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换个“主语”
北京语言大学  安青阳

明星闪到哪儿,星光就飞溅到哪儿。明星们出现在人群中,有时会将嘴和脸掩起来,但结果自然是“欲盖弥彰”。这不,王菲最近就“盖”而“彰”了一把。新浪娱乐专栏“水煮娱”2015年4月10日登了一篇文章《看与被看,王菲快跑》(作者:一把青),描写了王菲在云南大理“游街”时的盛大场景:

王菲带着女儿李嫣在云南大理逛街,引发游客们的一路跟拍,不仅如此,甚至有网友透露,“撒开腿逃跑的结果,就是整条街都跟着跑了起来”,此情此景,换个主语,简直赶得上魔幻现实主义小说里的情节。然而它的确是发生了,有图有真相,众人迈着大步包围着长腿姐姐王菲,各自举着手机,又各自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我们除了为王菲效应喝彩外,还对此文中的一个表达感兴趣,就是“换个主语,简直赶得上魔幻现实主义小说里的情节”。这句话,揭示了日常交际、语义调节、语言发展的基本路径之一。一个事件框架,换个主语,说新不新、说旧不旧,在重新演绎一番之中,也有新的境界。所谓的“超常”,往往就是“常”中求变、换个“X语”的结果。

下面的新异搭配都是“换个主语”的表达:

(1)随机长预告,飞机开始降落。大地倾斜,安第斯山脉缓缓流动,仿佛再现亿万年前地壳的变迁。(北岛《智利笔记》,《青灯》81页,江苏文艺出版社,2008)
(2)没有新鲜的东西,连鸟影连树都很陈旧,跟他带来的那些书刊一样,淘汰货,被时代无情地淘汰了。(陈应松《火烧云》,《小说月报》2005年第3期第35页)
(3)微机课上,一同学向老师报告:“老师我们这一排死掉了。”这时,同一排另一个同学紧紧跟着站起来说:“老师,我还活着!” (李津《最新开心短信息》169页,金城出版社,2005)
(4)政治力量妥协分娩德国大联合政府(标题,《新京报》2005年10月11日A03版)
(5)我嗅到一股馨香,从那羽绒一样的红色的箭端绽放开来。围观者铁丝一样的目光紧紧缠绕在牛的躯体上。四五顶白帽很灵敏地操刀忙碌,好似正在精工细做一件工艺品。(曹建川《青春只有单程票》,《小说精选》2004年第8期第50页)
(6)平瞎子当了平师傅是几个月之后的事了。瞎子学按摩,倒是天生的灵气,因为他们的眼睛本来就是长在手上的。(盛琼《老弟的盛宴》,《新华文摘》2011年第1期69页)
(7)铁男知道,老总就是这么一个大张旗鼓喜欢女人的人,充其量也不过是眼球吃冰淇淋而已,现如今这样的男人就算是好男人了。(张欣《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小说选刊》2003年第11期第20页)
有时换个宾语或换个其他成分,也同样能形成新表达:
(8)你用平平仄仄的枪声/写诗/二万五千里是最长一行(任先青《诗人毛泽东》,《诗刊》1990年第6期)
(9)扁说的这些事可能吗?大家用膝盖都能想明白。(木曰《陈水扁出庭狂念咬字经》,《人民日报海外版》2009年2月25日第3版)
(10)儿子说:“爸爸,你帮我改一下这篇作文吧!”爸爸说:“那怎么行。我对写文章一窍不通,怎么能帮你的忙。”儿子说:“你骗人,你怎么不会做。人家都说你摆摊卖水果时总在秤盘上做文章。”(苑广才等编著《语言幽默术》57页,吉林文史出版社,2003)
(11)一个女人如果容貌丑陋的话,基本上相当于患了不可医治的绝症,或是被判处了精神死刑。(傅爱毛《天堂们》,《小说月报》2008年第11期第8页)
(12)对面一个老头。他将头极认真地埋在硕大的瓷碗里,在搜寻着虾腿般大的肉丝,用筷尖极熟练地拈上,抬起,看一看,红色的舌头伸出嘴外,蛇信子般一卷,再缩回去,在牙上很认真地磨合着,伴着一团口水送进食管,立即在脸上抒写着香味的颜色。(曹建川《青春只有单程票》,《小说精选》2004年第8期第51页)
(13)(中年男人不慎从屋顶跌落下来)当他听到自己的叫声又白又亮,如初春解冻的河水的时候,便也立刻明白,山墙下是一堆盖房时没有用完的碎砖乱石,而自己结结实实的生命,正是以常言说的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着那堆碎石块跌落。(阎连科《自由落体祭》,《和平寓言》1页,长江文艺出版社,2001)
(14)中士空手被人围着朝汽车涌去,脸上一片光芒,心里却码满了方方正正的哀伤。他口袋里塞了退伍证、退伍费、团员证和退伍军人回程介绍信。(阎连科《中士还乡》,《和平寓言》92页,长江文艺出版社,2001)
(15)投保:男朋友是准客户老公是客户结婚是签单离婚是退保再婚是续保。(芊黛等编《手机短信情话·调侃·贺词大串烧》124页,文汇出版社,2003)
(16)亲爱的,“扫描”到你,我的爱情“程序”就“启动”了,别人都说我们很“兼容”,是属于“超级链接”,特别是我们见面的那几天,感情很快“升级”了。(刘元主编《手机里舍不得删的短信》75页,哈尔滨出版社,2007)

换个成分搭配组合,实际上就是把两个交际空间整合在了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多修辞手法,都跟换个“X语”有关。像比喻、仿拟、通感、夸张、借代、移就、拈连、双关等,莫不如此。

其实,这也并非语言交际的特例。所谓同情,所谓将心比心,所谓站在对方的立场看问题,所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等等等等,都是在“换个主语”。庄子和惠子的“子非鱼”之辨,便是“主语”换与不换之争: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鯈(tiáo)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庄子·秋水》)

千古命题,千般命题,机理不二,大道归一,都有换个“X语”在里面。

  2015 年第 5 期 总第 33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9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