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烹饪指南中的“门当户对”现象
北京语言大学  马文津

一件事,几样说。比方说,妈妈教女儿做饭,需要用到鸡蛋了,妈妈会说:“打俩鸡蛋进去。”但如果女儿看菜谱,很可能会看到“鸡蛋二枚搅散入锅”这样的句子。同样的操作程序,妈妈和菜谱的说法差别很大。因为每种说法,都是在特定的表达意图、交际场景、传播方式、表达形式中实现的,其中一个因素变了,我们说的话往往也要发生变化,这样的交际才和谐。下面我们来看看,表达特征“门当户对”的要求是怎样影响语言表达的。

人们谈婚论嫁时喜欢讲究个“门当户对”,为的是男女双方在各方面能够相配,从而保持一种和谐的婚姻状态。其实,语言中也存在“门当户对”的现象,比如同一档电视节目中,环节不同,表达意图、交际场景和交际方式不同,使用的句子也就有了很大区别。我们就以《天天饮食》这档节目为例,来看看同一节目不同性质的环节中,在说明操作程序时句子使用的差别。

《天天饮食》是一档以现场介绍烹饪方法为主的生活服务类节目。节目分为两个环节,第一个环节中,厨师现场演示做菜,主持人与厨师对话,增强了节目与观众的互动。第二个环节则以独白的形式公布菜谱,方便观众记录。我们把第一个环节称为“对话式指南”,第二个环节称为“独白式指南”。在这两种操作指南中,同样的操作步骤,说法是不同的,例如下面这两个句子:

(1)我们要把这点什么呀,这点花椒辣椒我们要搁上去了。

(2)将刀口花椒、辣椒和蒜蓉铺在上面。

水煮牛肉有一道浇汁环节,厨师需要先将花椒和辣椒铺在牛肉上,之后浇上热油。例(1)是对话式指南中厨师向主持人及观众介绍浇汁环节时使用的句子,而例(2)则是独白式指南中使用的句子。虽然这两种指南都是为了指导节目观众完成某个具体任务,都属于操作指南,但对话发生在实际的烹饪过程中,观众亲听亲见,现场性和互动性都很强,而独白已经脱离了具体的操作现场,我们听到的独白,其实和平时看到的菜谱是差不多的。

我们大体上有种感觉,就是例(1)很亲切,很好懂,例(2)有点“端着”。在对话式指南中,虽然观众并不能真正地和说话人直接交流,但是主持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观众和厨师交流,这样观众在心理上感觉更接近厨师,所以厨师作为指南中指导的一方也就可以使用一些通俗的、不太正式的表达。但是独白式指南中只保留了指导者,这相对拉远了观众与指导者的距离,因此表达也变得正式起来。

这种表达特征的差别反映在语句的使用上,就是句式选用的不同和句子中词语的差别。其中句式的差别是最容易发现的。在观察例(1)和例(2)时,我们一眼就能看出,对话式指南(1)中用的是“把”字句,而独白式指南(2)中使用的是“将”字句。

我们在交际的时候会考虑到我们交际的目的、场景和对象等等。这些因素会促使我们凭自身的语感去选择不同的表达形式。这些形式的内部是怎样实现表达特征的“门当户对”,它们又是如何适应使用环境的?现在我们就来具体分析一下例(1)和例(2)。

“把”字句是常见的口头语表达,有学者通过对比《茶馆》的剧本和话剧表演,发现剧本中不用“把”的句子,演员在演出中却往往说成“把”字句。(见张伯江《以语法解释为目的的语体研究》,《当代修辞学》2012年第6期)这正说明了“把”字句具有较强的口头语特征。如果我们进一步观察同期节目中其他的“把”字句就会发现,出现在对话式指南中的“把”字句,除了容易出现口头语中的插说、重复(“这点什么呀,这点花椒”)以外,还常常使用带有方言色彩的动词结构,比如例(1)中使用了“搁上去”而不是“铺在上面”。更有趣的是,还有一些“把”字句与口头语中经常出现的“给”配合起来使用。比如例(3)就是这样:

(3) ……靠这个水把它(指调料的香味)再给托出来。

我们还在另一期节目中(5月29日《天天饮食》)发现了这样的例子:

(4) 把这个豆嘴儿直接给它给焖熟。

例(4)中第一个“给”后面的“它”指的是“焖熟”的对象“豆嘴儿”,显然,例(3)中的“给”和例(4)中的第二个“给”是不一样的。它们直接用在动词结构的前面,帮助谓语部分来突出动作的结果——“托”导致香味“出来”,“焖”导致豆嘴儿“熟”。这样的“给”在北方方言,特别是北京话中很常见,口头语色彩很鲜明。但是,在同期的烹饪节目中,我们并没有发现“将”字句与“给”配合使用的情况。而且,这样的现象并不是巧合,我们检索了北京口语语料库,一共发现了137个和“给”配合使用的“把”字句,而和“给”嵌套使用的“将”字句依然是0个。这说明“将”字句不具有口头语色彩,或者口头语色彩很淡,因此“给”会和“将”字句发生表达特征上的冲突,它们“门不当户不对”,不能配合使用。

现在我们可以发现,句子成分的表达特征是“门当户对”的,它们和句式的表达特征也是和谐一致的,像例(1)中的“把”字句,它使用了“这点什么呀,这点花椒辣椒”和烹制现场的实际的花椒辣椒建立起联系,并且使用方言色彩很浓的动词“搁”,还可以与“给”配合使用,形成像例(3)、例(4)这样地地道道的大白话。例(2)也是这样,“将”字句中名词短语“刀口花椒辣椒”前面不再出现代词“这”,已经是泛指的了,并且用了比较中性的动词“铺”。再一个,例(1)中使用了“了”来说明我们放花椒辣椒的动作即将完成,而例(2)的“将”字句由于脱离了具体的烹饪现场,就不再使用这样的成分了。

这样,表达特征不同的句子,自然会出现在不同的操作指南中。对话式指南和独白式指南的交际场景和互动程度都不相同,所以它们的表达特征也不一样。“把”字句更为通俗,而“将”字句更为正式,因此一件事,两样说,相同的操作程序在不同指南中的说法截然不同。

由此可见,句子内部的各个成分在表达特征上“门当户对”,形成了一种和谐的状态,并且使句子的表达特征能够适应篇章的需要。这正是烹饪指南甚至其他性质的篇章中表达和谐的体现——语言的单位不论大小,它们的表达特征都应该保持一致或至少不冲突,这样的表达才是和谐的,它们必须在这样的基础上“谈婚论嫁”,结合在一起发挥功用。

我们已经讨论了为什么“把”字句更能满足对话式指南的需要而“将”字句适合在独白式指南中出现,但是不是所有的“把”字句都出现在对话式指南中,而“将”字句都出现在独白式指南中呢?

我们调查了三期《天天饮食》中出现的“把”字句和“将”字句(为了降低个人用语习惯的影响,这三期节目中有一位中年男嘉宾、一位青年男嘉宾和一位中年女嘉宾,主持人没有更换),一共发现了完整的“把”字句50句,不完整的“把”字句1句,完整的“将”字句6句。这里说的不完整,是指在口头表达时句子说了一半,谓语部分还没有说出来,就转到其他话题上的情况。除去10例进行评论的“把”字句,我们发现,剩下的40例“把”字句全部出现在对话式指南中,而“将”字句只有1例出现在对话式指南中,83.33%的“将”字句都出现在独白式指南中。

观察表格中的数字可以发现,即使“把”字句和“将”字句在对话式指南和独白式指南的中的分布不是截然对立的,但它们其中的大部分也是差别显著的。在我们调查的三期《天天饮食》节目中,说明操作步骤的“把”字句全部出现在对话式指南中,而绝大部分“将”字句都出现在独白式指南中。

而且,这些“把”字句和“将”字句中的句子成分之间,也依然保持了表达特征的和谐。“把”字句的成分都很通俗,而“将”字句的成分较为正式,而且不使用“了”来表明动作的完成或事件的变化。

上面的分析说明了“把”字句常常在对话式指南中出现,而“将”字句常常在独白式指南中出现。它们内部的各个成分之间、内部成分和句式本身之间在表达特征上都是一致的,这样才能与语篇的表达特征相匹配,从而建立起各级语言单位之间的和谐关系。我们平时讨论一段话语的性质时,常使用一些笼统的概念,比如口头语或书面语,然后就在这样概括的基础上对词汇或语法问题进行研究。但实际上,如果我们把像《天天饮食》这样的节目中的话语记录下来,我们就会发现,这同一档电视节目中,如果具体的表达意图、交际场景、交际参与者数量发生改变,那么表达形式也会变化。如果我们还是把这样的话语简单当作操作指南进行统计和分析,就可能会忽略一些问题,还可能扩大分析结论的适用范围。

语言表达,不论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语言表达,还是正式场合中的语言表达,都是具有系统性的。它有大的系统,也有局部的系统。无论是怎样的一个系统,它们之间的成分及其关系都得和谐相处,都得相互配合,都得相互约束。我们的语感在时刻提醒着我们如何准确地使用语言。教外国学生学汉语,或者教中小学生语文,是需要帮助他们建立起这样的意识的。语言的某一种功能可以有不同的表达形式,我们需要教会他们使用正确的表达形式,还需要教给他们究竟使用哪一种形式才合适。这些工作,都需要我们先对话语材料进行精细的分析。分析烹饪指南中的和谐表达就是一次小小的尝试。这样的尝试,还是很有趣味又有一定用处的。

  2015 年第 4 期 总第 32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7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