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莫名,我就喜欢你
——记录语言,记录爱
中国传媒大学  刘艳春

我的女儿叫王莫名,小名叫莫莫。

回首莫莫的语言发展,的确表现出很多个性特征。所谓“个性特征”是指与我们以往所认识的儿童语言发展规律不太一致。其实有些“个性特征”也并非个例,比如,莫莫没有经历“独词句”,也没怎么经历“双词句”,就直接进入“多词句”阶段,我在好几位妈妈的宝宝语言成长日记中见到过相似情景;再比如,莫莫三个月会叫“妈”,六个月会叫“奶”,此后继续处于语言沉睡期,其他个别孩子也有类似情况。所以,我们以前阅读到的所谓儿童语言发展规律的总结,也只是个大概齐的情况,并不能涵盖所有。由此可见,语言个案研究还是相当必要且重要的。

我在“莫名‘其妙’的语言”(《中国语言生活》2014年第3期)一文中曾梳理过莫莫两岁半以前的思维、情感和语言发展,发现两岁和两岁半是莫莫思维和语言发展的最关键时期,其语言发展在这两个阶段实现了重要飞跃。这与Bernat Corominas-Murtra等人的研究(The Ontogeny of Scale- Free Syntax Networks: Phase Transitions in Early Language Acquisition无标度句法网络个体发生学:早期语言习得的过渡)结论不谋而合。

而今,莫莫已经四岁多了,在思维和语言上有了更大的发展,情感也越来越丰富细腻。在交流过程中表现出了如下几个新的特点:

一、关注语言态度

在与之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这个阶段的莫莫不仅关注语言内容,更关注语言方式,尤其是语言态度。于是语言交流中,“你和我好好说”“你别和我喊”便成为她3至4岁期间与爸爸妈妈反复强调的内容。(注:莫莫天生情感细腻且有些脆弱,做错什么事,没等批评,只瞧对方脸色稍有不悦,她便先哭了。为增强她的抗挫能力,我和丈夫有时会故意给她点负面评价,偶尔也会提高音量假装呵斥。现在莫莫抗挫神经明显增强,不再谨小慎微体察他人脸色,还时常反过来提醒说话人要注意语言态度)比如2014年11月13日:

莫莫在玩《巧虎》,爸爸在洗碗。

“爸爸,我找到路啦!不是找到路,是找到最短的路。我找到了!”莫莫边玩边兴奋地大声跟爸爸说。

爸爸擦擦手,忙走过来。

“爸爸,如果我答错了,你可别和我喊啊?!”

“爸爸和你喊你会伤心吗?”

“嗯。”

“莫莫,爸爸不和你喊,将来难保别人不和你喊。爸爸和妈妈全都爱大宝贝吧,有时你错了,也会批评你,也会喊。那也别伤心。假设将来有别人和你喊了,你就想:爸爸妈妈那么爱我,我错了,也会喊我。想到这里,你就不难过啦。”爸爸说得语重心长。

“嗯。”

“爸爸,你再考我一个特别难的……”

二、关心生死

小孩儿到了一定年龄,恐惧感会陡然增加,也会听到有关生死的话题。伴随对“死”的认知,她们会表现出伤心、无助和恐惧。

莫莫是从《毛毛狗的故事口袋》中得知“死”的概念的,从此她的小脑袋里就多了几份担忧。

2015年1月12日晚上,莫莫躺在床上很忧郁的地问妈妈:

“妈妈你会死吗?”

“每个人都会死啊。”

“为什么每个人都会死?”

“比如生病啊,意外啊,像车祸什么的,人可能会死,即使这些都没有,人到了很老、很老的时候也会死。”

“你会很老、很老吗?”

“你长大了,我就老了。你年纪越大,我就越老。到特别、特别老的时候就死了。”

“那我不长大了,(眼泪瞬间流淌下来)我不想让你死!”

“不死不死,妈妈永远陪着你。”

2015年1月15日,妈妈陪莫莫玩儿玩具。突然,莫莫不玩儿了,抬头看着妈妈说:

“妈妈,你可不能死啊(说到这儿,眼泪又要流下来)!我不想让你死!”

一开始妈妈还有点儿莫名其妙,继而马上意识到:这个小人儿,还在担心妈妈的生死问题,于是安慰道:

“妈妈不会死,不会死……”

安慰了好半天,莫莫的情绪才好转起来。

2015年1月18日,莫莫和妈妈躺在床上听收音机里的故事,莫莫突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起身面对妈妈说:

“妈妈,你可不准死啊,你死了那我多孤单啊!”

“放心吧,妈妈不会死。”

“那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会死吗?”

吸取了前几次的经验教训,妈妈说:“放心吧,都不会死。”

从此,莫莫好像才真的放心了,许久不再追问这个问题。

三、喜欢对比同音词

到了3-4岁,莫莫开始关注语言中的同音词,并常常在对比中享受自己的发现所带来的快感。

2014年10月3日,吃猪蹄儿。

莫莫突然兴奋地说:“妈妈,这个‘猪蹄儿’和‘白龙马,蹄儿朝西……’都有一个‘蹄儿’!”那段时间莫莫迷上了《西游记》,对里面的歌词也颇为熟悉。

2014年12月5日,莫莫和妈妈看电视,里面出现了一个叫刘**的人物。莫莫惊喜地对妈妈说:“妈妈,她叫刘**,你不是也姓刘吗?你们俩都有一个‘刘’字!”

2014年12月8日,莫莫和妈妈乘车经过“京客隆”超市。

妈妈说:“我们到‘京客隆’买点东西。”

“哎!妈妈!‘京客隆’的‘隆’和‘恐龙’的‘龙’,都有一个‘lóng’!”

记得赵俐在《体味童言》(《中国语言生活》2014年第3期)一文中曾描述过她的儿子有一个阶段十分关注同音词,由“灯”想到“登鹳雀楼”的“登”,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4岁左右,也许四岁左右的孩子已经开始对分类比较感兴趣了吧?

四、掌握很多较难词语

四岁的莫莫已经掌握了在我看来对于她这个年纪有点难的词语,以2015年1月31日一天里的三个用词为例:

早晨,莫莫在玩儿《巧虎》里的“画画涂色组装”游戏,自己一边组装一边喊向妈妈:

“妈妈,我又有了一个新创意!”

“创意?”这个词儿从哪学的?用得不错!妈妈心里有些欣喜。

午后,我正在看一部美国原版电影,莫莫时不时瞟上一眼,赶上一个打斗很激烈的镜头,很多人流了血,有的人死了。莫莫对我说:

“你看的电影太残忍了。”

“残忍”?家里没人用这个词,周围也没听到谁用过这个词啊?!她什么时候,在哪儿学的呢?

晚上,妈妈带莫莫到SPAR超市里的游乐园玩儿,这里的游乐设施不多,她一个一个玩儿,一会儿就都玩儿过了。于是莫莫问妈妈:

“妈妈,我还有没玩儿过的吗?”

“没有了,都玩儿过了。”

“哦,那我只能玩儿回放的了。”

“回放?”

“你怎么想起用‘回放’这个词儿的?”

“我自己想的,没什么原因。”

“那‘回放’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把所有玩儿过的再玩一遍呗!”

嗯,不错!不仅用了“回放”这个新词,还使用了一个不错的修辞手法。看来很多修辞手段也是人们天生就会用的哩!只要具备了那样的通感,什么比喻啊,拟人啊,夸张啊,比附啊,借代啊,应该都可以不学就会吧?!

莫莫最近也经常说出一些我觉得有点难又颇为新鲜的词语,我常常顺势问她:

“你怎么知道这个词的?”

“你从哪儿学到这个词的?”

她常常一脸自信地回答:

“我也不知道怎么知道的,我在妈妈肚子里就知道了!”

“我没跟谁学,我自己想的,自己就知道了!”

五、对新知有了更强烈的探求欲望

四岁左右的莫莫,在探求新知方面明显比以前更积极主动,每天围绕着家人问这样那样的问题。

2015年1月11日,莫莫看《西游记》动画片。其中有一段台词说:穿上唐僧的袈裟,穿一天可以多活一年。莫莫问妈妈:“什么叫穿一天多活一年?”

2015年1月13日,在东北返京的列车上。妈妈从微信上看到莫莫的同班好朋友宁宁马上要去美国的消息,大家正商量着怎么欢送。

妈妈随口说:“宁宁要去美国了?”

莫莫不解地问:“什么是美国?”

“就是另外一个国家,那里的人多数都说英语,很多人长得都像你们的英文哥哥那样的。”莫莫好像有点明白了。

“他们要去半年呢?将来我们要去的话,去一年好吗?”妈妈问。

莫莫马上回问:“什么是半年?什么是一年?”

很显然,这个阶段的她,对国别概念,对类似一天、半年、一年等的时间概念还都不是很明白。但是在她更早小一点的时候,即使不懂,通常也不会追问。而这段时间,她会以不断回问、追问的方式来了解和认识她不懂的事物和问题。

2015年2月20日,中午吃饭,一向对食物表现出无限热爱的莫莫好像特别没状态,还时不时走神儿。这种情况下,我们通常不去打扰她。过了一会儿,莫莫终于开口发问:

“什么叫苍白?”估计是自己怎么想也没想明白,于是求助于大家的解释。

奶奶先回答,妈妈补充,爸爸总结。最后“苍白”这个词儿,她基本弄明白了。

2015年2月27日,莫莫和奶奶在床上玩儿。玩儿着玩儿着,莫莫突然问奶奶:

“奶奶,你说什么叫缘分?”

奶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说:

“我是你奶奶,你是我孙女,我们俩就叫有缘分。”

估计这个解释,对于4岁多的莫莫,应该不会很懂吧……

  2015 年第 5 期 总第 33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9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