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到近2亿人”真的错了吗?
北京语言大学语言科学院  朱立锟

在网上随手翻阅新闻,无意中看到了一篇题为“语文老师挑出‘新闻联播’病句”的新闻(相关链接:http://news.3g.cn/ipnewscontent.php?waped=9&nid=2189461&sid=008128910CC),顿生好奇,打开一看,原来说的是一位姓夏的语文老师认为2013年8月16日新闻联播的文中有错误,对于“达到近2亿人”,夏老师认为“‘达到近2亿人’是一个病句,‘达到’和‘近’自相矛盾,‘达到’是已经够上,‘近’是接近,到底是已经有两亿人,还是将近有两亿人,从文章来看应该是不到两亿人,可改为‘将近2亿人’”。

为了了解真实情况,我在网上找到了2013年8月16日新闻联播的视频,对夏老师指出的现象进行求证,发现的确如此,原文是这样的:“会议指出,我国是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达到近2亿人,老年化发展迅速。”

对于“达到近2亿”的说法,从直观感觉上来说,我们觉得它并没有错误。笔者在北京大学CCL现代汉语语料库中搜索“达到近”,得到了183条结果,搜索“达到了近”有23条结果,共计206条,其中有39条是“达到近+时间”的,其中的“近”是“最近”的意思,而不是“将近”的意思,故将其排除,最终得到167条结果。从这些表达上看,虽然“达到(了)近”这样的表达相对较少,但是仍有一定的比例,而且似乎在日常生活中也经常出现类似的表达,所以本文对“达到近2亿人”从句法、语义、认知角度进行了分析,我们认为该表达是规范的。

从句法分析上看,“达到近2亿人”是“(接)近2亿人”先组成动宾词组,然后整体作“达到”的宾语,这是一个由动宾词组套用而形成的结构。不可能是像夏老师理解的那样,将“达到近两亿人”理解为由两个动宾词组——“达到2亿人”“近2亿人”并列糅合在一起的结构。我们都知道,层次性是语言的本质特征之一,语言结构内部层次的划分对于话语理解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这种作用在分化歧义句时表现得最为明显。以前我们经常举的一个例子就是“咬死了猎人的狗”,如果分析为“咬死了/猎人的狗”,那就是动宾结构,表示“狗被咬死了”;如果分析为“咬死了猎人的/狗”,那就成了定中结构,表示“猎人被狗咬死了”,虽然是老生常谈,但是这足以证明句法结构是有层次的,不同的层次性划分对于话语理解有很大的影响。夏老师的观点忽视了语言的层次性,从而造成了错误的理解。

句法结构上的影响固然是明显的,然而,我们的目的并不止于形式上的描写,还要深入意义层面、认知层面对相关现象进行深入解释,具体想说明:按照“达到/近2亿人”的分析,语义理解是否规范?错误理解产生的根源是什么?下面将从语义、认知上对这些问题进行解答。

翻开《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我们发现“达到”的义项中有一项是“到(多指抽象事物或程度)”。也就是说“达到”后面可以加上表程度的词,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也是我们平时经常忽略的一点。“程度”在《辞海》中的解释是:“事物发展所达到的地步。”它反映了人们对客观事物或现象的感知。钟兰岚(2009)(《现代公文中表程度的模糊词语的研究》,四川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指出:“对于程度的描写和说明,是人类所有语言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程度范畴的本质是动作、性状等在数量上的差别,因此,程度范畴是量范畴的一种。”这样来看,程度上的差别是可以通过数量来描写的。在“达到近2亿人”,“2亿人”是用来描写程度的数量短语,那么“近两亿人”难道就不是一种程度吗?

按照夏老师的推理,似乎“达到”和“(接)近”是一对矛盾的词,二者只能选其一,“(接)近”未达到,和“达到”相反,似乎很有道理,但是此处“(接)近2亿人”作为一个整体取代了“达到2亿人”中“2亿人”的位置,因此,“(接)近2亿人”与“2亿人”所表示的一样,都表示量的多少,只是在具体的程度上有差异。举一个例子:“爱迪生创造了一格凿有4组小孔的35毫米的近代影片,使电影达到了近于完成的阶段。”(该句来源于北京大学CCL现代汉语语料库。以下用例均来自此库)如果按照夏老师的说法,此处“达到了近于完成的阶段”也是错误的——到底是已经完成了还是将近完成?悬而未决。但是估计很少有人会有此疑惑,而是可以肯定,原句表达的就是“没有完成,将近完成”的意思,在理解上并没有产生困难;同理,“达到近两亿人”似乎也不会产生误解,作者想表达的意思就是“没有到两亿人,但是很接近了”的意思。此外,日常生活中,应该没有人怀疑“达到2亿多人”的规范性,如果按照夏老师的理解,“达到”所表示的“已经够上”义和“多”表示的“超过”义也是矛盾的,是不能被接受的,但是,这样的用例比比皆是:“一般8-9个月就可达到200多克。”“平均亩产达到200多千克。”“体长可达到14厘米以上。”……这样理解的话,岂不是不合规范的用例太多了吗?

程度本身就是一个模糊概念,从低程度到高程度是一个连续统,为了表达程度的高低,人们采用了很多办法,汉语中表达程度范畴主要是通过词汇手段来完成的,“如程度副词、表程代词、数(量)词、语气副词、形容词、动词、助词、各类表程短语或格式,以及他们共同出现的共现形式。”(张颖《汉语程度范畴初探》,《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2007年第4期)既然数(量)词和动词、形容词都能够表达程度,那么它们的组合同样是为了表达程度,而且是相对精确的表达。

根据夏老师的观点进行推论,我们知道似乎他认为只有具体的数字才能放在“达到”后,而类似动词“接近”,形容词“多”这样表达程度的词是不能与具体数(量)词共现的。我们认为这样的观点是不科学的。诚然,具体的数字当然可以表程度,而且是程度表示的重要手段。但是我们不能反过来说,只有具体数字才能够表示程度,因为程度是线性存在,是连续的,而不是一个一个的断点。所以,具体数字之间也是有程度差异的。回过头来看“(接)近2亿人”,它表示的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是在1亿与2亿之间并接近2亿的地方,但是具体的数量是无法得知的,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一定变化区间中的一个点,也就是说,尽管表述上是模糊的,但是我们认为这个点是客观存在的,只是没有必要说明或者由于不知道精确数字而无法说明。总之,“(接)近2亿人”仍然表达的是一个程度,它也可以放在“达到”后面。

意象图式是认知语言学中非常重要的概念,它是基于体验哲学的基本范畴,指的是感知觉运动经验中反复出现的模式、形状和规律。具体来讲,认知语言学认为人类的语言所反映的是感觉器官感知形成的意象,对意象进行抽象概括而形成意象图式,然后意象图式再投射到人类语言当中,形成该图式的语义框架,语义框架再与具体语言的句法框架相结合,从而形成语言结构。图式在语言表达和理解中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拿“达到近2亿”来说,错误的理解来源于错误的意象图式。如果认为“达到近2亿”是“达到2亿”和“接(近)两亿”构成的整体,那么在当事者的头脑中,浮现出来的是两个独立的意象图式(如:图1和图2),当事者以“2亿”为参照点,从而形成了两个矛盾的概念,一个是图1所示的“达到2亿”,另外一个是图2所示的“接近2亿”。基于这两者形成的语言结构自然也是矛盾的,所以“达到近2亿”不合规范。

注:黑点代表达到,白点代表未达到

但是,按照我们的理解,“达到近2亿”形成的意象图式中,参照点并不是“2亿”,而是“近2亿”,所以,我们认为,这个表达的意象图式应该是图3所示:

这样理解更符合实际,话语表达就是一个编码、传递、接收、解码的过程,说话者想要表达“老年人口的数量发展很快,现在已经接近2亿人了”这样的概念时,就会从语言中寻找合适的句法结构和词汇单位进行“包装”,这个概念有两个要求,一是语言结构必须能表达一个发展过程;二是发展过程到了一个特定的程度,也就是要有一个参照点。“达到+参照点”的结构符合了概念结构的要求,故可以用它来进行“包装”。参照点并不是一个明确的数字,而是相对模糊的近似值,但这是更加精确地表达概念结构所必须的,于是就采用了“近2亿”的表达。作为听话者,我们也要按照同样的途径来解码,否则就会产生错误的理解。

通过对“达到近2亿人”的论证,我们认为“达到近+数量短语”这类结构在句法、语义上都是成立的,都是符合规范的。我们所说的不规范的现象,很多是由于研究者理论或者知识水平的局限而无法理解其中的合理因素造成的。对于规范与不规范、正确与不正确这样的提法,应该谨言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