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从“duang”字忆儿童语音习得轶事
中国传媒大学  徐  娟

寒假还没有结束,网络上的duang字铺天盖地地迎面而来,躲都躲不掉,似乎不知道duang是什么意思就out了一样。为此,我还特意百度了一下,然后就看到了网友们恶搞的成龙的洗发水广告,以及各种版本的duang字体,不禁为网友们丰富的创造力所深深折服。真是忽如一夜duang体来,千家万户duang起来。与此同时,我也想起了小儿学说话过程中的一些趣事。

小儿今年五岁,目前基本的语言表达已经没有问题,但是相比于同龄的孩子而言,他的语言能力发展相对是较晚的。十个月时,他便已经能够不用人扶,自己走路;不到一岁,他便横冲直撞地满地跑了,很是让大人们头疼。然而更让我头疼的,是他迟迟不肯开口说话。一岁时,同龄的小伙伴们虽然还在蹒跚学步,但是已经会说“阿姨好”,而他却只会叫“妈妈”。到了快一岁半,小伙伴们也都满地跑了,他却还是只会叫“妈妈”“爸爸”和“奶奶”。跟他说什么好像他也都懂,听力应该没有问题,能说出“妈妈”“爸爸”和“奶奶”,发音器官也应该没有问题,那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一直难开金口呢?初为人母的我,不禁有些着急,再加上看到别的小朋友伶牙俐齿,甚至都会背诗了,我更是心慌起来。

老人们安慰说,贵人语迟,不着急。我可是搞语言学的,这种民间流传的说法对我而言不够科学,缺乏说服力。还有人很有经验地说,男孩说话就是比女孩晚一些。看看身边的孩子们,好像是这么回事,但是我姐姐家的孩子同样是男孩,只比小儿大一个多月,却刚一岁多点便能唱儿歌,背三字经了。每次和姐姐视频聊天,看到镜头那边的小外甥绘声绘色地表演节目,我的心里就五味杂陈,为他感到高兴的同时,也更加为小儿的语言能力发展担忧起来。

光担忧也没用呀,还是得看看问题出在哪儿。语言学知识不能白学呀,于是我开始查找各种典籍资料,各种Google百度,分析可能的原因。网络上的:“正常孩子语言发育时间表”显示,正常孩子“9~12个月能准确地运用妈妈、爸爸两词,模仿新的声音,模仿字、词发音,近似准确,主动与别人进行极简单的语言交流。12~18个月发音时出现声调变化,开始使用这个。当被提问这是什么时,能说出物体的名称,以手势表达需要,能说出4~6个字的名字,模仿说短句。”按照这一时间表,小儿明显要落后很多。对于孩子语言发育稍晚的原因,资料显示说,如果排除疾病因素,则主要与先天遗传、周围环境、家庭语言行为有关。

我和孩子爸爸说话都没有问题,所以先天遗传可以排除;我们一家人一起生活,所以周围环境可以排除;那么主要问题应该在家庭语言行为方面。回想起休完产假之后,我一直忙于工作,陪他的时间的确不多,更多的时候,是奶奶在照顾他。奶奶是山东人,只讲方言,不会说普通话。或许是多方言的语言环境给他的语言习得过程造成了干扰?思考着种种可能,我也开始有意识地多和孩子说话,并积极观察他的反应。

在一次听讲座的过程中,我特意咨询了一位语言学专家,专家回复大致如下:“每个小孩学说话的时间都存在一定程度的个体差异,在听力和发音等器官正常的前提下,比同龄孩子稍晚一些说话属于正常,不用太过担心。”对于语言环境的影响,每个孩子的反应也是不同的,有的会因为双语或多语环境而造成暂时性的语言选择困难,也有的却会因此而同时习得多种语言。

专家的话让我放下心来,我开始通过各种语言练习活动增加小儿的语言输入,强化小儿的语言输出。一岁十个月时,小儿的语言开始突飞猛进,从“猫猫”“抱抱”等词汇,到两岁时,已经可以说“妈妈抱抱宝宝”这样的句子了,到两岁半时言语表达自如,也可以绘声绘色地讲故事了。相信宝宝们在学说话的过程中都带给过妈妈们不同的惊喜,而由于我的这份惊喜来得晚,也就愈发显得珍贵。回想起来,小家伙似乎是积攒着自己的语言能力,等到可以流畅表达时才敢开口说话,而且一旦开口便一发不可收拾,像个小话痨一样絮叨个不停,我也因深知其来之不易,所以更加珍惜和享受这种甜蜜的负担。

当然,小儿两岁之后的语言能力发展迅速,可是也并非是一帆风顺的,尤其是在语音方面,小儿遇见了费时很久才跨越的障碍。为了从语言学的角度专业一点解释这种障碍,我仔细研读了司玉英老师发表在《当代语言学》2006年第1期上的《普通话儿童语音习得的个案研究》。

司老师的文章中指出,普通话语音系统包括三大部分:辅音音位(22个)、元音音位(7个)和调位(4个),她的女儿习得语音系统各部分的顺序是调位——元音音位——辅音音位,小儿的习得顺序也大体如此。但是在辅音音位的习得上,从发音方法上看,司家女儿的塞音习得最早,塞擦音最晚。我家小儿除了擦音[s]习得较晚之外,还有两个舌根塞音[k]和[k’]的习得出现了困难,直到今日发音仍然不甚标准。

用普通话的拼音来书写,就是将声母k和g发成了t和d。司老师将这种表现称为发音前移的错误,即在发音方法相同的情况下,用发音部位靠前的音位取代发音部位靠后的音位。而邓湘君老师在《儿童语音习得中的语言处理策略》一文中将这种表现称为语音处理策略,认为这种所谓的“错误”是儿童使用的一种语音处理策略,是儿童发音器官运用能力低,认知能力等资源受限的一大体现。

无论是错误也好,语音处理策略也好,小儿这种独特的发音方法惹出了很多可爱的趣事。比如快两岁学叫“姑姑”时,一直叫“嘟嘟”,每次叫“大嘟嘟”“小嘟嘟”时都惹得家人前仰后合。等到叫“哥哥”时,又是“得得”“得得”地叫,叫得哥哥咯咯地笑。

两岁多,学唱的第一首儿歌就是《小兔子乖乖》,更是笑痛了我们的肚子。请欣赏小儿版的《小兔子duai duai》:

小兔子duai duai,把门tai tai,tuai 点儿tai tai,我要进来。不tai不tai我不tai,妈妈没回来,谁来也不tai。

小兔子duai duai,把门tai tai,tuai 点儿tai tai,我要进来。就tai就tai我就tai,妈妈回来了,tuai tuai 把门tai。

三岁多,小儿进幼儿园了,有一天兴冲冲地回家跟我说,妈妈,我们老师教了我们一首诗,名叫《静夜思》,我背给你听吧!

各位亲爱的朋友们,你们猜猜,他是怎么背的?聪明如您,一定能猜得出吧?对了,那就是:

“窗前明月duang”,哈哈!

  2015 年第 5 期 总第 33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9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