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给玩具取名,跟玩具说话
河北大学  李胜梅

小宝的玩具、文具等等,我们家中的各种物件,小宝都爱给取个名字。

上二年级时,小宝可以自己用钥匙开楼下的单元门了,我就给她准备了一个小钱包专门用来放钥匙,小包上面有一个可爱的绒布小猫,“HELLO KITTY”,就是那个扎了蝴蝶结的小猫咪形象,她把这个小包叫作“Kitty”。小宝每天上学前整理书包时一般都要检查一下是否带了钥匙,但她说的话却是:“要带上Kitty。”“我的Kitty在不在?”放学回来,听到小宝的声音,我打开门,常常是先看到“Kitty”出现在我面前,晃着可爱的蝴蝶结,而小宝自己则隐在门后,跟演双簧似的:“Hi,我是Kitty,我放学回家来了。”等我跟这个Kitty打完招呼,小宝才从门后闪出来。有时小宝很开心,就一边欢快地跳着一边跟我说话:“妈妈,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说完这句还要补一句:“Kitty也是,她今天也特别开心。”这个小钥匙包,从二年级用到四年级,已经磨损出现了小洞洞又无法缝补还是像宝贝似的放在她书包里。

2013年暑假,小宝用牙膏盒做了一只小象,用手工卡纸做了两只大耳朵、一根卷起来的象鼻子,很是可爱,取名“象象”。“象象”是在保定那间拥挤憋屈的出租屋“出生”的,那个夏天带给了小宝很多快乐。回到南昌后,小宝很想念象象,常常念叨她,我千里迢迢把她小心翼翼带回南昌。这一年多,小宝常常跟“象象”对话。

一只毛绒小狗,取名“朵朵”,小宝常常抱着它,有时还跟我对话:“妈妈,朵朵来了,妈妈喜欢她吗?亲一下她吧。”说着,小宝抱着那只毛绒小狗往我脸上贴。

有了名字,这些玩具、用具等等就都有了生命,就是身边的小伙伴。KITTY、象象、朵朵,就像我们的家庭成员似的。小宝常常跟它们玩对话游戏。

前几天,小宝用黏土做成了一只小兔子,说:“妈妈,给她取个名字吧。”我随口应付道:“就叫‘兔兔’吧。”她觉得这个名字太一般了,说:“取个好听一点的吧。”我看了一眼那只小兔子,长长的耳朵是红色的,就随口说:“叫‘小红’怎么样?”她很乖地回答:“好吧,就叫‘小红’。”我也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她却认真了,后来每次看到那只小兔子,都要亲切地称呼她为“小红”,要跟她对话一番。

跟玩具玩对话游戏,不仅小宝喜欢,小宝告诉我,小学低年级的女生都喜欢,这是她们“00后女孩”特别喜欢玩的游戏。

在孩子们的眼里,大人的大鞋子大袜子总有无穷的乐趣,小宝也常常用自己的小脚在我的大鞋子大袜子里寻找乐趣。我有一双厚棉袜子,筒比较长,可以穿到小腿肚与膝盖之间,小宝有时穿着玩,因为长,所以觉得更有趣。“妈妈,这双袜子,就跟足球运动员穿的长筒袜似的。”后来再要找我这双袜子穿时,小宝就问:“那双‘足球袜’呢?”她已然给它取名为“足球袜”了。给家里的东西取了名字,说起来、用起来的确方便许多,不会指称出错。

可是我为什么就没有想到给家里这些东西取个名字呢?这也是成人语言与儿童语言的区别之一?

  2015 年第 5 期 总第 33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9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