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中的“面子”问题
广州大学人文学院  罗琼丝

众所周知,在交际场合许多国人都很讲究“面子”——结婚要大摆筵席以彰显家势强大,参加宴会衣着要“得体”以体现身份高贵不凡,连清明时节的祭祀品也极力要求高端大气上档次,由此衍生了清明祭品中的房子、车子、旗袍等。

而这里我要跟大家谈的“面子”不同于以上所列。它虽看不见抓不住摸不着,却在生活和工作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它就是交际语言中的“面子”。

语言学者Brown 和 Levinson 在1987年的一部著作中曾对“面子”下了这么一个定义:“面子,就是每个人要求他人认可的公众自我形象,是一种情绪投入,可以丢失、维持或增加,并且在交往中需要被时时留意的东西。”

换句话说,Brown 和Levinson都认为,如果人们在交际中要愉快地交谈,那么,说话时就要在保留面子方面进行合作。

时下有一句流行用语:“这么损我,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啦?”这句话一般用于两个比较熟悉的朋友间的交流,通常情况是一方说话时不小心说了一句“不太中听的话”伤害了另一方的面子但又无伤大雅,听话者就会回一句:“这么损我,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啦?”

其实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有意或无意地讲求“面子”,这是人的一种正常心理需求。在Brown 和Levinson的著作里,面子还被区分成正面面子(positive face)和负面面子(negative face)。

通俗点说,正面面子就是人们在交往过程中渴望自己的观点、态度、自我形象、行为等能得到对方精神层面上的赞扬、肯定。比如A对B说:“哇,你今天穿的裙子好漂亮啊!”这里A对B的赞美就使得B得到了正面面子。假若A对B说:“你今天穿的裙子一点都不合身,丑死了!”那么这里A对B的贬损就损害了B的正面面子。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被肯定、赞扬,这是无可厚非的。就像Brown 和Levinson说的那样:“每个社会成员都希望他的愿望受人顺从,他的自我形象被人欣赏和赞许。”

那么负面面子是不是就指一方对另一方的诋毁、贬低呢?那可不是。其实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正面面子和负面面子。正面面子是来自正面的肯定和赞扬,负面面子是指我们希望自己的基本权利受到保障,比如:人身自由、信仰、婚姻状况、居住地址等等。就像马斯洛提出的需求层次理论一样,负面面子所指向的对象相当于需求层次中的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是人最基本的权利和需要。或者用数学中的术语正负数的关系来表达:正面面子是正负数中的“正”,负面面子是正负数中的“零”,一旦负面面子受到侵犯,那人的面子就被降低到了“负”。也就是说,负面面子的“负”不是我们日常理解的“不好”,而是一种相对平衡的状态。

我觉得,用“正负”来形容其实不太恰当,对于我们的思维模式有点“拗口”。用高级面子、低级面子来代替正面面子和负面面子的说法可能会更好理解一点。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中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一般被认为是一种低层次的需求,在满足了这两种基本需求后,才会逐步向高级层次跨进。对于个体人来说,一般也是在负面面子得到尊重的前提下,才会想要得到正面面子。当然,这个没有马斯洛强调的那样具有强烈的层级性。

中国是礼仪之邦,中国人大多也都极要面子。虽然我们都努力维护他人和自己的正面面子和负面面子,但日常生活中不乏伤害这两种面子的现象——既可能是单纯地伤害别人的正面面子和负面面子,也可能是为了成全自己而伤害别人的面子,亦或为了成全别人的面子而放低自己的姿态。

举个例子,A对B说:“把杯子给我拿过来!”假设此刻B正悠闲地躺在沙发上听着音乐,A的要求就打断了B正在做的事,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剥夺了B休息的权利,伤害了他的负面面子,这么做是为了成全A自己的负面面子——享受的权利。再举个例子:“欢迎您随时到鄙舍坐坐”。这里说话者故意贬低自己的正面面子,用“鄙舍”来形容自己的房子,以此来抬高听话者的身份地位,即贬低自己的正面面子来成全对方的正面面子。生活中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尤其是我们中国,传统文化提倡“贬己尊人”,比如:向外人介绍家人用“家母、家父、舍妹、拙荆、犬子”,称呼对方的家人用“令尊、令堂、令妹、令正、令郎”;形容自己的房子用“鄙舍、寒舍”,形容对方的房子用“贵府、府上”;古代皇帝自称“寡人”,地位低的自称“小的、鄙人”;请别人保存自己的赠品,用“惠存”;请教别人用“赐教”……在中华文化尤其是传统文化中,“贬己尊人”这一文化习惯渗透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也由此出现了很多贬低自己的正面面子以提升别人正面面子的会话场景。

有时当我们迫不得已必须损害别人的面子来成全自己时,一般要用一种相对缓和、礼貌的语气来表达自己的需求,以降低伤害的程度。比如:在人潮拥挤的地铁上我们需要请别人让路时,会用:“麻烦,借过一下”;我们想请对方把杯子递给自己时,会用:“麻烦把杯子递给我,好吗?”这种礼貌和给对方提供选择余地的方式往往能促成交际的成功。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是损伤了别人的负面面子,如“对方站得好好的却需要挪动脚步给你让路”“对方正在安静地欣赏音乐却需要停下来给你拿杯子”,很明显你的打断损害了对方的基本权利和自由,但这时如果能礼貌一点、语气缓和一点,对方一般都会同意损害自己的负面面子来成全你的要求。

我们在上面论述了那么多,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一些例子是“明显违背原则但我们全然不自知”的。这就跟交际双方之间的关系和地位有关了。比如长辈对直系晚辈,一般会用一种命令的语气(当然也有些家庭讲究平等关系,长辈对直系晚辈的语气还会分晚辈的年龄大小、是否结婚等),如:“吃完饭你把碗洗了!洗干净点”。对跟自己不太熟的晚辈可能语气就会稍微缓和一点。同样,陌生人之间会比较讲究尊重对方的面子和期待被对方尊重,但如果两个人的地位悬殊,往往就会有上级命令下级的情况,而下级并不觉得自己的负面面子受到了侵犯。

总而言之,交际语言中的“正负面子”问题,跟一个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等背景是息息相关的。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下探讨,这个问题的结论会迥然不同。

但无论如何,在人际交往中,我们应尽可能维护对方的“面子”,也要努力使自己的“面子”不受到侵犯,以达到良好的交际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