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普通话和我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  王笑艳

北京,对我来说,是幼时无比神圣的天安门、庄严肃穆的升旗仪式,是大学时国庆假期拥挤的长城,是奥运前夕的北京话,是无数人向往的播音摇篮——中国传媒大学。

像很多外地人一样,小时候的北京只是课本中、电视中的北京,抽象、遥不可及,让人充满了各种期待和幻想。直到读大三的国庆假期,才第一次去北京,圆了小时候的梦,和同学一起去了曾经想象过无数次的地方,天安门广场、颐和园、圆明园、长城等,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人挤人的长城,挤到双脚离地却能继续往前走。

第二次去北京是在我读研的时候,那时初步打算读博,于是趁暑假去看看。这一次不再看风景名胜,主要是看老师、找同学,讨论是否有必要读博,这次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有着丰富儿化的北京话。之前也在电视里听到过北京话,可坐在北京的公交车上,看着地图也愣是听不懂售票员报的是哪一站,这让我有点儿不知所措。这时候,我才真正理解老师上课讲的普通话的定义中“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只是个大概的意思。每每说到这些,我总想起中传附近的一个公交站“高井”,售票员报站的时候是每个字都有儿化,如果不是熟悉,真的不知道到了哪里。而同学阿连常举的例子是北京师范大学附近的“新街口豁口”,没听懂再问一遍售票员,还是不懂。这种傻傻听不清楚的尴尬持续了一段时间。到奥运即将来临的时候,北京的公交车里前后都装上了印制清楚的公交站名,也终于有了普通话电子报站,而我到了中传继续学业。后来,从小生活在广州,本硕博都在广州读书的同学来北京培训,她说,没想到北京话中有这么多的儿化,到了北京,感觉自己像汉语不流利的外国留学生一样。结果,她在使用普通话的过程中出现了儿化“过度泛化”的现象,不该儿化的也儿化了。

中国传媒大学,是无数怀揣主持梦想的少男少女心中的理想殿堂,而我也有幸忝列其中,不过读的是那里的边缘学科。虽说普通话早拿到了一乙证书,可看着身边那些天真烂漫、谈吐优雅的俊男靓女,我一直不敢大声说话,而且也有好几位师姐做过主持人,何况更有师兄师姐就是教播音的。但以后想做老师,普通话非常重要,自卑之余,我鼓足勇气在私下里问过师姐:我的普通话怎么样?我的发音存在什么问题,怎么才能提高?师姐说:有时候挺好的,有时候感觉发音的时候口腔没有完全打开。我知道师姐是在鼓励我。为了不断提高自己的普通话,我偶尔摸索着练习练习,去旁听过播音学院的课,也听过播音学院的讲座。

另外,身边的同学中有两位是国家级普通话测试员,美女教授毛毛便是其中一个,每天一起吃饭的时候,随便聊聊也总聊到普通话的问题。她也曾经对我说过:你以后也可以考个测试员证书。听了之后,我心里稍有涟漪,但信心不足,究其原因,这要追溯到大学时代了。因为学的是师范专业,要求有普通话证书,我和室友经常在宿舍练普通话,但由于都是省内的学生,大家都说方言,没有普通话环境,结果我们是只练不说,普通话也属于“纸上谈兵”,考试还可以,说起来不够流利。以至于有次唱歌的时候,一同学说我:“你连普通话都说不好,怎么能唱好歌呢?”这句话仿佛是一根钢针,狠狠扎在了我的心上,让我至今对普通话和唱歌都不自信。后来也常想一些理由在心底默默反驳他,比如说:很多人不会说英语,但英文歌唱得很好;很多人不会说粤方言,但粤方言歌唱得依然很棒……心底的反驳总归只是心底的反驳,不自信依然如是。

时光流转,从北京毕业后工作的第一个暑假,便有机会参加省里的普通话测试员培训,虽然培训过程有点辛苦,但我非常珍惜这次机会,顺利拿到了省级普通话测试员的证书。捧着证书,不禁又想起了大学同学的那句话……

如今,不时有学生说:老师,你的普通话很标准,不愧是中传毕业的;老师,你的声音真好听,第一次听你上课印象就特别深刻……听到这些话语,我总是感到惊讶:真的吗?这是在说我吗?他们不是在恭维我吧?这不是多疑,是当初的那次打击让我至今仍不自信。

感谢北京,感谢中传,给我了坚持锻炼、不断提高的动力,给了我继续前行的勇气,才让我的普通话水平得到了提高和肯定。实际生活中,我还是不敢唱歌,有时还是不敢大声说话,但有时我还会练习普通话,还经常想念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