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除以”和“战无不胜”
北京语言大学  安青阳

昨天(2015年2月24日)晚上在小区散步,遇到一位相熟的朋友。他问我“除”和“除以”有什么区别,为什么有区别。这是他上小学的孩子问他的,结果被问住了。我便一边举例一边跟他解释。以“8÷4”为例,8是被除数,4是除数。读的时候,被除数读在前用“除以”,而除数读在前则用“除”。也就是说,“8÷4”既可以读作“8除以4”,也可以读作“4除8”。那位家长朋友似乎记住了,可是又说,怎么记住这个弯弯绕呢?我只好又从字义理据来发挥,以证明语言学教授确实有一定的“水平”。我告诉他,这里的关键就是对“以”的理解,“以”就是“用”或“拿”的意思。这种用法在成语、惯用语中很常见,如“以一当十、以次充好、以毒攻毒、以理服人、以貌取人、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和“数以万计、嗤之以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等。“8除以4”就是以(用)4来除8;“4除8”实际是“以(用)4除8”的意思,“以(用)”没有在字面上出现。也就是说:8除以4=以4除8,“以4”可前可后。听到这里,他“噢”了一下,似乎更明白了。他归结到:先说前面的数,就是“除以”;先说后面的数,就是“除”。但最后又说,一个意思,为什么偏偏要颠来倒去地用两个说法呢?到了这种情况,我就不敢再延伸(如“以理服人”≈“晓之以理”、“嗤之以鼻”≈“以鼻嗤之”),大谈什么古代汉语中“介词+名词”结构的位置问题了。我担心,他回到家,可能还是有些迷糊,因为归结到“先说”和“前面、后面”这类,最终靠的还是记忆。

这使我想起我在小学时候曾遇到过同样的困惑。我也一直没怎么搞清楚“除以”和“除”的关系问题。一晃,四十来年了,这种困惑仍然“在民间”。

与此相关的是“决定”和“决定于”。记得念初二时有一门政治课叫“科学社会主义”,那真叫个抽象,让初二的学生理解“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空想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掘墓人”,真是伟大的创举。我记得那时家里连红薯(我们当地叫山芋)都不够吃的呢。其中谈到“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又说什么“生产关系决定于生产力”。老师翻来覆去解释两者的不同,因为县里统考的时候经常出这类题目。最终我也没怎么明白其中的主动被动关系,虽然二十多年后走上了语言学研究之路,经常在考虑什么“以”呀“于”的之类表达的意义和用法。现在只要一想,当时的头痛仍在隐隐发作;正如我现在一想到宇宙在膨胀,头脑就发胀。

知识传授,为什么要在这种语法和词义中打转转呢?也许那个年龄段,并没有发展出相应的理解力,还难以理解其中的逻辑关系。对小学生初中生来说,即便当时背下来了,又能有多大作用呢?知识传授、语言学习,应该考虑特定成长阶段的认知能力吧。

记得小时候还有一个表达也困扰我好久,就是“战无不胜”这个词。这个词理解起来,意思似乎很简单:战斗,没有不胜利的。也就是说,十分强大,可以战胜一切。那个时候,墙上到处刷大标语,有一句很常见:“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池莉有部长篇小说《来来往往》(作家出版社,1999),其中有句话就记录了这样的历史:“康伟业不敢正面看着李大夫,他把目光放在医务室的白墙上,那里有一幅油漆斑驳的大型标语: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

然而,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时一直不能理解:既然“战”了,却“不胜”,怎么能用来歌颂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伟大思想呢?当然,我在理解时忽略了其中的“无”,没有将“战无不胜”当作双重否定表示加强肯定来理解。还记得当时的语文考试,也有一次用这个词来造句,大家似乎造的都是这句话,没有其他地方的“战无不胜”。现在想想,除了当时我的知识极度贫乏之外,或许还与孩子时期的理解能力有很大关系吧。

从“除以”到“战无不胜”,还有“决定于”,是否有一些值得深入思考的东西呢?孩子,毕竟还只是个孩子,他们的知识结构、思维能力、认知水平,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承受这种弯弯绕的说法?什么时候开始可以较好地理解这种弯弯绕的表达方式呢?似乎需要做一些充分的调查和研究。

现在的孩子也许很聪明了,这些都不成问题了,不像四十来年前那个时代的我们,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有脑筋急转弯的作用。但是否还有许许多多新的“语文”难题潜藏在各个角落,在不停地给他们使绊子呢?

  2015 年第 4 期 总第 32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7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