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享受这个过程
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徐红燕

三岁三个月了。

翻看这三个月以来关于小宝的成长记录,不得不感叹三岁以后的语言进步真是大不一样啊!不过,再往前回想,我似乎也感叹过一岁半以后真是进步飞快啊,两岁以后真是每天一个样啊,两岁半以后每天都有新惊喜啊!

的确,孩子的成长固然有很多表现方式,身体发育、大动作、精细动作等,但是,语言的习得和进步,却给我们带来一种特殊的感受。它从孩子的嘴里跑出来,穿过我们的耳朵,能够抵达我们的内心。这个奇妙的过程,我很享受。

那些“碎碎念”

能够非常准确表达自己的意见,而且开始“长篇累牍”:

妈!我给你提个条件啊!你总是这样叫,爸,妈!你看,我都跟你学了!你以后不要这样叫:爸!妈!你要这样叫:爸爸!妈妈!听到了吗?像我这样叫啊!叫爸爸妈妈,不要像你那样说:爸!妈!

她的小唠叨,帮我们除掉坏习惯:

妈妈,你别看手机了,你给我讲故事,行吗?爸爸怎么总是看手机啊?姥爷,我一进来你就在看手机,我可不开心了!姥姥,妈妈说了,我们以后都不看手机看iPad了!姥爷,我们以后都不看手机看iPad了!妈妈,我们不是说好了的吗?我们以后都不看手机了,对吧?那你不看了好吗?我们一起玩游戏,好吗?妈妈?

没有人搭腔,也能自说自话自己嗨:

妈妈,我看看你的包里有什么啊?啊?有两支笔,妈妈你喜欢哪支啊?啊!都送给我!太谢谢你了!我可以画画呢!还有一个贴纸呢!哦,这是我送给你的贴纸,你一直贴在包包里呢!你怕弄丢了我骂你吧?我给你贴回去了啊!你还有个大梳子呢!我给你打扮漂亮,给姥姥姥爷看一看!还有画画的纸啊!还有个围脖,还有……

以前对不能面对面交流有障碍,现在似乎爱上打电话:

爸爸,你下班了吗?怎么还没到家啊?我好想你啊!爸爸,你那里很冷吧?我都听到大风吹了。我们没吃饭,还在煮呢!爸爸你快回来吧!嗯嗯嗯嗯,好的,快点回来啊,挂了啊,嗯嗯嗯嗯。挂了,拜拜。

那些“神回复”

经常,我们会被她的回复“吓”一跳。这种“吓”,是在告诉我们,不能低估孩子的理解和表达能力,更不能随便顺口敷衍她。

她走到姥姥身边问:姥姥你表现好吗?你表现好我就送你一个礼物。正在做饭的姥姥回答,我表现不好。她立刻道:你还说你表现不好,你做的饭那么好吃!姥姥笑了,这小家伙还真不好对付呢。

下班回家,我抱着她赞道,你真是一个好宝宝啊!她回道:我又没给你惊喜!那一刻,我更加理解了那些育儿专家的话:表扬孩子一定要具体,要表扬她的努力过程,而不是结果。

朋友给了我一盒马油,小宝问我是什么,我如实回答。她立刻问,为什么是马油啊?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她又问,你不是属羊吗?怎么用马油?用羊油才对!

想让姥爷帮忙打开一个游戏,姥爷推说,不会。她立刻一板一眼地教训姥爷:你不会你要学啊!姥爷说,我学不会。她更来劲儿了:你怎么学不会啊?你不光要有决心,还要有耐心!

把小狗狗码一排,再把水果玩具一一切好,每只狗面前放一块。然后对我们说,它们是印度狗,它们都是印度狗。为什么啊?因为它们都直接用手吃饭。之前,她不愿意用筷子和勺子,总是用手抓菜抓饭。我告诉她,你又不是印度人,印度人才用手抓饭。

有一天晚上睡觉前,她突然搂着我说:妈妈,你能不能不说爸爸了啊?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她又道:你总说爸爸他多伤心啊!他上班好辛苦的,你还说他,他难过了,就不跟你玩了,你是不是就很孤单了啊?这句话还真是让我无力反驳啊!

听说妈妈腰疼,立刻道:我长大了还是当医生吧!我说,谢谢你啊。她说,可是我本来想当的是舞蹈家和歌唱家。我说,那你当不了了怎么办?她说,其实我最想当的是帮助家,就是能够帮助别人的人。

谁也没有料到,她已经开始思考人生:妈妈,是不是我长大了,你就老了啊?我说,是啊。她又问:你老了会是什么样子啊?我说,应该就是姥姥那个样子吧。她看到我的拖鞋坏了,立刻道:妈妈,等我长大了,给你买双新的拖鞋。我刚要表示感谢,她就说:买那种老人穿的拖鞋。我的微微皱眉她也察觉到了,马上又道:你放心吧,也好看的,你喜欢的红色。好吧,除了谢谢,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那些“坏毛病”

如果说之前的语言习得,是希望她学得越多越好,那么现阶段,则要分清界限了,要告诉她哪些可以学哪些不能学,哪些时候可以这样说,而其他时候不能这样说。

最近常大喊:不要姥姥!不要姥爷!只要有人让她有稍不如意的地方,就会这样大喊。某天晚上,我认真地和她谈了谈。我说:如果爸爸妈妈说不要你,你会怎么想?她说:我好伤心啊,我是你们的宝宝,你们怎么能不要我了呢?我说:所以啊,你对我们发脾气的时候,你不愿意洗手刷牙睡觉的时候,我们都没有说过不要你啊!如果我们都像你一样,常常对你喊不要宝宝,你会怎么办?她轻声对我说:妈妈对不起!我摸了摸她,告诉她:知道错就好,以后别说了啊。她说,我以后再也不说不要妈妈不要爸爸不要姥姥不要姥爷不要阿姨不要舅舅了!这一句承诺,把之前说过的话都概括进去了。

第二天晚上,玩踢球游戏。没有球门,她边说“有了有了”,边搬来两只小凳。姥爷想一起玩,她不肯,又嚷:不要姥爷!姥爷转身回房间了,我们批评她,我建议分两队一起玩,我和姥爷对阵她和爸爸。她听后立刻回房间请姥爷:对不起姥爷!你和我们一起玩好吗?你和妈妈,我和爸爸!你们是徐家军,我们是任家军。

不久前发现另一个现象,和她商量什么事情,她总是会把其中的动词挑出来,后面加一个“屁”字,而且还洋洋得意。例如,我说你选一双鞋子吧。她会说,选个屁呀!爸爸说,你去看看那边有没有?她说,看个屁啊!说完,看我们的表情,呵呵直乐。

原来是听到大孩子们这样说,立刻记住了,并开始模仿了。于是告诉她,这样说不文明。又把她喜欢的动画人物代入,编了几个关于文明用语的小故事,告诉她,就算不愿意接受别人的提议,可以直接拒绝,但不能无理回答。

最近,没有听到她再这么说话了。我知道还会有别的“坏毛病”出现,但我并不担心,这是一个过程。我们这些大人也都在学习的过程中。

  2015 年第 4 期 总第 32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7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