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期开始了
中国传媒大学汉语海外教育学院  陈晓宁

九月,又是一个开学季。离别四年之后,终于回到了母校。留校那年,是传媒大学建校五十周年,今年,六十周年了。不自觉地用母校的大生日标记起自己教学的节点来,新的学期,"充电后"满血归来,教学要有新起色才行啊。

四年里,我所在的汉语海外教育学院发展迅猛,从语言生的非学历教学到面向留学生的汉语本科学历教育,从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的学术硕士到两年制的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硕士,层次日渐饱满,学术实践齐头并进。大部分老师都"一肩挑",既有研究生层次的专业课,也有语言生的教学任务。这个学期,学院分派给我的课程有专业硕士的《普通话正音策略和表达技巧》,《现代汉语》(语音部分),还有一个语言生班(初级向中级过渡)的《口语与正音》。

从"我在美国教汉语"到"我在北京教汉语",有些激动。

都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四年里,在大洋彼岸,我时常会不经意地"回到"传媒大学的语言生课堂。小班,七八个或者十几个人,我认真准备,学生们认真配合,轻松愉悦,其乐融融。那样的气氛多好!但有没有不足,甚至是致命的不足,被"好气氛"掩盖了?比如口语课上学生开口的比例偏低,比如更注重词汇拓展而不是语篇表达,比如强调对话训练却没有在讲述一个事件、说明一种情况、介绍一个人/地方等等上多下功夫……诸多思考和懊恼奔涌而来,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改善、修正它们。

真心感谢在乔治·华盛顿大学中文部四年的历练。

美国各州、地区、各大学的中文教育,因为政治、历史、地理等诸多原因,发展并不平衡,有的大学中文教学历史悠久,成体系有方法;有的大学,中文教学规模初现,仍在不断探索改进;有的大学,中文还是新生事物,教材、教法无定规,常常随教师的更迭而改弦易张。第一种情况,教师更多的应该做心理上的准备,因为这样的大学往往不会立刻采纳你的意见建议,而会要求你遵照惯例,做一个出色的执行者。第二种情况教师自由施展的空间要大一些,但如果经验或者准备不足,也会事倍功半,影响自己在校方和学习者中的威信。第三种情况下,教学效果的优劣与教师个人素质息息相关。

我所在的乔治·华盛顿大学属于第一种。四年里,作为一个教学工作的"执行者",通过近距离的观察和切身的体验,我对美国大学初级中文教学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方面,国外同行们的探索和实践甚至比"土生土长""近水楼台"的我们走得更远更有成效。怎样的课才能切实帮助学生们提高中文语言能力?怎样的设计才能有效利用课堂时间?教师在中文课堂里的作用体现在哪几个方面?衡量评价一节好课、一个好课程的标准应该是什么?一边教,一边学;一边调整,一边思考。渴望改变,渴望更好,渴望成长。这样,还在华盛顿的时候,对回国后的教学我已经有了一些初步的想法,摩拳擦掌,期待一试。

按照自己的"惯例",备课之前先"备学生"。可别小看了"备学生",同样的课,同样的教材,学生的来源,基础,动机,目的,习惯,年龄,等等等等,每一个变量都会给教学内容、方法手段带来或大或小的影响。打开学生名单,果不其然,情况比我预想的复杂多了:这个学期,我的语言生班里一共有三十五个人,来自十五个国家!韩国,日本、伊朗、斯里兰卡、越南、蒙古、土耳其、俄罗斯、德国、荷兰、奥地利、西班牙、美国、埃及、塞拉利昂,亚、非、欧、美,整个一个"小联合国"。

那么问题来了。首先是人数。出国前,学院的语言生多以小班授课,多则十五人,少则七八人,教学时能顾及每一个学生的要求,课堂互动频繁,开展教学活动效率高,效果好。在乔治·华盛顿大学,中文课一周四天,两天是语法讲座大课,教师讲解以英文为主,介绍语法词汇课文,配以少量训练,一个班不超过二十四人。另外两天是训练课,围绕语法讲座课的项目进行"输出"训练,师生交流以中文为主,一个班十人左右。一节课,五十分钟,十个人的班,老师完全不讲,分到每个人也才五分钟,记得在美国上训练小课的时候,常常觉得什么都没做,时间就过去了。现在,三十五个,怎么办?

另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是"联合国"。出国前,学院的留学生来源比较单一,曾出现过韩国学生学汉语的高峰,一个班百分之七十都是韩国学生。生源统一,文化背景、学习动机和习惯就相对统一,教学方式方法的设计和掌控也就相对容易一些。可即将面对的这一班学生,来自十五个国家,有的会说英文,有的一点儿都不会;有的学过一年汉语,连比带划勉强可以沟通,有的只学过半年,不甘心去"零起点"班,准备无论怎么死磕都要把汉语拿下……先不说教什么、怎么教,课堂沟通就是个大问题。

踌躇满志的我,摩拳擦掌的我,和四年前一样,遇到新挑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