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普通话声母的排列顺序
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  陈  茜

说起普通话的声母,可能很多人的印象就是从小学入学一开始就跟老师学习的b p m f。而对于普通话到底有多少个声母,可能就没有多少人说的清楚。也许有的说21个,有的说22个,有的说23个。我们先来看看1958年颁布的《汉语拼音方案》中的声母表:

二 声母表

在给汉字注音的时候,为了使拼式简短,zh ch sh可以省作? ? ?。

从这个表上来看,是21个。另外规定:

i行的韵母,前面没有声母的时候,写成yi(衣),ya(呀),ye(耶),yao(腰),you(忧),yan(烟),yin(因),yɑng(央),ying(英),yong(雍)。

u行的韵母,前面没有声母的时候,写成wu(乌), wa(蛙), wo(窝), wɑi(歪),wei(威),wan(弯),wen(温),wang(汪),weng(翁)。

ü行的韵母,前面没有声母的时候,写成yu(迂),yue(约),yuan(冤),yun(晕);ü上两点省略。

在小学教学中,通常为了方便老师教学和学生掌握,常常把上面的“y”“w”也作为声母来教,就是23个。到了大学,现代汉语课的语音教学则把这两个统一归为“零声母”,就是22个了。

说完声母的数量,再来看看声母的排列顺序。《汉语拼音方案》里的声母表到底是按照什么顺序排列的?了解语音学的朋友们都知道,从现代语音学的角度来看,汉语普通话的声母都属于辅音,分析辅音最主要的是从发音部位和发音方法两方面来看。

根据发音部位,普通话的声母主要可以分为七类:

①双唇音:b p m(3个)

②唇齿音:f(1个)

③舌尖中音:d t n l(4个)

④舌根音:ɡ k h(3个)

⑤舌面音:j q x(3个)(4个)

⑥舌尖后音:zh ch sh r(4个)

⑦舌尖前音:z c s(3个)

根据发音方法,普通话的声母则可以由形成阻碍的方式分为塞音(b、p、d、t、g、k)、擦音(f、h、x、sh、r、s)、塞擦音(j、q、zh、ch、z、c)、鼻音(m、n)、边音(l),由声带是否颤动分为清音(除m、n、l、r外的其他)和浊音(m、n、l、r)等。

很显然,《汉语拼音方案》的排列方式与发音部位有关,而不是发音方法。

但我们会进一步问:为什么是“双唇→唇齿→舌尖中→舌根→舌面→舌尖后→舌尖前”这样一种顺序呢?从“双唇”到“舌根”发音部位是依次从前往后的,而到“舌面”又回到前面。这又如何理解?

语音学是对人类的发音进行客观的描写,包括发音器官的作用、各种语音构成等,适用于各民族的语言。要追究《汉语拼音方案》里声母的排列顺序,那就得循着《汉语拼音方案》的源头去找寻。

《汉语拼音方案》的制定和颁布,有着深刻的历史背景。在此之前,由中国人自己设计而且影响最大的是注音字母。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套法定的汉语拼音字母,1918年由北洋政府教育部发布,从公布后就被纳入小学教育。目前台湾还一直在使用这套注音符号。

可以说,《汉语拼音方案》的声母表完全沿用了之前注音字母的顺序,只是转换成了拉丁字母的形式。

从注音字母再往前看,就必须了解中国传统历史上专门研究语音系统的学科,就是音韵学,专门研究汉语的语音系统,包括中国古代各个历史时期的汉字读音和变化。

传统的音韵学中,声母简称为“声”或“纽”,或者合起来叫“声纽”。“纽”是枢纽的意思,说明古人认为声母在字音里是关键。现代汉语普通话里“声母”的概念是来源于音韵学的。

说到音韵学,必须要提到的是《广韵》。《广韵》全称《大宋重修广韵》,是北宋早期在唐代《唐韵》、隋代《切韵》的基础上增订、重修而成的一部承上启下的重要著作,可以说是宋以前各类韵书的集大成者。

《广韵》作为韵书,是按四声分韵的,它的调类和分韵从韵目上可以看得很清楚。而它的声母和韵母系统是隐藏在各韵同音字组的反切(如“冬,都宗切”,取“都”的声母和“宗”的韵母来拼合出“冬”的音)注音里的。后人根据其中的反切上字(如“冬,都宗切”的“都”)归纳其声母系统,根据其中的反切下字(如“冬,都宗切”的“宗”)归纳其韵母系统。既然没有按声母系统分类,就谈不到排列顺序了。后人归纳整理的《广韵》声母表也是对照了更早的“宋人三十六字母”(声母在古代也称“字母”)和唐末守温和尚的“三十字母”。

唐代人们为了翻译佛经,学习作为拼音文字的梵文,受到启发参照藏文字母的体系给汉语创制了字母(声母)。现在比较早的文献是《归三十字母例》和《守温韵学残卷》。前者现藏于英国伦敦不列颠博物馆,后者藏于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归三十字母例》是在每个字母下面列举了例字,《守温韵学残卷》则已经按照五音(唇音、舌音、牙音、齿音、喉音)来编排了。如下:

唇音 不芳并明

舌音 端透定泥是舌头音

知彻澄日是舌上音

牙音 见溪群来疑等字是也

齿音 精清从是齿头音

审穿禅照是正齿音

喉音 心邪晓是喉中音,清

匣喻影亦是喉中音,浊

这可能是我们能找到的声母排列顺序的最早的由来了。从守温三十字母到现在普通话的二十多个声母,期间经过了全浊声母的清音化、双唇音分化出唇齿音、古代的“精”“见”组分化出j q x等发展演变,但在排列上基本上遵循了最初的顺序,同时根据后来语音学发音部位的分类做了细微的调整。

小文是由一位教拼音的老师提问所引发的,结合所学所知尝试去回答,仅供有兴趣的朋友参考。小文参考了唐作藩《音韵学教程》(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7月第二版)和林焘、王理嘉《语音学教程》(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11月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