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匹配的理由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  凌  云

现代汉语词汇中有不少语素间属于松散的平行关系的双音词。这些词通过语言符号表达语义的方式林林总总,语素匹配的依据也不尽相同。

从语素结合上进行微观分析,可将这类词分为三个类型:

第一种情况是相关合并。如“酒水(酒和饮料)、路桥(道路和桥梁)、水土(土地表面的水和土)、蚕桑(养蚕与种桑)、果蔬(水果和蔬菜)、形容(形体和容貌)、身心(身体和精神)、声色(说话时的声音和脸色)、名利(名位和利益)、会展(会议和展览)、影视(电影和电视)、动漫(动画和漫画)。

“父兄”和“子弟”的组合源于“父子”和“兄弟”两种人际关系。在共时的情况下,两种关系中年龄偏大的一端——“父”与“兄”之间,年龄偏小的一端——“子”与“弟”之间有可能产生关联:或许在一起共事或同学。因此,“父兄”成为并称的固定组合,也可泛指家长;“子弟”形成固定组合,泛指子侄辈,后用于指年轻的后辈,如“子弟兵”或“工农子弟”的习用说法。

第二种情况是借助并列语素对指称对象进行特征性描述。如,“水鹤”是铁路上给蒸汽机车加水的装置,因上部伸出横向的输水管能左右旋转管的前端弯下来的部分像鹤的头部而得名。“水”指其使用功能(加水),“鹤”指其局部的外形特点。再如,“水银”(其状如水,其色如银)、“鞭炮”(其状如鞭,其声如炮)、“水泥”(遇水变成泥的粉状物)。“孩提”是当下尚在使用的源于古汉语的并列结构双音词。“孩”和“提”为什么会在造词中相遇呢?唐代颜师古注释《孟子·尽心》中“孩提之童”的说法:“婴儿始孩,人所提挈,故曰孩提也。孩者,小儿笑也。”“孩”是“咳”的古字,模拟幼儿在襁褓中的笑声。“提”指抓住小孩两腋将其向上抱起的动作。“始知发笑”和“需大人抱起”是婴儿期的特征。“孩提”也可变序为“提孩”。如韩愈《咏雪赠张籍》:“莫烦相属和,传示及提孩。”可见“孩”和“提”在造词中的并列关系。“灶马” 是一种昆虫,因栖息于灶台的缝隙,背高如马背,故名。“壁虎”常攀援于墙壁,脚趾如虎脚,故名。“地鳖”是一种经常在墙根土里活动的昆虫,因其扁平的身体似鳖,故名。“米象”和“豆象”指称滋生于米和豆等粮食作物中的昆虫,因其身体阔而扁,与大象相似,故名。一种翠鸟,因吃鱼很凶猛,被称之为“鱼虎”。在松树上“肇事”的毛毛虫被称之为“松虎”,也是按照同样的造词思路。“木耳、石耳 、岩耳 、云耳”均指称一种菌类。“耳”比喻其局部像人耳朵上的皱褶,“木”“石”“岩”说明其生长的地方,“云”指其生长在云雾缭绕的悬崖。

还有参与造词的两个语素词性不同的情况。如,“扑满”是从前供储蓄用的瓦器,像没口的酒坛,上面有一细长的孔。《西京杂记》卷下邹长倩与公孙弘书:“扑满者,以土为器以蓄钱,且其有入窍而无出窍,满而扑之。”“满”是状态,“扑”是动作。现代家具使用一种借助磁力、一触碰就合上的闭合装置,被命名为“磁碰”,借助“磁力”和“一碰即合”作为意义的支点造词。动物“树懒”的命名也很有趣。语素“树”表明其栖息在树上,“懒”极言其动作缓慢(平均每分钟只能移动1.8米-2.5米,比龟速都要慢)。更不可思议的是,“树懒”几乎终生倒挂在树上,真是“懒”到了极致。

第三类情况是语素并列造词用于事物的指代。如,“乾”和“坤”为《周易》中的两个卦名。阳为“乾”,乾之象为天;阴为“坤”,坤之象为地。“乾”“坤”并举构成复词,象征天地、世界。 “领袖”和“纲领”也是同类造词。汉人依据“问中学,学中问”的道理,将“学问”指代“学”和“问”获得的知识。同理,“见闻”指见到和听到的事,进而指由见闻得来的知识。孙常叙先生在《汉语词汇》一书中说:“‘聪明’是把两个词素概括起来,从耳目感官的锐敏提炼到思考能力的尖锐、明快、深入和正确,是把两个词素融合成一个前所未有的新词。”孙先生早年就注意到了这种造词的创新价值。

有些用于指代的词语来自于其他途径。如脱胎于熟语的“经济”(经国济世)、“成就”(功成名就)、“沧桑”(沧海桑田)、“风月”(风花雪月)、“花柳”(寻花问柳)。脱胎于某种观念的。如,“国”和“家”等级极为悬殊的概念组合为词,与源于氏族社会并盛行于封建社会的“家国一体”和“家国同构”的皇权思想有关;“方圆”与古人“天圆地方”(认为浩渺无际的天宇就像一只浑圆的大碗,扣在方形的土地上)的缺乏科学依据的认识有关。脱胎于古诗文的。如,以“桑梓”作为家乡的代称源于《诗·小雅·小弁》:“维桑与梓,必恭敬止。”的诗句。“温馨”的组合源于皮日休《奉和鲁望玩金鸂鶒戏赠》:“镂羽雕毛迥出群,温馨飘出麝脐熏。”的诗句。“温”指“温暖”,作用于肤觉,“馨”指馨香,作用于嗅觉。两者合一,指人的舒适之感,后专用于形容心理上的“温暖”。“影响”一词则源于《大禹谟》:“吉祥之报,如影之随形,响之随声。”脱胎于典故或寓言的。两个动词并列的复合词“推敲”和两个名词并列的复合词“矛盾”源于耳熟能详的典故。反过来说,典故或寓言是“推敲”和“矛盾”语素匹配的内在动力。

由此看来,汉语并列式造词,语素间的匹配均依据着一定的逻辑关联或某种历史原因。这就是汉语造词的理据所在。只不过有些词在使用过程中,词的所指发生了变迁,理据就模糊了。

  2015 年第 5 期 总第 33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9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