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就是那么任性
北京开放大学  高勤丽

在互联网的时代里,流行语的流行已经成为一道亮丽的社会文化风景。一个流行语从突然出现,到小众哄抬,到大众传播,变形,变义,变味,似乎都显得那么任性,停不下,收不拢,想不到。

在2014年,“任性”这个词就经历了这样一个任性的过程。事情的缘起来自于《钱江晚报》2014年11月12日N007版“宁波城事·甬警”栏目中一篇文章《为了看骗子能骗走自己多少钱 老刘4个月汇出54万元》(作者:陈铭、王波)所报道的一件事。我们先简要摘录一下事情的经过。江西人老刘在宁波做工程,挣得不太多,但也有一些。2014年4月25日,老刘网购了一款名为“血钻野燕麦”的男性保健品。3天后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自称金主任,说老刘必须再买其他配药,才会有疗效。老刘未加怀疑就汇去5500元。接下来,老刘接到了一系列的电话,这主任那院长、这经理那总监的、这保险那会员、这消协那税务的,都有各种理由让老刘“续”钱。在他汇出7万元的时候,发现被骗了。但他想,才这么点钱,公安应该不会管的,干脆就赌一把,选择继续被骗,把数额弄大一点;同时也想看看骗子究竟能骗走多少钱。前前后后4个月,老刘一共向对方汇了14笔,共计544874元。不仅搭进了自己的全部积蓄,还找朋友借了15万元。直到汇完最后一笔钱,对方没动静了。他才向派出所报了警。两个月后,骗子终于被抓了。骗子说,老刘的存在,简直超越了他们的想象。

老刘的“大智若愚”,让网友们慨叹:“神一样的存在。”我们无意评论老刘,因为这个故事中带有很多的社会经验和无奈。我们感兴趣的是,读者在网上对这则新闻的回复,其中一句立即点亮了整个网络: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些变异形式:

我有钱,我任性。

有钱就是任性。

是的,在我们这个社会,不难见到,“有钱=任性”这个公式是多么地鲜活呀。不过,老刘演绎的是另一种版本,是底层人生的升级版。有钱就是大爷,是一种任性;无钱装土豪,也可任性。有钱能使鬼推磨,是一种任性;无钱自己来推磨,也可任性。高富帅的一掷千金,是一种任性,吊丝的自甘示弱,也是一种任性;养蚌得珠,是一种任性;买椟还珠,还是一种任性。任性,让我们变得更任性;任性,让生活活得更多彩。

之后,网友的跟帖和评论者的创造也有了井喷:

喝酸奶不舔盖,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今天情人节请女神吃十包辣条!没错,有钱就是任性。

手机开3G看视频,有流量,就是任性。

冬天吃雪糕,别问为什么——年轻,就是任性。

考前从不突击,成绩好,就是这么任性。

携氧从不降价,效果好就是任性。

家里很冷,拿美金烤火取暖,我就是这么任性;

开直升机给城市下美金雨,我就是这么任性。

在这一系列的“神演绎”中,网民潜藏的创造力再一次在流行语的流行过程中得到了发挥,任性地发挥。有什么事件,就有什么心情,然后就有了什么样的表达。语言的狂欢,宣泄的是群众情绪,折射的是一种社会文化心理。

老刘这出事件,实际是个“有态度”的喜剧,有苦有酸也有甜。“玩的就是心跳”“跟着感觉走”“不要问我从哪里来”,“爱咋咋地”,都是“任性”的不同版本吧。规模最庞大的任性,乃是粉丝的行为。粉丝的演绎,就是任性。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商务印书馆,2012)1096页对“任性”的解释:

【任性】放任自己的性子,不加约束:~胡闹丨他有时不免孩子气,有点儿~。

老刘的行为大体演绎了这个释义,但“任性”后来的发展就超出词典的释义范围了。词典能够帮助我们理解这个世界,但这个世界不是根据词典在生存和发展的。

是耍酷,还是无奈?是自豪,还是撒娇?是嘲讽,还是戏谑?是点赞,还是不平?是恶搞,还是调侃?其实也不用说,只要是生活在当下的语境,就会“你懂的”。 在“任性”的任性流行和网络传播中,我们反倒看到了对“任性”的理解已经不太“任性”了。激烈的批判,尖锐的对立,让位于戏谑的、温和的、有趣的表达。语言表达中的任性,体现的是社会心理的感性以及背后某些理性,体现的是多元化的价值观和生活观。

流行就是任性。词语流行过程中,离出发地会渐行渐远。这才是任性,否则终究是带着镣铐跳舞,任性不起来。流行语任性地疯长起来,传播开去,一定有其肥沃的社会土壤。任性的土壤,造就了任性的人,任性的思想,任性的文化。

这样看来,编一部流行语词典,实际就是在探讨词语流行的“任性”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