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奇奇的奇思妙语
外交学院基础教学部  钟媛媛

都说有了孩子,人生才算完美,奇奇的到来绝不仅仅是家庭结构的简单变化,也不仅限于欢声笑语的倍增长,更为重要的是带给我和奇奇爸爸对人生的不同体验和思考。奇奇是个早产儿,但他在产房的第一声哭声却绝不亚于其他足月儿,洪亮的声音似乎在向世界宣告——我来啦,等着瞧吧,我定是个邻牙利齿、能说会道的主儿!

一、难忘的“第一次”

我不是一个很有心的妈妈,不习惯于用现代化的手段去抓拍孩子的每一个精彩瞬间,但奇奇依然不吝啬于给我们带来很多惊喜的“第一次”。

第一首诗

2012年2月6日,奇奇两岁零两个月,当时一家人都在看一档歌舞节目,舞台背景有好多盛开的花,甚是好看,奇奇忽然诗兴大发,吟诗一首,自取名曰《花歌》:

《花 歌》
大花
小花
还有小花
还有大花

这首诗虽说很简短,却是奇奇平生第一首原创诗歌,当时奇奇夸口要作一首名为“花歌”的诗,全家都鼓起掌来,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他,其实这样的氛围对两岁的奇奇来说还是比较紧张的,小家伙一句一顿,伴随着不均匀的呼吸节奏和时常凝注的眼神,总算是顺利谢幕,现在想想那情景,都让人忍俊不禁。

第一次“入戏”

2012年春节,当时奇奇2岁2个月,电视里播放熊出没之过年,这是奇奇第一次看熊出没,其中有几处情节动人处,我仔细看了看奇奇,他眼里噙着泪,但忍住没哭,当演到最后,光头强奔跑着冲向家门,并喊着“妈妈,我终于回来了”时,奇奇终究是爆发出来,大声哭着,大约持续了有半小时才缓过来,把奇奇奶奶给吓得不轻。当奇奇平静下来后,用了两个字解答了我们的疑问——“感动”。奇奇情感很细腻,这种气质随着他年龄的增长,更加凸显。平时在看电视和阅读时,动情之处常见他眼圈红红,“入戏”很深。奇奇很小的时候,就很爱看公益广告,大约1岁半左右时,奇奇很喜欢看一则“family“的公益广告,并能比较完整地向我们描述其中角色指向和主要内容。奇奇也习惯于用一两个简短的词来概括他对文字、音乐以及影片情节的描述。例如,奇奇三岁两个月时,有一次在阳台上涂鸦,奇奇爸爸播放“时间去哪儿了”,奇奇对爸爸说:“爸爸,这首歌,我听出了孤单的感觉!”四岁时,在海洋馆里,当大家都在看鱼时,奇奇忽然对海洋馆的背景音乐听得入迷,然后很深情地说:“这个音乐好神秘啊,就像把我带到了外太空,在宇宙里飞的感觉。”

第一次谈论“生死”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奇奇都纠结于“时间”的概念,对于过去、现在、未来的人和事都有很强的参与感,尤其对一些过去了的、未知世界的神秘力量,奇奇则显得更加执着地想了解、知道和参与。大约在奇奇四岁左右时,一次早饭时,我跟奇奇漫无目的地聊着,从落叶说到秋天,从秋天聊到冬天,从冬天说到下雪。说起下雪,让奇奇想起了去年春节在乡下的爷爷奶奶。

奇奇:“妈妈,我们一起去我们的爷爷奶奶那儿吧!”

我顺嘴说:“不是我们,是我,你的爷爷奶奶和我的爷爷奶奶不在一起。”

奇奇显然意识到这个“们”字的差别,但其注意力已不再是“们”,而是紧接着问我:“那你的爷爷奶奶在哪儿呢?”

好像是第一次要正式地说到“死”这个问题呢,我忽然有点恐慌,不知道该如何应答,毕竟奇奇才四岁,于是含糊不清地说:“我爷爷奶奶不在了。”

“不在了?那去哪儿了?”显然奇奇不想就此罢休。

“呃……死了!”我很快地说出这个词,以减小他听清楚的可能性。

奇奇沉默着吃饭,良久,忽然抬头跟我说:“妈妈,其实我特别想特别想在人类还没有变成人类之前就出生。”边说边往我怀里蹭。

“哦,妈妈知道了,你是想去看看人类在进化前是不是真的像猴子一样,对吗?”

“嗯!哇哇……”奇奇终于情绪爆发,失声大哭起来。

我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说:“奇奇其实想早些出生,这样就能够看到妈妈的爷爷奶奶是什么样子的了,是吗?奇奇真乖!”听到这一句,奇奇把我搂得更紧了。

语言就是如此具有魅力,虽然孩子不能把每一个想法都表达清楚,但哪怕仅是只言片语,抑或特定语境,依然能让我们走进孩子丰富的内心世界,思其所思、想其所想。

二、哲人哲语

有人说“男孩子应当粗线条些”,我喜欢这句话,可奇奇偏偏不是,还有人说“每个孩子都是哲学家”,我质疑这句话,可奇奇偏偏印证了。或许跟我怀孕时写哲学博士论文有关,奇奇的气质总显得那么哲学,尤其是随着奇奇语言的逐渐丰富,能很好地表达各种想法时,言语间充满了逻辑、辩证,真的好似一个小小哲学家呢。

水的力量

奇奇上幼儿园后,学会了六步洗手法,每次洗手,奇奇对每个步骤都绝不含糊,有时我为了赶时间会帮他打开水龙头,或者递给他香皂,结果可想而知,所有步骤必然重新来一遍,就是这样一个把秩序感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小屁孩儿,有一次洗手时,竟然对着水龙头发起呆来,然后似乎有感而发,于是有了如下对话:

奇奇:“妈妈,蚂蚁和水都是很有力量的!”

妈妈:“为什么这样说呢?”

奇奇:“因为蚂蚁虽小,但是可以搬起比它身体重很多的东西。水虽然很柔软,但是力量却很大!”

上善若水,小小个人,竟能悟出此道之一二,欣慰欣慰。

黑,只是一种颜色

奇奇去好朋友小康家做客,睡前对话:

小康:“你怕黑吗?”

奇奇:“不怕,黑,只是一种颜色!”

小康:“奇奇,你真勇敢,那你可以保护我了。”

奇奇:“嗯,当然,这是我应该做的!”

其实那段时间奇奇挺怕黑的,但在女生面前,你懂的,并且将“黑”解释得如此浪漫又貌似有深度,效果自然不必说啦,呵呵!

插队的故事

有一次堵车,偏偏还有一辆车加塞儿,于是,我说:“这车真是不讲公德,大家都挺赶时间的,这么违规加塞儿,实在不好!”

奇奇听后忙说道:“妈妈,你说错了,不是车不讲公德,而是开车的司机不讲公德!”

妈妈的角色

奇奇两岁十个月的时候,有一次我在书房备课,奇奇在门口来回看了好几次,终于忍不住闯进来。

奇奇:“妈妈,在干嘛呢?”

妈妈:“备课呢。”

奇奇:“妈妈,陪我玩会儿吧!”

妈妈:“我也想啊,可是妈妈工作没做完,稍等行吗?”

(奇奇转身边走边嘟囔):“唉,妈妈,你在外面是老师,在家里是妈妈!”

善解人意的奇奇,对妈妈的工作多么支持啊,可是,童言无忌,奇奇一句话就直指本质,戳中要害,说得妈妈好惭愧呀,呵呵!

存在和时间

大约在奇奇两岁半左右的时候,开始纠结于“时间”这个概念,“时间过去了!”“时间走了!”经常是奇奇情绪不能自己时反复念叨的话。相对于对“时间”的纠结,之前类似“六步洗手法”的强烈秩序感,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奇奇介意的不仅仅是事件本身的步骤,而是给事件加了一个苛刻的前提条件——时间,这下就复杂多了。依然以洗手为例,以前假如我不小心递给他香皂,只需要他亲自把洗手步骤重新来一遍即可,可那段时间,情况就大不一样,奇奇会拒绝任何重演,一边飙泪一边喊着那句令我抓狂的口号:“时间过去了、时间走啦……”他在乎的是此时、此刻、此事件,过时不候啊,唉,我哪是递给他香皂啊,简直就是递给自己一个手榴弹嘛。看着他哭得肝肠寸断,却毫无做作之意,每每如此,我都手足无措,“时间”,你到底是个啥东西,我都迷糊了!这种状况大约持续了半年多,次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忽然有一天,奇奇很开心地说:“妈妈,时间就是一条河,很长很长的河,我们也在河边,永远跟时间在一起……”额滴神呀,终于想明白了,为娘的如释重负!再后来,奇奇大致就能很坦然地面对“时间”这个概念了。

三、咬文嚼字

奇奇平时喜欢对比一些近义词,例如禁止和不许的区别、沉下去和掉下去的区别、是吃奶还是喝奶等等问题。

淹死的西红柿

有一次晚饭间,一家人吃得正欢,奇奇盯着汤碗发愣:

奇奇:“妈妈,沉下去是在水里,掉下去是说在空中,对吗?”

妈妈:“呃,可以这样理解。”

奇奇:“沉下去就叫淹死,掉下去就叫摔死,对吧?”

妈妈:“可以这样说”

奇奇:“妈妈,那片西红柿在汤里淹死了!”

妈妈:“……”

“堵车”还是“停车”?

有一次放学回家,路况很不好,车走走停停,奇奇坐在后面,看不见前面的路,就问我:“妈妈,是红灯还是堵车呀?车走得这么慢!”,我很好奇红灯和堵车对他来说有什么不一样的理解,至少,我还真没想过这两个词,因此顺便问他:“红灯和堵车有什么不一样吗?不都是车走得很慢吗?”奇奇很不以为然地说:“当然不一样啦,红灯,车会停,但是一会儿就会走,堵车,虽然车会停,但是一般来说会停得久一些,因为都堵住了嘛。”

“生气”和“伤心”

前几日,奇奇在看书,我叫了他两声,他没有理会,我便说:“奇奇,妈妈叫你,你没理我,我很伤心呢!”,奇奇回头说:“妈妈,不要用‘伤心’这个词,用‘生气’这个词更好!”我很奇怪地接着问:“为什么呢?伤心和生气有什么区别吗?”奇奇说:“生气,是会冒出火来的那种感觉,而伤心,有时候会流出眼泪。”描述还是比较准确的啊,再仔细一想,生气一词,确实更加符合以往此类情形发生时我的情绪状态,小家伙是在讽刺我吗,呵呵!

奇奇就是这样,在用词方面,非常严苛准确,并喜欢用他的感受来描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四、享受新鲜词汇

奇奇很喜欢琢磨一些词,在一段时间里很喜欢用一些他觉得很好的词,经过长期观察,我发现,他有时为了说出他想说的那个词,会故意创设一些情境,以引出想说的那个词,例如,三岁半左右时,忽然喜欢上了“无法形容”这个词,因此,他开始创造各种语境来使用这个词,“妈妈,我爱你都爱得无法形容啦!”“这个东西好吃得无法形容啊!”“天气冷得无法形容呢”……有时候他也会幽默地使用自己的词,例如有一次吃饭时,奇奇突发奇想,对着我说:“妈妈,我肠胃不好,所以尝(肠)不出这个菜的味(胃)道!”如此反复说了两遍,然后开始大笑,或许他很满意自己的这种创作吧,呵呵,真是个有趣的孩子。

其实生活中有很多有趣的对话,例如奇奇两岁九个月时,有一天突发奇想问我:“妈妈,吃了蜂蜜后拉出来的臭臭是甜的吗?”我回答:“宝贝,马桶知道答案。”三岁半的时候,有一天阅读《太空》这本书,我顺便问奇奇:“奇奇,南半球的另一边是哪儿?”“女半球?”奇奇回答。四岁两个月的时候,一天奇奇缠着我哼“蓝色多瑙河”给他听,我哼了几句便说:“世界名曲,好难把握啊,妈妈都唱跑调了!”奇奇不解地问:“妈妈,你不是躺在床上好好的吗?怎么跑掉了呢?”

奇奇的语言发展带有很明显的阶段性,一岁半之前,比较沉默,也没有什么咿咿呀呀跟人对话的情节,总是很安静地待在自己的世界里。到了一岁半,忽然就能说很长的句子了,省去了很多小朋友经历的一个字、叠词等简短字句表达的过程,并且,奇奇很少有语病错误,用词准确,甚至精确,这让为人父母的我们感觉压力山大啊,呵呵。如今奇奇已经四岁多了,除了吃饭和睡觉,其他时候小嘴儿基本都是在吧啦吧啦说个不停,小小个人,怎么有这么多说不完的话哩。不过,也正是他的滔滔不绝和奇思妙语,将我们带进了一个我们早已逝去或从不曾拥有的精彩世界,如此,我们共同体会,共同成长, 幸福不已!

  2015 年第 5 期 总第 33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9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