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有意思的作业
中国传媒大学  自振宾

播音主持专业的老师布置了一次有意思的作业,题目如下:

有一期广播节目中,评论“整顿请客送礼”的话题,街访时有国企职工抱怨“中秋节连月饼也不发太不关怀职工了”,也有人表示“现在的整顿都是特殊时期的特殊办法”“过了这个风头就正常了”。主持人评论说,“就像我们儿时写作业的时候斜肩、驼背,姿势不端正。被师长纠正之后总是觉得别扭、不舒服,可是一旦坚持下来养成良好的习惯,就会受益终生,就会明白当年坐姿的不正常和现在的正常。”

1.请你评价一下这段主持人的评论。

2.你仿照这样的类比,想出一个其他事物或者道理的类比,来表达同样的观点“到底什么是正常,什么是不正常”。

我是如此作答的:

1.评论此主持人

首先,不得不承认,此主持人以小见大,用熟知的事物来比拟,且言简意赅,深入浅出,让受众对主持人的观点无可挑剔。

但是,一个不全面或者不成熟的观点,传播得越是浅显易懂,越是让普通受众云里雾里,成为“媒介控制”的受害者。形成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这个主持人的观点本身就是不全面或者不成熟的。主持人必须具备价值判断的能力。“礼尚往来”自古就是中华之传统。邻里乡亲逢年过节的“随礼”可行;感恩师长,表达谢意的“随礼”也可行。谋求逾越于规则之上的利益,收受贿赂的“礼”万万不可。主持人应辩证看待,不可“一刀切”。在表达中,这位主持人偷换概念,他把百姓要的“礼”等同于收受贿赂一刀切。又把它比喻为老师纠正学生坐姿的问题。两者根本无共性可言。这种偷梁换柱的方式完全是在误导大众。在《媒体操纵》一书中,这种方式往往用到可耻的媒介市场营销里。作为专业主持人还用这样的方式,不免显得业余和无知。

2.我的类比例子是:

这就像胆囊息肉的切除手术,胆囊本是身体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帮助身体消化吸收。但因为种种原因,胆囊上长了一块息肉,严重影响了胆囊的功能甚至是身体的机能。医生要做的是尽早对息肉进行切除,保护胆囊以至于维持身体机能。这就是正常。而盲目一刀切,严重影响了身体机能,这就是不正常。

3.我眼中的“送礼”

我的评论:

“礼”该,“利”不该。

媒体正在恶化“礼”这个字。正如“小姐”“同志”被色彩化了一样。

“礼”,无论在《辞海》还是《字源》中都没有与“收受贿赂”有半点关联。儒家文化建立在“礼”上,我们有《礼记》,有《周礼》等等关于“礼”的著作,有“以礼治法”,“为国以礼”的传统。因此传统中华文明所提倡的“礼”今日也应该被广为宣传。媒体应该担当起这个责任。

为谋取不合理的利益而收受他人财物不应该叫做“送礼”,媒体当直接呼之“贿赂”。收受贿赂的人之所以把这个过程称之为“送礼”正是借以“礼”字给自己戴上了冠冕堂皇的帽子。在媒体反复传播后,人们会不自觉地把“送礼”等同于“收受贿赂”。那时候,都不知道该用何种词汇来表达“礼”的情意了。

媒体有捍卫文化和传统的作用,主持人更是有义务传播文化,而不应该人云亦云,做一个能说会道的主持人很重要,做一个时常保持思考的主持人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