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的日子
洛阳理工学院  李  俏

2014 年10月的时候,经常有友人在微信圈发布北京的风景,勾起了我对北京的无限思念,那时的北京离我很近,仿佛在眼前,就在昨天。现在,当我开始提笔写北京,很多东西却开始感觉到模糊,北京突然离我很远。我不能相信我离开北京只有两年的时间,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的样子。但是,北京的生活经常会因为现在的一个风景、一幅图、一个人而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想念。

2009年2月,我第一次去北京准备博士入学考试,虽然是冬天,但北京有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碧空万里,至今我仍然记忆犹新。从下飞机看见北京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干净、漂亮,有许多名牌大学、云集着众多精英的城市。虽然我在昆明这座花城待过好几年,但是,北京的花比昆明的花更多,更好看,这也是我的感觉。虽然经常听说北京有沙尘暴,有雾霾,但是我在北京三年的日子,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顺利通过博士入学初试后,2009年5月,我收到了复试通知,第二次从昆明飞到北京,在北京度过了初夏。那时,我住在北三环,五月的北京气温已经变高,每天早上,我会迎着暖暖的阳光,穿着我喜欢的粉红色的裙子,走在小巷里去买早饭,阳光下的自信和笑容让我仿佛看到了青葱年华里的单纯无忧。在五月的北京,我去了世界上最大的祭天建筑群天坛,感受着北京的宏伟壮丽。

2009年9月,我顺利地来到了北京,在社科院开始了新的生活。其实,第一眼看见30亩地的社科院是在2009年年初,教学楼满楼干枯的爬山虎,和我心中对大学的期望有差距。到了北京后知道,研究机构和大学差别很大,不仅是校园、课程设置、管理、名字等,差别都很大。第一次听到“我们什么时候去所里?”这样的表达,我实在觉得别扭。那时的我,也觉得社科院学生很少,和大学很不相同。在社科院的学习和生活带给了我严谨治学与善于思考的习惯,学校的校训“笃学、慎思、明辨、尚行”时时都在激励我、指导我现在的工作和生活。在社科院,我一改往日可能会不按时吃饭的习惯,一直按时吃饭,因为每次开饭大约只有半小时的时间,如果不去吃就没有了,所以我每天按时吃饭。三年的时间里,我的胃从来没有疼过一次。在社科院,我们没有餐盘,大家都带着自己的饭盒,好像我们在高中时候的感觉。社科院给我的另一感觉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什么都有。为了能让大家有广阔的社会科学视野,研院的课程设置也涉及多门学科,我主修社会语言学,在研院除了专业课,我修的课程还有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社会思潮、英语一外、民族学前沿、文学文化前沿、法学前沿、自然辩证法、国际问题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宗教前沿与文化人类学课程等,通过对这些课程的学习,我的感觉是,很大程度地扩大了我的视野,锻炼了我对社会问题的敏锐感知与深度思考能力。另外,我们还学习英语论文的写作,当时是荷兰人Edwin给我们上课,他是一个比较严谨的人,他很仔细地教我们写论文的每一步,连一个标点都不会放过,通过了一个学期的学习,现在看到英语论文,我觉得很自然。有一次,我们上英语课,当时Edwin问我们:“Who lives in the Garden of Eden?(谁生活在伊甸园?)”我就回答道:“Edwin and Eve(which should be Adam and Eve.(德温和夏娃。应该是亚当和夏娃。)”因为Edwin 和Adam 发音很像,所以我就开了个玩笑,一向比较严肃的Edwin 也被逗乐了,说自己是如此幸运,能和夏娃一起生活在伊甸园。当时,学校开设了拉丁语课程,这对喜欢语言的我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当我们和Quintin 一起学习拉丁语时,我被拉丁语和英语的对应规律迷住了,原来语言是这样的有规律。拉丁语有很多乐音,旋律优雅,给人以音乐美的享受。

2011年,社科院从望京搬到良乡,我们开始了在良乡的新生活,校园比在望京大了很多,还有办公楼、教学楼、四栋宿舍楼、食堂、体育馆等,各方面的条件都改善了很多,我们在新的环境,好的条件下开始了更好的学习,2011年年底,我从香港城市大学访学回到学校,刚一进校门,心中顿时慨叹:“好大的学校!”在香港那块寸土寸金的地方,学校的占地面积真的不大,好的地方是他们对空间的利用很好。从香港回来,我更加珍惜在社科院度过的每一天,更加努力以提升自己。

在社科院写博士毕业论文是众多美好记忆中最难忘的一段,写博士毕业论文是我求学生涯中最幸福的事情,从选题到搭建提纲,到收集语料、分析语料,再到定稿,是一个非常充实、非常满足的过程,博士论文就好像是我孕育的孩子,带给我喜悦和满足。到现在,我最喜欢的图书馆是社科院图书馆,除了有很多纸质书籍之外,还有很多电子资源,是目前我看到的资料很全的图书馆。那时候,我每天都会去图书馆学习,早上7:00起床,7:30去打饭,8:00带着电脑、护手霜、牛奶、水果和水去图书馆,开始写作毕业论文,中途大脑累了,就在图书馆看时尚杂志,我喜欢看《悦己》,欣赏里面传达的女性生活理念,10:50我会离开图书馆去餐厅,11:15打到午饭,12:00吃完午饭,12:30午休,13:30起床,14:00再到图书馆,写论文累了看时尚杂志,17:00去食堂打饭,18:00吃完饭去操场散步,19:00去图书馆写论文,21:30带着电脑离开图书馆回宿舍,22:30之前躺到床上看床头摞起来的书,慢慢进入睡眠。带护手霜去的原因是,在查阅文献资料的时候,翻阅书籍的手指头是黑色的,还很干燥。在前期收集好语料,并对语料进行分类整理后,在写作博士论文的时候,我每天可以写大约2000字,同屋在写作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速度,这样坚持了两个月(2000x60=120000),可以看出两个月可以写出12万字,两个月后,我顺利定稿,通过了博士论文答辩。社科院生活带给我认识和知识构建方面质的飞跃,是我一生的财富,对我现在的工作生活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清华大学一直在我的心中留有美好的印象,直到现在,我仍然喜欢他。校园里的建筑方方正正,与北大的古典气韵不同,清华给我一种严谨与奋发的感觉。刚到北京的时候,有一次去清华大学听讲座,是有名的校友做讲座,当时听到了邓亚萍、张朝阳的演讲。2011年4月,在清华大学百年校庆的时候我去参观,看到很多新人集体在清华大学举行婚礼。在校园里举办的抽奖活动上,我把写有自己电话号码的纸条放进了抽奖箱,很幸运地被抽中了,我得到了一副想要的太阳镜。我经常会去清华大学散步,在水木清华的荷塘边静静地坐着,看远处的小岛,想象着许多年前我还在高中时候对北京名牌大学的向往以及许多年后梦想都变成了现实的喜悦。两年之后,当友人在微信朋友圈发清华西门的夕照、清华校园的秋,我好像回到了多年前在清华西门吃“西门烤翅”的变态辣、在校园的长凳上仰望天空、在大草坪上拍照、在路上慢慢散步的场景。那些美好的事情珍藏在我的记忆中,为我带来对往昔的纪念。

我喜欢北京的名胜古迹。在北京的生活周末出去看名胜古迹是令人开心的事。在故宫里,我和故宫的建筑拍了很多合影,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故宫门”系列照片,进了故宫之后,我选择了各种各样的门作为背景,有红色的、绿色的、正门、侧门等,拍下了在故宫里的感觉。我还去了几次香山,以前经常在课本上看到,等去的时候,心里很激动。我觉得香山很大。那一年冬天,我在山顶上,让七彩虹的围巾在风中摇曳,我满带笑容的脸上始终感谢生命中每一个人的陪伴、支持与安慰。颐和园中,在十七孔桥附近,我两腿下垂坐在湖边,扭头微笑着,期盼着美好的未来。圆明园里的荷塘是我印象很深的地方,那么多的荷花仿佛在告诉我清代中国的富饶,进了圆明园,我可以想象到清朝中国的大气与富裕。百望山的迎春花带着温暖,让我绽放幸福的笑容。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是我在北京最喜欢的地方,作为北京的绿肺,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总能让人在喧嚣中邂逅心灵的宁静。2010年暑假过后,我和弟弟、学美术的表弟一起去798工厂,看墙上各种墙绘和涂鸦,798工厂的艺术气息感染着同样喜欢艺术的我,我又以墙和各种颜色为背景拍摄了组图,仿佛自己是画家做油画时的主角,就像从《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走出来的人物。在北京每年一次的艺术照记录了我成长的每一个阶段,或甜美,或时尚,或温婉,或古典。闲暇之时,翻开照片,是我对北京的纪念。

父母在,不远游。在北京学习离家近了,常年在外的我越发感受到故乡和亲情对我的重要性。2012年毕业后,我回到了距离故乡很近的城市工作,在回归中静等另一次启程。北京带给了我大气、沉稳的感觉。如果有机会,我还会选择去北京,好好地欣赏北京,感受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