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漫谈媒体发言与“专业”
——语言教学笔记
中国传媒大学  赵  俐

1996年,中央电视台播出第一期大型谈话类节目《实话实说》的时候,走到镜头前的人们仿佛大都不太会自然地说话。《实话实说》的策划人杨东平曾经这样谈到:“中国需要实话实说。然而,我们的实话更多的是在客厅的沙发上或者朋友的酒桌上。要面对公众,在电视上自然地说话,说真话、说实话,显得要比平时困难得多。”(时间、乔艳琳《实话实说的实话》16页,上海文化出版社,1999)

细细想来,媒体发言紧张的原因大概有这样四个方面:

社会环境的长期引导,家庭环境的日常熏陶,学校教育的点滴影响和自身心理的消极暗示。当众发言,如果唯恐说不好,说不妥,求保险,就是多消极的担忧,少积极的建设,也就很难实事求是地去思考问题与表达。这四点足以让人们三缄其口,非要发言,就用官话、套话来遮挡。长此以往,套话成为习惯。说套话,最主要的心理原因是求安全,怕冒险。深层原因是学习不够,缺乏创新。(参看赵俐等《语言的轮休和充电——第四轮语言哲学对话》20—44页,中国经济出版社,2005)媒体发言,成为很多人都倍感紧张的时刻。

二十年过去了,人们公众发言的心理紧张已经缓解很多了。究其原因,当然有社会的开放,家庭和学校教育的进步,以及个人的发展。这里,我想说的是如今的媒体社交平台功不可没,它在给人们的心理减压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微博、微信、朋友圈、自制网络节目,大家逐步在解放自己,敢于和乐于做媒体发言,媒体亮相了。网络社交媒体至少为人们提供的减压法宝至少有四点:

一是可以不用露面、不进政府媒体,如报社电台电视台即可发言。

二是不用原创也可以进行观点表达,即转载转发。

三是不用措辞也可以进行情感表达与交流,即运用各种网络表情。

四是不用经受审查面对茫茫大众传播,而是可以自行选择发言内容、选择受众群在朋友圈中传播,受众可以自愿选择成为自己的粉丝,粉丝量一目了然,还能够互动。

媒体发言的压力小了,于是很多人都愿意在社交媒体发言了。或展示展示状态,或传播传播消息,或表达表达观点,或宣泄宣泄私愤……总有人围观,点赞、讨论、拥护、反驳,互动交流起来,渐渐地发言者就树立了自己的形象,如果愿意还可以借此进行形象或产品营销。

在社交媒体上发言、做节目,职业和专业不限,一些非专业人士的登场,让专业院校的学生心里开始打鼓:他们既不是专业记者,也不是专业主持人,更不是专职发言人,他们都可以发言、做节目,为什么?我们怎么办?

让我们做一个简单地推理,看一看语言专业的人和非语言专业的人这两大群体。前一个群体中的个体水平相对比较接近,水平下线不会低,上线比较高。而非语言专业的人,这是一个更大的群体,个体水平差异比较大,其水平下线可能更低,同时上线也不排除更高,就是语言习惯极好、积累又雄厚、表达极佳的人。这样的人水平绝对不输于一般专业人才。

当然,有的时候,媒体选择了或者受众认可了非专业的主持人除了上面所说的可能性,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个非专业人士身上的经验值比较高,声誉和知名度高,这样的人在开口之前就已经带着众粉丝来的,决定了他参与的节目的收看收听点击率。所以他成为这个节目的主持人而不是面孔陌生的专业主持人。

其实,任何行业都没有规定也不可能规定一定要选择专业院校毕业的人来做,绝对排斥非专业院校的人。好比演员不一定都是学表演专业的,作家也不一定全是学中文出身的,主持人为什么一定要学主持的呢?各行业真正需要的不是有专业证书的人,而是具有专业能力的人。只要你具备专业能力,就可以从事这个专业,无论你是不是有专业院校的教育背景。

如此说来,专业院校的学生面对非专业的入场,不是质疑专业性,而是要进一步夯实和增强专业能力,这才是核心竞争力。毕竟,大多数人需要在专业教育环境中才更方便获得和提高专业能力。

说到语言专业的专业能力,最核心的仍是语言交际能力。好的语言交际能力应该是善于捕捉交际双方的关系特点和发言所处的平台特征,在不同的语境中能够采用适当的语言内容及形式实现其交际目的。

我们看到,大多数人在网络社交平台上发言心理解放之后,语言也鲜活起来——新鲜的、真诚的、个性化的语言多起来了,官话套话空话少了。但是同时,因为平台的变化,空间的增大,自由度的增加,一些人在拥有话语权的时候其实并不能很好地使用它,会呈现出一些明显的不足。而这些不足,看起来是网络发言的不足,其实还是生活交际中的不足映射到了网络上而已。比如,转载得不假思索,缺少分析,其实还是生活中就不习惯深思。比如网络辩论中比较容易情绪化,其实是生活中就缺少理性、包容不够。再比如,语言表达时候的品位不高,也是源于生活中对品位的辨别不够敏感,语言习惯不好。还有,语言表达准确度和艺术性缺乏,这是日常语言功力的培养不够。总而言之,基础的专业能力培养和品质的熏陶不可放松。

同时,生活变化了,媒体变化了,专业学习也要补充新的内容,更新一些旧的观念。比如,主持专业的培养目标,在以往专门为电台电视台培养专职的主持人的基础上,需要增加为网络媒体培养高级发言人才。当以往传统媒体的节目受众被网络媒体的各类发言分流之后,专业教学要引导学生为日后生产出更富吸引力的语言产品做好准备,包括产品的策划能力、营销能力,当然还包括制作能力。今天主持专业的学生,如果面对海量却水平参差的网络信息源,不会辨识信息的真伪高低,不能梳理出自己的认识,就不可能在媒体上有高质量的发言。今天主持的专业学生,如果不在生活中及全媒体平台上积累认识和实践的经验,那么很难辨别各种交际群体及交际对象的不同,把握语言表达的分寸。

播音主持专业性的加强包括夯实专业基础,拓宽专业视野,补充专业实践,善于用全媒体的思维和视角去策划、生产和营销高质量的语言产品。语言艺术的专业学习,要跟紧时代,要不断回归生活。在真实的语言交际场中磨练语言能力。语言艺术专业的专业表现是要高于生活,但这不是要脱离生活。高于生活是要回归生活和更加深入生活,表现出来的应该是深谙生活精髓、体悟生活本质的语言表达。

  2015 年第 5 期 总第 33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9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