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意义的反常,意义的正常
北京语言大学  马文津

一 “炒冰激凌”语义的反常

我们对于冰激凌这种常见的冷饮都非常熟悉,但在看到“炒冰激凌”时很可能感到新奇、不解。“冰激凌”怎么能“炒”呢?最近,微博上就有一个很火爆的视频,介绍了这种新的冷饮。不少冷饮爱好者都表示一定要尝一尝,原因无他,名字新奇耳。

一般词和词的搭配要讲究意义上的和谐,语义上有冲突的词往往不能组合在一起构成更大的语言单位。乍一看,“炒冰激凌”在意义上似乎是矛盾的,让人摸不着头脑。我们一看“炒”字,就知道它离不开“火”,离不开“热”。而冰激凌显然跟这些都挂不上。现在我们先来看看《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第6版)是怎样解释这两个词的:

【炒】:烹调方法,把食物放在锅里加热并随时翻动使熟,炒菜时要先放些油。

【冰激凌】:一种半固体的冷食,用水、牛奶、鸡蛋、糖、果汁等调和后,一面制冷一面搅拌,使凝结而成。

从上面的词典释义中,我们可以看出来以下三点:第一,炒需要加热,冰激凌需要“加冷”;第二,炒需要不断翻动食物,而且这个动作会持续一段时间,而制作冰激凌也需要持续翻搅;第三,炒的结果是食物熟了,冰激凌是半固体在低温条件下凝结而成的。我们常常见到的“炒鸡蛋、炒栗子、炒面、炒饼、炒花生”,都是通过加热和不断翻动食物来达到炒熟食物的目的的。但是,如果按照上面的意义来看,“冰激凌”显然不能和“炒”搭配在一起。这种冷饮需要冷藏,加热后立刻融化,吃起来就没有任何解暑的作用了。

这样的两个词,在语义上存在着明显的矛盾,不符合我们平时的认识经验。它们为什么可以组合在一起?

二 “炒冰激凌”成立的语义基础

我们在分析“炒”和“冰激凌”的词义时发现,除了制作时的温度条件和制作结果这两方面的含义截然相反外,它们还有意义上的相通之处,那就是“炒”这一动作意味着“翻动”,而冰激凌在制作时也需要搅拌。这一点共通之处正是这两个词得以结合的基础。

如果我们看过微博上炒冰激凌的制作视频,我们会恍然大悟。厨师制作炒冰激凌,首先将液体状的酸奶倒在特制的平底锅上,但这个锅是制冷的,表面会不断结出冰霜。然后,厨师加入水果等配料,不断地翻动水果和酸奶。在这个过程中,酸奶和果汁受冷,凝固成固体状,炒冰激凌就制作好了。其实“炒冰激凌”这个词语强调的是“炒”的动作,至于“加热”和“使食物熟”的语义内容,都受到了抑制,隐藏下去了。可以说,“炒”和“冰激凌”搭配,是一种不典型、不常见的用法。

当一个短语的构成成分的各项语义特征都很一致时,它们通常可以结合起来,构成典型的搭配。但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往往会赋予词语一些新颖的用法,这促使着词语从典型的用法向不典型的用法扩展。有时,如果新的用法反复使用,它还可以固定下来,成为词语的新义。比如网络流行语“土豪”。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的解释,“土豪”指的是“旧时农村中有钱有势的地主或恶霸”,它与特定的社会环境(或特定的语境)联系紧密。但是现在网络上常常出现的“土豪”,却有了另外一层含义。它的阶级性含义隐藏了,但“富有”的意义保留了下来,并且衍生出“喜欢炫富”“出手阔绰”甚至“人傻钱多”等等含义。“土豪”的这一含义并不带有贬义,更多地体现出一种自我调侃与自我娱乐的心态。

类似“炒冰激凌”这种表面上看起来反常的搭配,我们还可以发现很多。比如“冰激凌火锅”“被增长”等。它们的构成成分在语义上存在合作的基础,其中存在冲突的语义会受到抑制而隐藏下去。这样看来,这一类词语的整体意义又很正常。这类词语的用法不典型,但是很新颖。由于它们与我们一般的认识经验相违背,这反而会引起我们对这种新鲜事物的好奇,从而促使它快速地传播。这样看来,以“炒冰激凌”为名的冷饮能快速吸引来大量顾客,也就不足为奇了。

三 从语义的反常与正常看词媒体的传播能力

“炒冰激凌”在微博上吸引了大量转发和评论,并且吸引了不少潜在消费者。这启发我们,词语意义的反常和正常,还可以为我们观察词语的传播能力提供一个角度。近年来,“词媒体”备受人们关注,它是一种以词作为核心传播内容的全新媒体形态。在当下这个网络便捷、人与人之间交际距离缩短的时代,词媒体能够对具体的时间、地点、人物或事件进行浓缩。它“个头小”,信息量却大,能够大限度地加快信息传播的速度和记忆速度。

但是,我们发现,词媒体这个大家庭中成员众多,它们传播能力差别很大。有的词媒体,只在它产生的那一年大量出现,之后很快销声匿迹。比如“微笑局长”,现在已经很少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了。如果我们之前没有关注过这一事件,现在看到“微笑局长”这四个字,恐怕还得先去网络上搜一搜,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而有的词媒体自它出现以来就快速流行,并且热度不减,比如“正能量、负能量”。当然,这其中的影响因素很复杂,现在我们只是从其中的一个方面来讨论。

我们就拿“欺实马”和“楼脆脆”这两个例子来看看词语意义的反常与正常是怎样影响词媒体的传播的。

“欺实马”是“七十码”(或“70码”)的谐音。2009年,胡斌飙车致人死亡,而当地警方声称胡斌当时的车速只有70码。这件事情折射了公众权力倒向财富权势的病态现象,在当时影响很大。“楼脆脆”事件也发生在2009年。由于开发商违背正常建筑程序,上海一栋在建住宅楼突然倒塌。大家震惊之余,给这栋脆弱的楼房起名为“楼脆脆”。

交通安全、住房安全都是近年来政府和公众关注的热点,而且这两个词媒体代表的某一类事件是频频发生的。按说,它们很可能在各类电视节目中持续出现,但事实似乎并不是这样。

我们对媒体语言语料库中可用的媒体语料(2008年-2013年)进行了调查,发现“欺实马”和“楼脆脆”在电视媒体中出现的情况很相似,它们都在诞生之年大量出现,然后逐年减少。“欺实马”在2009年出现29次,第二年迅速减少到2次,而从2011年开始它就不再电视节目中出现了。“楼脆脆”基本也是这样,它的使用次数也在递减。

但是,我们还是觉得,“欺实马”确实离我们有些遥远了,而“楼脆脆”似乎并没有离开我们的视线。从2012年开始,“楼脆脆”虽然不再出现,但我们还会时常在电视节目中看到“楼倒倒、楼裂裂、楼歪歪”等以“楼XX”为形式的新词语。尤其是“楼歪歪”,它的传播能力非常强,从2009年至2013年,每一年都会在电视节目中出现。怎样来解释这其中的区别呢?

实际上,“欺实马”和“楼脆脆”的形成过程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相同之处在于,它们都是选取现实事件中的某一个方面,来对事件进行提炼和浓缩。“欺实马”选取了胡斌飙车事件中最不合常理的一点来代表整个新闻事件——胡斌明明是超速飙车,他的驾驶速度怎么可能是正常的每小时70码呢?“楼脆脆”也是如此,楼房居然脆弱到在没有外力影响的情况下自己倒塌,这样令人担忧的楼房状态被用来代表整个事件了。但是,“楼脆脆”又与“欺实马”不同,它与“炒冰激凌”是一类,因为它的构成成分之间的意义搭配存在反常的一面。在我们的认识中,楼房应该是坚固的,是有一定抗震能力的。我们的认识经验是我们解读词义以及词媒体背后的新闻事件的基础。这个词语表达出来的信息显然是与日常经验相违背的——楼房在没有外力作用的情况下倒塌了。“脆”不是楼房应该有的属性,“楼”与它搭配,在意义上是反常的。但是“脆”又确实是真实的:建筑质量不过关,这才是“楼脆脆”作为一个词媒体要向我们传达的信息。从这个角度看,“楼脆脆”的意义就是正常的了。这种意义的反常与正常之间,折射了社会问题。可见,不少词媒体也是反常表达中的正常。

这样,“楼脆脆”不仅能第一时间抓住人们的眼球,而且,由于它的构成成分之间存在意义的反常搭配,我们按照这样的规则替换其中的某一个构成成分,就能构造出新的具有形式共同点的词媒体。这样,以“楼XX”为形式的新词语形成了一个具有形式共同点的群落,它们的传播能力自然变得更强。只要“楼XX”反映的社会现象依然存在,在“楼脆脆”之后还有“楼歪歪、楼倒倒、楼渣渣、楼垮垮、楼挤挤、楼斜斜、楼塌塌、楼秀秀”甚至“桥塌塌”等等。这也是为什么“楼脆脆”现在已经不出现在电视节目中,但我们感到它很熟悉的原因。而“欺实马”是通过谐音来造词,显然不具有这样的传播能力。

这样看来,意义的反常与意义的正常不仅能带来良好的修辞效果,还能带来良好的传播效果呢!

  2015 年第 5 期 总第 33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9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