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呵呵”的千变万化
渤海大学文学院  孟宪斌

2013年,“呵呵”被评为“年度最伤人聊天词汇”。2015年,“呵呵”却依然“受宠”。经过调查发现,很多人在聊天时还会使用“呵呵”。为何它在13年狠狠地伤了网友的心?又为何能在15年重新受到网友的青睐?

“呵呵”,在现代汉语中是个拟声词,起到模拟声音的作用。如同“哈哈”“嘿嘿”“嘻嘻”等词一样,“呵呵”也用于模拟笑声。网络聊天的欢快基调和以文字为媒介的聊天方式奠定了拟声词在网络聊天中的地位,同时也为“呵呵”命运的起落埋下了伏笔。

人们在网络聊天的时候,心情大多是愉悦而轻松的。没有人会苦大仇深地在网上和别人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就算说话人有这个热情,听话人也没这个耐心。笑,自然是人们表达心情愉悦时最生动最直接的手段。因为以文字为媒介的网络聊天不同于以声音为媒介的人与人之间的即时对话,所以聊天双方的表情、心态等都需要通过词汇进行传达。纵观词汇的分类,只有拟声词最能胜任这个工作,因而拟声词中的模拟笑声的词自然也会受到重视,比如“哈哈”“嘿嘿”“嘻嘻”“呵呵”等。人们生活中的笑分为很多种,有大笑、微笑,有冷笑、嘲笑,多种多样。同理,模拟笑声的拟声词也有着同而不同的特点。

“哈哈”更倾向于表达一种爽朗的开怀大笑,“嘿嘿”则偏向于一种狡黠而略带可爱的笑,“嘻嘻”体现出一种顽皮淘气的笑,而“呵呵”表现的情感较为复杂。有人精辟地总结为:“‘呵呵’代表的笑是比嘻嘻更成熟、比哈哈更矜持的微笑,热情而不轻佻,含蓄而不阴鸷,温暖而不滑稽,礼貌而不生硬。”由此可见,这种丰富的语义,使“呵呵”在多种语境中都能运用自如。高兴时用“呵呵”,无奈时用“呵呵”,嘲讽时用“呵呵”……“呵呵”便成为了人们在网络聊天中频繁使用的词汇,甚至成为了一种句首的发语词和句中的连接词。不用“呵呵”,觉得怎么开头都有些唐突;不用“呵呵”,觉得句子中间似乎少了些过渡。

正所谓物极必反,“呵呵”由一个表达心情愉悦的令人喜爱的拟声词演变为一个表示敷衍和想要结束聊天的令人厌恶的话语标记,这其中“超限效应”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超限效应是指由于刺激过多、过强或作用时间过久而引起心理极不耐烦或逆反的心理现象。根据会话的合作原则和礼貌原则,人们需要对说话人的话语做出反应。当听话人对谈论的话题感兴趣或有话可说的时候,会给予正常的有实在意义的回复。但是,当听话人对所谈论的话题不感兴趣或无话可说时,则会采取一种消极应答的态度。由于“呵呵”所表达的含义甚是丰富,自然成为了人们回复时的首选。感兴趣用“呵呵”,不感兴趣也用“呵呵”;想聊天用“呵呵”,不想聊天也用“呵呵”。久而久之,人们一看到“呵呵”便产生了抵触心理,就会主观猜测对方使用“呵呵”的意图。倘若听话人聊天的时候曾经用“呵呵”敷衍过别人,那么即使对方的“呵呵”毫无恶意,也会被理解为敷衍。这样循环往复,“呵呵”就带有了敷衍的感情色彩。“呵呵”一旦用于敷衍,聊天的另一方自然不愿继续维持会话,从而使“呵呵”成为了一种聊天结束的话语标记。想想你准备了一肚子的话要说,刚说一句就被对方冰冷的“呵呵”挡了回来,话到嘴边又统统咽下,岂不都是“内伤”?如此一来,“呵呵”被评为“年度最伤人聊天词汇”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然而,在当下的网络聊天中,“呵呵”依然存在,并且被很多人使用。难道这个伤人的词已经脱胎换骨、重新做人了?

当“呵呵”用于敷衍,“伤人无数”后,人们越发地觉得这个词刺眼且恶意满满,很多人都对它避而不及。不过有一天,当你在网络聊天中被对方的喋喋不休缠住而倍感无奈、无法脱身的时候,一句“呵呵”好似一把利剑,助你杀出重围。在双方聊天中使用这样一个充满敷衍恶意的词,并且这种敷衍和恶意在聊天双方的意识中已经达成了共识,明知“呵呵”不可用而用之,这种讽刺是何等的强烈。但是这两个字却让听话人省去了大段的解释和推脱,出于经济原则,“呵呵”这个词便重新受到了网友的青睐。

与前几年流行的“无语”相比,“呵呵”是它的升级版。在表达语塞无奈的同时,又恰如其分地表现了一种嘲讽,不过这种含义的“呵呵”适用的范围还是相对有限的。一般来讲,在使用含有嘲讽含义的“呵呵”时,聊天的双方可以是熟人,因为熟人间的玩笑不会过于明显地违背礼貌原则,并且“呵呵”的使用还带有一定的趣味性。当一个人面对一种现象想要表达无奈和讽刺的时候,也可以用“呵呵”。比如对当下的一些负面新闻的回复,“呵呵”二字,言有尽而意无穷。因为这种特殊语境的限制,含有嘲讽义“呵呵”的使用频率自然不能和当年那个“呵呵”同日而语,但是相比从前被冷落的处境,此时的“呵呵”也算是刑满释放了。

“呵呵”命运的一波三折,生动地反映出了人们对于语言的一种使用心理和潜藏于语言本身的一种内在规律。未来的“呵呵”会演变出什么样的新语义,会有怎样的命运,我们难以预料却也满怀期待。

  2015 年第 5 期 总第 33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9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