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我与日本留学生的生活
中国传媒大学  石  梦

在寒假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突然接到通知开学要接待一批日本留学生,而且要提前回校,提前做好活动策划。除了感到兴奋,还感到一丝头疼,原本的计划就这样被打断了。

还记得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去国家图书馆的那个早晨。我和舍友匆匆吃完早饭就跑过去了。到达汇合地点时,距我们约定好的时间还差两分钟。那时想去国图的日本留学生都已经到齐了,反而有几个中国同学迟迟未来。日本人向来比中国人严谨,在守时上更是如此。第一眼看到他们,“小鲜肉”这个词立马从脑海里冒出来,一群充满青春活力的“小屁孩”,我们这些中国学生都成了“暮气沉沉”的姐姐了。他们大都是95年出生的,只有几个学生大一两岁,他们的个头都像他们的国家一样小巧玲珑,第一次见到他们就好想摸摸他们的头,但我还是控制住了。由于日本学生太多,我们分组带着他们去坐地铁。

第一天开日本留学生和我们的见面会时,我还在回京的火车上呼呼大睡,所以那天见到他们时,我一个也不认识。还好本人的脸皮比较厚,分好组后就和那群小鲜肉聊了起来。我随身带了一个小本子,让他们把名字写下来,后来他们走的时候我再打开小本子,发现之后玩得比较好的,还是这几个孩子。他们的汉语确实不太好,正常的交流也是有点困难的,汉语不行,就用英语。发现我们说的是中式英语,他们说的是日式英语,更是两种不同的“语言”,还不如用汉语交流得痛快,可见标准发音多么重要,想让孩子学到标准的英语,促进中外交流,学校还是不要吝啬几个钱,请个好一点外教很重要。还好日本的祖先没有自己发明文字,用的是汉字,虽然后来改成了假名。当日本学生没有听懂时,我们就写下来,我们基本上就能交流了。之所以说是“基本上”,是因为有时候他们会在我们解释了很长时间后,问他们懂不懂,他们会说懂,虽然他们没听懂。他们会觉得你解释很长时间,他们要是听不懂,会觉得很抱歉,所以就说听懂了。和他们接触没有多久你就会发现他们的“谢谢”几乎是不离开嘴边的,每一件事都会对你说一声谢谢,即使是很小的事情。到国家图书馆后我们就和日本学生分开行动了,也是在那时,我认识了一位非常认真的日本小孩大桥良生,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和宿舍的另一位同学和他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从大桥那里我知道几乎每一个日本大学生都要自己打工的。一周有那么三五天,下课后他们跑到自己工作的地方,工作三四个小时,他们用自己打工的钱租房子、吃饭、交学费。日本孩子比中国的孩子独立,仔细想想,确实也没有几个国家的父母比中国的父母更娇惯孩子的了。

和日本学生相处只有短短的三个星期,每一天我们都很开心,都值得我们怀念。很庆幸这次能接待他们,希望到下一次日本樱花开放时我能和他们在日本相见,谈谈他们在中国的这段日子。

  2015 年第 4 期 总第 32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7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