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口头禅和其他
——语言学笔记
于根元

再说口头禅

口头禅可能也会有发展。我近来发现一种新的口头禅:“你知道吗?”例如:“我刚出去一会儿,你知道吗?你就来电话了。你知道吗?我回来一查是你来的电话,我赶紧回了。你知道吗?我刚出去买了五个馒头,你知道吗?就赶紧回来了。你知道吗?”又如:“那个邮件版本我的邮箱不能兼容,你知道吗?我打不开,你知道吗?打开都是乱码。你知道吗?”我发现上面那些都是中年女的说的,不论文化程度高低,说的还挺熟练,大概说了有些日子了,我发现得比较晚。这样的口头禅,或许还有撒娇、抱怨的成分,但是一说得多了,很多场合都说,不说张不开嘴,也就兼有了口头禅的成分。可以说,这样的口头禅,是有一些实在意义的。这样的口头禅大概有个虚化的程度和过程。这样的口头禅在熟人里说,在可以说话比较随便的人里面说。同样说的人,碰到陌生一些的或者说话不宜太随便的人,也就不怎么说了。口头禅也分场合。

还有一种是“应该讲”。大概意思如:“这个讲话,思路应该讲是清晰的,措施应该讲是有力的,办法应该讲相当具体,步子应该讲也很大,态度应该讲很积极,我们听了应该讲很高兴。”“应该讲”,可能给人一种委婉和分寸感,这里一说得多了,也似乎兼有了口头禅的成分,实在意义还有。这是中年男子说的。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当官的或许过去当过官,话里似乎还多少有点儿官腔。

口头禅大概也分程度,也分层次。这些口头禅还有一些实在意义,比那些没有多少实在意义的哼啊哈还是有些不同。口头禅大概有些并不单一,有的例如还兼有些官腔。

繁和简

1983年5月4日到9日中国语言学会在合肥市举行第二届年会。那时候我在秘书组工作。我向朱德熙先生收他的论文打印稿。他给了我说:里面有一个小地方要改一下。又说:不改算了。我那时候觉得朱先生着意在大的方面的新见,没有公开发表的稿子的小地方不很较真。我在《中国语文》编辑部工作的时候,校样一般给本所的作者看一下。李荣先生在校样上面改得挺多,有时候在三校样上还改得挺多,编辑部有人对他这一点颇有意见。我担任《中国语言生活》的主编了。有些作者的稿子我加工完了,他又来了个修改稿,我又得再加工。

近些年来,我自己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自己的稿子看了又改看了又改,有些地方暂且不改也就算了,留待以后有机会再说了,有些地方好像还非改不可。有些地方改了还不满意,总觉得情况很复杂,我使用汉语怎么说也说不清楚似的。后来我觉得,跟知音说起来,话很少,很投缘。跟将要达到这个层次的人一说他就醒悟了,话也很少,也很投缘。跟层次低很多的人说起来就很费劲,有时候话很多好像也说不清楚,只好请他看看一些参考书以后再说;有时候对方要跟你辩论,你只好说各自先保留自己的意见吧。跟层次比我高很多的人在大庭广众之下似乎有很多问题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在人少的场合对方又比较随和的我说起来话又很多。

有时候有这样的情况:有时候我发现了一个新见,连带有很多认识要调整,接连好多天我都在调整认识。在这些天里,我改动得就比较多。这样的情况也不会持续很久,不持续的时候可能进步不很大,也可能在酝酿更大的进步。调整也只是一些方面,有很多方面还会有不足和疏漏。层次提高了,也不是都提高了,有的地方高了有的地方可能还很低。但是总的是提高了。

在一次会上有人发言说某个上面说了:语言规范总比不规范好。我觉得某个上面可能缺乏层次方面的认识。在低层次上认识清楚了表达也没有毛病了,到了更高层次上可能一下子认识不是很清楚,表达也不会很顺畅,说话很多,甚至说话出现不规范的现况,但是人家毕竟是提高层次了。在基本上是同一层次的提高之后,会认识清楚了一些,说得也简明了一些,再到更高层次上可能又要这样来一遍。

我有了这些认识之后,也容易将心比心。有时候有的杂志或者研究生院要我审稿。有的时候,我说可以发表或者答辩,不需要修改了,不过也有些可以现在不改的不足或者疏漏。同样,我也进一步理解了:不要看到人家的一点低层次的不足和疏漏就不依不饶或者沾沾自喜,要看到人家总的层次是很高的,或者在看到人家总的层次是很高的背景之下来谈那些不足和说漏。也进一步理解了:一般情况下以人家后来的认识为准。

  2015 年第 4 期 总第 32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7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