保持你的母语文化和母语能力的条件下,达到与外语母语人在特定领域中竞争的语言水平。

四、学"内语"

在考虑语言学习和语言教育的问题时,我们需要科学务实的态度。通过改革开放的实践,我们知道国外有很多宝贵的经验,但也不是国外的事情都是好的。通过这几十年的实践,我们在外语教育方面取得了很多成果和经验,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总结经验教训,我们可以说,成功的外语教育实际上都是"内语化"的教育;而纯粹的外语教育除了为外语和外语文化造声势之外(有益国人放弃排外、恐外的偏见),基本上是大规模的资源浪费和对假冒伪劣的支持。

从可行性角度来看,我们的语言教育和语言学习资源可以更有效地用到学习"内语",中国的各少数民族语言,汉语的具有历史传统和地域文化的几大南方方言,我国的跨境语言,我国周边国家的语言(后二者具有"准内语"的性质,是较大言语社区中的内语)。这些语言对我国的语言学习者来说,就有较好的"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也有较好的现实用途。

与此同时,我国的一些大城市和特定行业中,一些外语已经出现内语化的发展形势,应该因势利导,因地制宜,提高其专业化、国际化和标准化的水平。

在全球化的时代,"外语学习"变成过时的概念。语言的社区性得到充分的体现。语言能力是这个时代的重要能力,但是它是一种实践的能力,是一种用语言来做事的能力,首先是一种在社区内进行交际的能力。无论是一个个人、一个社区、还是一个国家,都不必再受"外语"的迷惑了。语言只有一个标准,内语的标准。如果在言语社区中不敷应用,就不是真实的语言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