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北京
广西师范大学国际文化教育学院  赵燕华

屈指一算,离开北京已经六年有余了。在北京闯荡一年,求学三年,四年的北京生活成了我人生中最宝贵、最难忘的记忆。

一、没有“霾伏”,只有舒服

北京的天气是我最喜欢的。那时似乎没有“八面霾伏”,天空虽然没有那么蓝,但总是晴空万里。有人觉得北京太干燥了,但我并不觉得干燥有什么不好。只要不下雨,出行就很方便,心情就很好。只是多给皮肤一些保湿就好了。

记得有一次在路上,突然下了一阵小雨,我没有带伞,就在路边的大树下避了一会儿雨。回到家一看,衣服上全是小小圆圆的泥点子——大树好久没有机会沐浴了,谁让我在大树底下分享它的洗浴之水呢?

在北京,冬天也能享受到充足的阳光。最惬意的是开着暖气,站在窗前,让阳光懒洋洋地散满全身,抬头看见的是蓝色的天空,心里也顿时一片晴朗。我给女儿取名为“蓝天”,就是想留住这片晴空,希望女儿像阳光一样灿烂,像蓝天一样美好。

二、公主坟站迷路

“北京太大了!”常常听到有人这样感叹。是啊,北京真的是很大,像我这样在南方长大的路盲在北京找不到北的事情会时常发生的。记忆最深刻的一次就是寻找公主坟南站。

记得那时我硕士刚毕业,去北京求职。有一所学校联系我早上10点面试。我从网上查到了那所学校的地址以及公交线路。虽然学校离我住的地方不算远,但要转一次车。早上8点我就出门了,很顺利地坐上了公交车,在公主坟站下了车。然后我需要找到公主坟南站转另一路公交车。

我对方向的感觉仅限于地图上的“上北下南,左西右东”,遇到真实的道路就不知道哪里是东南西北了。不过没关系,我嘴巴甜一点,多问问路人就好了。于是,在公主坟站一下车,我就开始问路了。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公主坟南站在哪里。终于有人给我指了个前进的方向:“好像在那边,你去找找吧。”我像抓到了救命稻草,赶紧往那个人指的方向走去。走了一段距离,终于看到了公交车站,但站牌上写的是“公主坟东站”。我傻眼了,不知道再往哪里走。只能继续问人。

又有热心人给我指了道路,指引我找到了“公主坟西站”。看到“西”字,我真感觉自己上了西天。穿着高跟鞋忽东忽西地奔波,脚已经疼痛难忍了。一看时间,已经快10点了,就算打的过去,也赶不及了。于是我赶紧给学校打电话,说路上堵车很厉害,上午不一定能够赶到。最后预约了下午面试。这样我就不那么着急了,下定决心要把“公主坟南站”找到。

我站在“公主坟西站”,想着刚才走过的东站,就排除了东西走向的这条路。还剩下南北走向的道路就是我该去的地方了。但哪个是南哪个是北呢?还是问人吧。结果有人给我指的方向就是我刚才走过的东、西方向,看来北京的外地人太多了,找不到北的不止我一个啊。突然看到一位在一旁休息的出租车司机,这可真是久旱逢甘露啊,我喜出望外,立即过去问他。这次我做出的选择总算是明智的了。终于知道南站要往哪里走了。最终,在我的脚磨起泡的同时,我惊喜地看到了“公主坟南站”,顿时感到格外亲切,似乎见到了亲人。

从此以后,我在公主坟转车的时候,再也没有迷过路了,公主坟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我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了。这次经验告诉我,任何能力都是锻炼出来的,我的方向感在北京得到了强化。

三、最难忘的北京美食

一提到北京美食,大家想到的可能就是北京烤鸭。但是我记忆中的北京美食,绝对不是北京特产,但的确是与它在北京相遇、相知,乃至爱上了它——它就是水煮鱼。

水煮鱼是一道川菜,听起来口味好像比较清淡,实际上这里的“水”是沸腾的“油”,香辣可口。最喜欢的水煮鱼是中国传媒大学的“沸腾水煮鱼”。那里的水煮鱼值得回味的不仅是它的鲜嫩、香辣,更重要的是一种轻松、亲切的感觉。

在那里吃水煮鱼好像一直都是导师做东。每个星期导师有课要住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同门几个总能够跟他一起美餐一顿。不要以为跟导师一起吃饭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我们跟导师一起吃饭的时候总是很开心,天南海北什么都聊,几乎不谈学术。但我们的学术灵感在不经意中却被激发出来了。

胃里填满了火辣辣的水煮鱼片,我们满意地起身离去,继续我们餐桌上的话题。于是,校园里又出现了我们散步的身影。跟导师一起散步,从来都不会沉闷。我们开心地笑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彼此间进一步了解、进一步亲近。我们的欢声笑语在校园的夜空飘荡,不知不觉已到很晚。我们继续散步,先将导师送回学校的宿舍,然后各自不舍地离去,晚上准会有美梦相伴。

美食不是美在味道,而是美在感觉。味道很快就会消逝,而感觉会永存心间。

现在的北京发展非常好。我体会最深的就是四通八达的地铁。记得以前去昌平区,要先坐1号地铁再转2号地铁到“积水潭站”,再坐大约一个小时的区间车才能到。现在地铁增开了昌平线,坐地铁可以直达昌平了。可以说,北京现在更加现代化,生活更加方便。六年前的北京将永远珍藏在我的记忆中。今天的北京也将愈发美好。北京有令我牵挂的老师、朋友,有让我流连的处所、美食,北京将是我永远挥之不去的美丽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