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萌”时代——“萌”主漫天下
中国传媒大学文学院  王小帆

中传校园到中蓝公寓的天桥上经常张贴着各式各样的海报,几乎每天都会翻新:丰富多彩的文艺活动,高端大气的学术讲座,再加上招聘季一大波校园宣讲会的靠近……信息量略大,令人目不暇接!看得多了,便有些麻木,甚至练就了走在天桥上目不斜视的定力。今天有些例外,我竟盯着一张“舞林'萌'主”的海报驻足了约一分钟,而且居然把海报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看了个遍。离开后还自我窃喜:“我也是'萌妹子',我要为自己代言!” 没走多远看到前面两个女同学在逗一只泰迪,其中一个突然发出感叹:“你看它好萌啊,太可爱了!”瞬间,我脑海中出现了一张“泰迪狗戴着王冠卖萌装无辜”的画面,我甩甩脑子,被自己的想象力吓到了。匆匆往宿舍走去,还未进门,就听到室友那柔柔的声音:“是Hello Kitty版鼠标啊,真是感觉萌萌哒!”我不禁感叹,这个时代真可怕,“萌”主已经遍天下了!

几乎是眨眼间,“萌”文化便铺天盖地而来,“萌”主们也势如破竹,纷纷崛起。真可谓,忽如一夜春风来,千萌万萌遍地开。但“萌”的真实含义是什么,它是如何发展成一种文化流行起来的,这种文化背后又折射了人们怎样的社会心理?好奇心促使我翻阅资料,对此一探究竟。

“萌”最早源于日本,是日本的动漫爱好者用来形容非常喜爱的人或事物,特别是动漫中的美少女。因此,它最初是动漫迷的专用词汇。后来,“萌”被引申为照着漫画上少女的样子进行装扮,或者效仿她们的言行,于是“萌少女”“萌女郎”逐渐流行起来;随后,很多“萌宠物”(如喵星人、汪星人)“萌商品”(像动物糖果、卡通背包等)也逐渐出现,“萌文化”愈演愈烈。现在,“萌”已经泛化成一个可以用来形容众多事物的词,甚至因为个人偏好不同而出现了“万事万物皆可萌”的倾向。

中南大学外国语学院日语系副教授金涛解释:“根据日本权威工具书《广辞苑》的释义,'萌'本意有两个,一为春天来了,植物发芽;还有一个意思指存钱涨利息。”(杨观《漫谈网络热词“卖萌”》,《文史杂谈》2012年第4期)《广辞苑》的解释与汉语辞书的解释基本相同。“萌,艸芽也,从艸明声。”(《说文解字》(艸部)22页,中华书局,1963)许慎(东汉)认为,“萌”是一个形声字,形符为艸,明是声符,意为草芽。《汉语大词典》中对“萌”字的解释有六种,这里取前两种释义:“①植物的芽。《礼记·月令》:'(季春之月)生气方盛,阳气发泄,句者毕出,萌者尽达。'②草木发芽。(汉)王逸《九思·伤时》:'风习习兮和暖,百草萌兮华荣。'”(《汉语大词典》688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郑玄(东汉)曾对其中的第一个释义作过注,即:“句,屈生者。芒而直曰萌。”而第二个动词义“草木发芽”则是由本义“植物的芽”引申而来的。由此可见,“萌”虽然是外来借词,但实质上仅仅借用了该词物质外壳所附带的新解意义,本质内容依然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固有成分。

目前,关于“萌文化”的概念众说纷纭,尚无权威说法。一般可将其分为三个层面:第一个是物质层面,即“萌商品”,主要包括猫耳朵帽、天鹅项链、蝴蝶结发卡等动物饰品和美少女杯子、小汽车橡皮等卡通用具;第二个是行为层面,即各种“萌行为”,像各种卖萌自拍照,张口闭口“么么哒,萌萌的”的行为等,同时也包括动物们各种天然呆萌的表情;第三个是精神层面,即狭义的“萌文化”,表现为一种精神文化现象,包括当前大众的社会心理、审美取向、以及价值体系的构建等。

既然“萌文化”如此丰富多彩,备受追捧,“卖萌”便成为装可爱、扮嫩、撒娇的代名词,而“卖萌”的代言人便是无处不在的“萌”主了。“萌”主知道自己的“萌”点在哪里,就刻意卖力地展现,以博眼球。所以用“卖”字来表述最恰当不过了。这个“卖”,不是“出卖”,而是“显摆、展露”。“萌”主没有年龄、地域、身份的限制,只要你具有“萌”的特质,都可以拿来吸睛、求赞。

可以看到,近年来“萌”从最初的动漫迷专用词汇,已经逐渐延伸为普适性极强的网络关键词。在人们眼中,“萌”代表的是一切能够产生可爱感觉和愉悦心情的人、事、物。如今,人们对“萌”的偏爱,已经跨越了年龄界限。翻看微信朋友圈,我们不难发现,不仅年轻人和孩子们乐此不疲,很多老师和家长也玩得不亦乐乎。

一种文化的产生和流行往往与社会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萌”文化为何会受到“萌”主们的热情追捧?这与当下人们生活的大环境有关,也与个人的精神追求和心理满足密切相连。首先,互联网的普及和大众媒介的娱乐化倾向催生了带有“萌”属性的网络用语,使得“萌文化”迅速走红,融入人们的生活;其次,市场文化受利益驱使将“萌”要素转变为商品进行消费,在获取利益的同时也吸引了更多的“萌迷”消费者,并在无形中扩大了“萌文化”的宣传;再者,“萌文化”契合了人们尤其是年轻人追求时尚、求新求异的心态,符合人们崇尚自由与个性、展现自我的心理;最后,“卖萌”是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的一种交际手段,使人们在满足自我心理需求上找到了群体归属感。

人际沟通分析学认为,每个人都有三种“自我”状态:父母自我状态,成人自我状态,儿童自我状态。一个心理健康的人就是能在恰当的时间和地点恰当使用自我状态的人:我们需要成人自我状态来处理此时此地的问题,帮助我们创造有效率的生活;也需要遵守父母自我状态提供的规范来融入社会;还需要儿童自我状态提供的自发性和创造力。(饶砚飞 《大学生的自我状态、应对方式及其关系》,首都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12)所以,不管你的内心多么强大,都会有孩子气的一面;不管你的克制力多么坚韧,孩子气的自我也会偶尔溜出来。每个人都有去爱和被爱的渴望,而“卖萌”正是表达这种渴望的一条捷径。周立波曾经说过:“'卖萌',把欢乐舒适送给对方,把方便实惠留给对方,也给自己留个方便。”所以,千万别小看“卖萌”,“萌”是治愈系,“卖萌”更是一种生活态度……

身在“萌”主漫天飞的时代,没有强大的“萌”细胞,不会撒娇、卖萌、装可爱,又怎么能够幸福地生存下去?因此,不管你是指指点点、瞧新鲜的“萌客”,抑或置身其中玩得不亦乐乎的“萌友”,都一定要练就“萌哒哒”的谈吐与气质,不然别人怎么可能被你“唰”地一下“萌”到呢?萌时代,求关注的时代!萌主卖萌,萌人眼球,你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