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语言中的那些“心口不一”
中国传媒大学  丰自凤

纵观中国五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优秀的物质文化和灿烂的精神文化数不胜数。文化的丰富和发展得益于语言,而语言作为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蕴含着各民族独具特色的文化。汉语作为传统中国文化传承的载体,也有着悠久的历史。因此在人们日常生活中,不乏丰富有趣的现象出现。比如有时出于各种原因,人们总是要做一些心口不一之事,说一些心口不一之话,有时无意之间的说话行事就会达到幽默风趣的效果,这也可以说是一种“无心插柳柳成荫”吧。今年春晚小品《喜乐街》就给大家带来了不少的反转和意外,让人为之称赞;网络流行语作为年轻一代的喜爱,当然少不了新形式的出现:“反读”(笔者称之为“反读”);修辞格中的反语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 反转

反转,顾名思义就是转向相反的方向。今年的春晚小品《喜乐街》中的“反转”更是让人记忆犹新。主持人(尼格买提)在小品中充当的是《喜乐街》的导演,导演发出指令,演员(贾玲、沙溢、李菁、瞿颖)要根据指令即兴表演。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感受一下小品中的那些反转和意外吧。

李菁:什么事儿啊,这么开心,一连说它十好几遍哪?(贾玲一口气说了十遍开心,李菁询问开心的理由)
贾玲:哎呀,开心还需要理由吗?
主持人:需要理由(贾玲的意思本来是想说开心是不需要理由的,可是主持人小尼发出指令,说开心需要理由,所以贾玲需要马上转移思路,反过来说开心是需要理由的,因此贾玲就有了下面的阐述——)
贾玲:当然有理由啦!开心嘛,为什么呢?(看沙溢,向沙溢求救,结果沙溢说——)
沙溢:问谁呐?
李菁:自己想。
……(贾玲只能自己想,结果心口不一地说出了一大堆开心的理由)
李菁:说点真正开心的事。(李菁再次询问开心的理由。)
贾玲:我前段时间不是参加选秀吗,选一回淘汰一回,选一回淘汰一回,连海选我都没进去过,这回不一样了。我包装了一下自己,改变了一下方向,结果……(本来按照贾玲的思路,按照普通观众的思路,结果应该是选上了,可是这时主持人又发出了下面的指令——)
主持人:意外
贾玲:我当评委啦!(贾玲再一次在主持人的指令下实现了反转的回答,哼哼,已经不再是选手而是当评委了,实现了评委与选手在身份上的反转,这个反转够大,够意外吧)
……
沙溢:虽然你什么都没有,但是你有家人,有朋友,远房的表哥还有农村的三姨。(沙溢本来想安慰贾玲不要感到丧和气馁,至少她还有家人、朋友、亲戚可以支持和帮助她,可是这时主持人小尼说——)
主持人:反转(即沙溢接下来的话必须要把前面蕴含的意思反过来,于是沙溢说——)
沙溢:他们都等着你养活呢。(本来是推动和支撑贾玲奋斗前行的家人、亲戚和朋友瞬间统统变成了贾玲的沉重负担)
贾玲:为什么要我养活呀?
李菁:当然得你养活啦,你都多大了,你现在是上有老,上有老,上有老的。
贾玲:我就不能下有小啊。
李菁:你这情况你怎么下有小啊。

据央视春晚网络官方公布的数据,《喜乐街》的点播次数以压倒性优势高居榜首,成为羊年春晚最受欢迎的语言类节目。《喜乐街》能够得到观众一片“点赞”,成为春晚的人气小品,甚至有的网友还有些意犹未尽,纷纷大呼“不过瘾”,希望能看到加长版的表演。我想这不仅仅是因为小品反映了现代社会存在的“女汉子”“女神”这一社会现实,更是因为小品中的多次反转和意外,让人们“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了其中的波澜起伏。

不仅小品中有反转和意外,就连小品结束后,春晚的主持人们也兴致勃勃来了一段反转对话。

董卿:谢谢,谢谢各位精彩的表演。特别是这个反转,反得太逗了。
康辉:没错,而且演员演得太好了,尤其是瞿颖,多漂亮,多有气质,关键你说这么多年……(在这儿,康辉开始反转——)就还没贾玲有女神范儿。(然后康辉自我解嘲)这反转太不容易了。
董卿:这反转啊太考验演员的智慧了,又灵活又生动,充满了戏剧性,我觉得这个小品真的……(本来要表达的是真的很好、很精彩之类的意思,结果康辉说——)
康辉:反转
董卿:也不过如此嘛(实现了反着说)。你们有反转,我们有反串啊(转移话题,引出下一个节目)。

由于《喜乐街》这个小品不是董卿所在的演播厅的节目,所以在她接下来的“一反”“一转”中,就推出自己所在演播厅的反串节目。主持人在这里的反转主要是为了承前启后,即把前后节目衔接起来,同时引出接下来的节目。

二、“反读”

网络语言中也不乏“反转”之词。网络语言已经成为人们网上进行交流必不可少的“通行证”。有些流行语形象一针见血,生动地表现客观事实,具有很高的表现力,同时不乏尖锐的讽刺意味,对汉语文化的丰富和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例如“不要在广告中插播春晚”,这句流行语很好的表达了2009年春晚植入广告过多且不合理这一事实。而有的流行语则是委婉表达,但是仍然可以达到幽默、讽刺、调侃的意味。

一段时间内在微博、论坛、贴吧等流行的像“绅(bian)士(tai)”这种形式(笔者暂且把它称为一种网络流行体),把词语拆分后加括号,括号内添加拼音。其实,严格来说,括号内的不能说是汉语拼音。因为汉语拼音不仅有声母、韵母还有声调,而这种网络流行体括号内的“拼音”是不需要标注声调的。这种网络流行体真正要表达的意思是括号里的内容,括号里的“拼音”需要自己拼出来;括号外所写的汉字只是与其相关的,用来做掩饰用的词语。这种形式的网络流行体所写与所读是不一样的。比如:绅(bian)士(tai)写作绅士,读的时候就要读括号里的“拼音”,读作变态。有人认为这种形式来源于日本动漫;有人认为来源于暴走漫画;还有人认为最早来源于“黄易”(网易)。我们在这里暂且不管这种网络流行体的具体来源,只讨论它们的运用。根据所能够搜集到的这种网络流行体,通过分析,了解到基本上是为了表达幽默、调侃、讽刺的意思。有时是出于礼貌或其他原因,委婉表达自己真实想法。例如:

你(shi)好(ji)帅(hen)啊(chou)!
真(ni)的(hen)很(nao)好(can)

表面上是说你好帅,真的很好,但是他真正的意思是在“拼音”上面,拼出来就是“实际很丑”“你很脑残”。这是一种戏谑加幽默的做法,同时也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真实的想法。这种表达方式,不仅可以凸显作者的幽默,而且又可以让人觉得有新意。

A:人(包)好(子)这样不是比人(hao)好(zi)要清楚吗?而且打字也方便呀,不用转换。
B:从楼主的拼音发音来看,确实令(xiao)人(er)困(bu)扰(yu)。

这是一段贴吧里的对话。A是在抱怨这种网络流行体认读起来不方便,而且打字是还得转换,打字速度会很慢。B没有直接回答A的提问,而是指出楼主A的拼音没有学好的同时给予答案,这种机智巧妙的方式不仅回答了A的提问,而且委婉地指出A把bao拼成了hao。

去年,广东一高校部分学生因不满饭堂价格贵等原因,约200名学生率先示威,他们高喊口号,乱砸学校餐厅、小吃部、门窗、空调等设备,然后围殴校长,稍后逾3000名学生加入示威。有网友对此事件的微博评论就是这样写的:

同学们!保(gan)持(de)冷(piao)静(liang)。
你们这样做太(gan)不(de)像(piao)话(liang)啦!

其实这是一种类似调侃的方式,迫于某些原因,网友字面上批评该校学生的所作所为太不像话,应该保持冷静。但与此同时又不愿对此充耳不闻,所以采取间接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观点,反其道而为之:不直接说干的漂亮,而是让大家看到两种相反的态度,这样可以起到一种诙谐调侃的效果。

三、反语

网络上这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表达方式不禁让我想起一种修辞格——反语。通俗地说就是正话反说,反话正说。反语必须有表里两层意思,而且说写者的真正的含义不在表层的意义上,而在深层的意义上。例如:

发明吃瓜子的人,真是一个来了不起的天才!这是一种最有效的“消闲”法。要“消磨岁月”,除了抽鸦片以外,没有比吃瓜子更好的方法了。 (丰子恺《吃瓜子》)

丰子恺先生在这里字字面是称赞“发明吃瓜子的人”是“天才”,其实意在揭露、讽刺和抨击剥削阶级只知道吃瓜子和抽鸦片,讽刺他们这种腐朽的生活。

出于礼貌原则使用反语的情况有相当高的比例,而以伤害为目的的反语使用则是少数情况。人们使用反语主要是为了表达讽刺、进行批评表扬、加强幽默等。如《红楼梦》中凤姐妙用反语的例子:

贾瑞道:“我在嫂子跟前若有一点谎话,天打雷劈!只因素日闻得人说,嫂子是个利害人,在你跟前一点也错不得,所以唬住了我。嫂子最是个有说有笑极疼人的,我怎么不来,死了也愿意!”
凤姐笑道:“果然你是个明白人,比贾蓉两个强远了。看他那样清秀,只当他们心里明白,谁知竟是两个糊涂虫,一点不知人心。”(清·曹雪芹《红楼梦》)

众所周知《红楼梦》中王熙凤的泼辣狠毒。贾瑞在宁府庆贾敬寿宴时碰上凤姐,又动了勾引之意。他的不良意图早就被王熙凤识破,凭着她那毒辣的性格,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贾瑞对她的不恭。王熙凤假意与他周旋,便设下圈套,等贾瑞上钩。

从这段对话我们可以知道王熙凤假装对贾瑞好,故意不让贾瑞瞧出破绽。“果然你是个明白人,比贾蓉两个强远了。”王熙凤说贾瑞是个“明白人”其实是讽刺反语,是贬斥嘲讽贾瑞,相当于“哼,你这个糊涂虫,死到临头还不知道”。 最终,贾瑞也没有逃出凤姐之手,丧命于王熙凤设计的相思局里。

反转是在承接原意之后说出与原意相反的话,反语是在词语的字里行间中流露出反讽意味,“反读”则是在原词基础之上标注与其相反或相关的“拼音”,通过改变我们一贯的阅读习惯(一般,只读汉字,而不读括号内的注释),追求一种心口不一的效果。这三者虽然使用手段不同,但却都有异曲同工之效。

在现实生活中,像这样心口不一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我想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活生生的例子,才让我们认识到语言极具张力和表现力,体会到语言的妙趣横生和博大精深,激发我们探究的兴趣。

  2015 年第 5 期 总第 33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9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