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沉浸式教学在对外汉语课堂教学中的应用
洛阳理工学院  李  俏

我从事对外汉语教学到现在已经有五年时间。在课堂教学中,我经常采用沉浸式教学与任务型教学。这两种教学方法在对外汉语教学中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2008年,英国学生夏令营来中国昆明学习汉语,十天的体验时间,的确非常短暂,日程安排也很紧张,学生们有任务,需要学会一些汉语语法,并且最后要有一个演出。我被分到第二组,有15个高中学生和他们的老师60岁的Peter,大家有一定的汉语基础。怎么办呢?怎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好这么多东西?在上了两节课之后,我想出了一个办法,先为他们写一个剧本,把我们要学习的汉语词汇、语法知识和文化融到剧本里,让同学们一边学习语言,一边学习表演节目。我们的节目除了有故事和剧情,还有唱歌、跳舞,同学们穿着中国的传统服饰和少数民族服饰,说着中国的语言,感受着中国的古老、神秘和丰富多彩。当我们去服装店借中国服饰排练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有一位第一组的初中同学很忧伤地来到我跟前,用英语对我说:“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试穿中国传统的衣服?”因为他不是我们组的同学,我耐心地告诉他:“很快,你们老师就会带你们去试穿衣服的。”后来,他们老师在同学们的要求下,也学习我们,带着他们去试穿中国的衣服了。同学们都认真地排练节目,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节目获得了很大的成功。那天,云南大学的校长、留学生院的院长、英国代表团的老师、云南大学很多大学生、云南大学附中的很多高中学生也去看我们的节目,台上表演着,台下笑声一片。作为幕后导演和策划,虽然很忙碌,但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我真心为中国的语言文化能够被大家看到感到欣慰。

除了假期短期项目班,自2007年下半年开始,我主要负责班级授课,负责汉语第二级上的课程,学校的选课方式是学生选择老师,相同的课程都有几位老师在上课,学生可以自由选择适合自己的级别和老师。2007年由于是第一次开始专职教师生活,我教汉语口语,和我搭班教综合汉语的陈老师是留学生院上课最好的老师,我当然有压力。首先,我是第一次来上课,没有名气;其实,我虽然以前教过留学生,但是没有长时间地带班,经验也不足。第一次上课,有四位同学选择了去听我的课,我很高兴,也更加努力,很认真地提前备课,一个星期以后,已经有15位同学选我的课了。

有一件事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那就是,上课第二天的时候,我向同学们布置了作业,希望第二天可以看到他们做的作业。第二天我上课的时候,检查他们作业的情况,同学们都没有做。我委婉也直接地说:“在我们班学习,是需要做作业的。如果不想做作业,可以选择别的班级。”一位韩国女生问我:“老师,你教别的班没有作业吗?”我微笑着说:“不,我不教别的班级。”第二天,我一早来到教室,看到课桌上整整齐齐地放着同学们的作业,我觉得很满意。我们在一起愉快地学习了一个学期。我对他们要求很严格。每天布置作业,检查作业,改作业。在课堂上,我们经常用学过的词语口头连短文。有一次,我们学了和生病相关的词语,比如说:医院、医生、护士、发烧、咳嗽、打喷嚏、感冒、打吊针等,我请同学们当堂练习连接成短文,于是一个故事开始了:有一位大学女生生病了,去医院看病,她的症状是呕吐、咳嗽、发烧,医生让她去做检查,不是感冒,再检查之后发现她怀孕了。(此时学生已经笑成一片,故事在曲折中被学生饶有兴致地串联着)因为她身体不好,医生说如果流产,以后都不能生孩子了,后来她还是坚持把孩子生下来,但是她的男朋友不愿意负责,因为这件事选择了和她分手,所以她只好自己负责养育孩子。因为这个孩子是私生子,大家都不喜欢他,最后的结果是发配到非洲去当苦力了。我们经常在课堂上用学过的词语串联故事,并且让学生自己用学过的词语每天写日记。

在课堂上,我们还学习唱中国歌曲,那个时候,阿牛比较流行,大家非常喜欢听他的歌,因为很欢快,我们学了一些欢快的歌曲,比如说《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浪花一朵朵》《桃花朵朵开》《掀起你的盖头来》《青春舞曲》,还学习了当时比较流行的《美丽的神话》,大家很喜欢,因为里面的爱情,同时也因为歌词是汉语和韩国语,所以大家很喜欢。当年在国内的中国学生中间也非常流行陈楚生的《有没有人告诉你》,这首歌的基调比较忧伤。在学期最后,我请他们写短文,把自己写好的在中国生活的短文录制成录音,做成听力,发给每位同学,请同学们在课堂上听和练习。人有很大的潜力,这是真的。同学们在写短文和录录音的时候,正确率出奇的高。给我印象很深的是波兰女孩儿谢兰芬,她写了快1500字,竟然没有一个语法错误,并且读音非常标准。这是谢兰芬的听力录音:

我在中国当模特儿
作者:谢兰芬
字数:1494字 语速:186字/分钟 用到的新词:30个

在欧洲的时候,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从来中国起,我感到我很不平常。因为路上不少人看我跟看博物馆的展品一样。有些人交头接耳:“你看,外国人!”小孩子看着我哭起来,即便我总是对他们笑。也许每个在昆明的白颜色的留学生和我一样有相同的经历。

有一天,我跟我的波兰朋友一起去Manderin书店,他俩在楼上找着中文书,我在外边看着杂志。这时候,两个中国人和一个欧美人向我走过来,一个中国女的先问我:“会说汉语吗?”我答应:“会,不过说得不好!”然后她们用汉语和我说话,那个欧美人把她们说的翻译成英语。中国人先问我:“周末有没有空儿?”然后欧美人用我听不懂的英语说一遍同样的话。这个问题我觉得非常奇怪,因为我并不认识这些人。我说:“由于我还没有计划,所以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告诉我,他们希望我参加什么,我不清楚“什么”是什么,而且还要付钱给我,她们的外国朋友告诉我这是一个exhibition,但是我并不明白是什么展览,她除了这是一个exhibition以外,什么都不能翻译。我想了一下,可能因为我的英语不那么好,所以我听不懂她的话,我叫我的朋友们,因为他们不但说英语,而且汉语说得比我好多了。我不明白中国人想要什么,我的朋友们一定可以明白。Bartosz 和Honorata过来了,可是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要我参加展览。

为了给我们说明他们要我做什么,中国人邀请我们去他们办公室,我们有点儿怕,可是我们更好奇,来到这两个中国人的办公室,我看到里面有很多模特儿的照片,看样子他们的公司是个模特公司,我猜他们是要我周末的时候当模特儿,不过我一直都不知道exhibition是什么意思,他们让我试穿了红色的旗袍,又让我试穿了太紧的高跟鞋,他们也给我照了几张相片,然后一个重要人物过来了,中国人让他看我的相片,他看了就说我漂亮,适合展览,中国人很高兴,因为他们觉得他们需要的西方模特儿找到了。原来欧美人是意大利人,她也会在这个exhibition当模特儿,她大概已经参加过这样的一个exhibition,因为她知道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她告诉我,在exhibition的时候,我们俩只要一边笑一边走,或者一边笑一边做,让人看我们,让人照相片。听起来这个工作很容易,收入也不错,所以我告诉他们我要考虑一下。星期四他们给我打电话时,我一定告诉他们我想不想去工作。我考虑了三天。一方面,我想参加这个神秘的exhibition,因为收获一定很大,可以说汉语,可能交新的朋友;另一方面,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相信这两个中国人和意大利人,我问每个家人和我的朋友们怎么办,每个人想出来了不同的办法。最后我给意大利人打电话,因为我只有她的电话号码,我在电话里告诉她我不要去工作,也请她告诉中国人我的决定。

星期五下课了以后,我想去食堂吃午饭,但是那两个中国人站在云大留学生院的门口,原来她们在等我,这个情况让我很意外。中国人看见我就跑过来,请我参加展览,因为她们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别的高的西方女孩儿,她们跟一个公司签了合同,所以她们必须找到一个女孩子。她们看起来很紧张,有很大的问题,所以我想帮助她们。我同意去exhibition工作,我却有一点儿害怕,因为我不相信我不认识的人,而且她们说的听不懂的话。那么,我请我的朋友陪我,虽然他们很忙,但是同意当我的保镖。我们到了这个exhibition的地方,我才知道exhibition是什么意思,原来是昆明国际会展中心里的展览,我是在一个制造木门的公司的展区工作,我确实只需要站着,笑着,走着。星期五我穿着旗袍,星期六和星期天穿着婚纱,我不明白木门跟婚纱有什么关系,但是看展览的人认为我的影响非常好,谁都想跟我一起拍照片。听起来不是很有意思的工作吗?虽然听起来有意思,但是让我全天笑,我很累。

在中国,我确实有很多机会,可以让我有认识新的东西,有做新的事情的机会,我试了当演员怎么样,当模特儿怎么样,现在我在等着下个中国人的建议。

时光飞逝,一个学期结束后,我们学到了很多,到第二个学期,同学们直接跳了一级,去到了高级班。作为和他们一起学习的汉语老师,我心里很满足。

2008年,又是一个新学期,我开始和新的学生们学习汉语,他们来自美国、意大利、保加利亚、多米尼加共和国、印度、越南等,我们在一起度过了开心的日子,一起学习汉语,我会布置作业让他们唱中国歌,同学自己在课后练习,带着自己的吉他来教室给大家表演。我们一起在昆明玩儿,去翠湖看海鸥,玩儿游戏,打保龄球。直到现在,我们还经常在Facebook 上互相关注,彼此询问近况,有几位同学经常在中国工作,比如木兰后来在沈阳教汉语,2015年又会来中国;Renzo已经在昆明六年了,现在在昆明工作,读语言学研究生,还开了一家英语培训机构,是昆明外语协会的副会长。

2008年下学期,我的班里来了德国、日本、韩国、美国的同学,我经常让他们分组说汉语,我会在旁边指导,这样,他们就能快速提高。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德国的老太太,Milvi,她70岁了,个子很高,胖胖的,她会说很少的汉语,但是她每天都来上课,从来没有缺过一次课。我曾问过她:“你为什么来学习汉语?”她说:“我想听听这个美丽的语言。”我很感动,真的很简单,她只是想听听这个美丽的语言,虽然她老了,学得也慢了,但是她简单的心让我感动。我们是个小的班级,但是我们有力量,元旦晚会,请看,我们在唱《美丽的神话》。

2009年5月,我回到昆明,这时,从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来了一组同学,来中国学习三个月的汉语。我是他们的负责老师和汉语老师。我们开始了在中国的学习和旅行。我们和中国学生一起去大理、丽江,感受中国少数民族风情。有一次,我们学习水果,我拿了火龙果给他们看,欧如森问我:“这是什么?”我说:“这是火龙果。”他说:“火龙是什么意思?”我说:“火龙的意思就是fire dragon。”他说:“那在中国,龙很厉害,我想改名字叫欧火龙。”我对他表示支持。后来,他在外面,每次别人问他,你叫什么名字的时候,他都会说:“我叫欧火龙。”中国人听了就会笑。他不知道为什么,就又问我:“Lily, 为什么我告诉中国人我叫欧火龙,大家都会笑。这听起来给人什么感觉?”我说:“听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感觉到一种水果。”他晕了,他再次请求我给他一个很炫的中国名字,我想了想,对他说:“那你就叫欧耶吧!”他知道了欧耶的意思,非常高兴地接受了。以后他就用这个名字直到他去中国公司找工作。有一次他去公司找工作,面试的经理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说:“我叫欧耶。”经理笑了,并且之后的好几位经理都笑了。他最后只好又换成了他最开始的名字“欧如森”。现在,我们还联系彼此,刘瑞现在在俄克拉荷马大学读法学硕士,他结婚了,娶了一位非常美丽的美国女孩儿。欧耶在俄克拉荷马诺曼的石油公司上班。刘瑞2015年打算来中国天津、厦门或者香港工作。

沉浸式教学在对外汉语教学中的应用,使学生们更快更好地习得了汉语,是语言教学中值得推广使用的方法。

  2015 年第 4 期 总第 32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7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