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杨志卖刀及其他
中国联通杭州分公司  雷  斌

做什么样的人?我们听的最多的是,做一个诚实守信的人,做一个简单快乐的人,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水浒传》中杨志,因为失陷花石纲,削去职役,没有了盘缠,只好将口宝刀上街叫卖。可是,两个时辰过去了,仍没有人识货,无人问津。破落户泼皮牛二先生,酒喝得半醉,一步一颠撞将过来,问杨志那宝刀“怎地唤做宝刀”?杨志做起了广告:

“第一件砍铜剁铁,刀口不卷。第二件吹毛得过。第三件杀人刀上没血。”

牛二不信,要当场验证一下。砍铜剁铁,刀口不卷;吹毛得过,名副其实,众人都喝采,真乃“宝刀”,既能吃硬,又能吃软,是不怕软硬的真家伙。杨志广告做得成功,实事求是,经得起实践的检验,赢得了顾客的信任。

但是,第三件“杀人刀上没血”,就有点神乎其神的味道了,偏偏酒醉心不醉的泼皮牛二就是不信:“我不信!你把刀来剁一个人我看。”杨志想以杀狗类比,牛二偏顶真:“你说杀人,不曾说杀狗。”(说实在的,生活中有时还是真的多一些像牛二那样丁是丁卯是卯的认真人好!)谁要你如此“吹”呢?泼皮牛二果真赖皮了,死要抢得杨志的宝刀,且在好汉面前大打出手,撩得杨志性起,真的将牛二试了刀。牛二无疑是死了,究竟宝刀上有无沾上血,不得而知,因为人命关天,此时此刻,哪里还顾及说“宝刀”呢?

杨志卖刀,谁知落得个宝刀也不明不白进了衙门,为什么?当然与泼皮牛二有关,但是,难道与杨志的广告无关吗?杨志自己也知道“禁城之中,如何敢杀人?”的道理,为何还要这样“吹”得天花乱坠呢?

看看眼下的广告也是一样,广告应该可践行,可操作,不要说大话,更不能说假话。

行武出身的杨志,英雄末路,落得上街叫卖宝刀的困境,真乃世事难料。但是,我还是由衷地佩服他叫卖宝刀的广告语,三句话将宝刀表达得淋漓尽致。

我曾经担任过新闻发言人,我回答电视台记者一般也是决不会超过三句话的,因为言多不由衷,电视编导照样给你删减掉,反而让你表达不清。

后来我发现古人就是这样说三点的,大道至简:

《晏子春秋·内篇谏下》说:“国有三不祥,是不与焉。夫有贤而不知,一不祥;知而不用,二不祥;用而不任,三不祥也。”国家有贤德之人,但国君却不了解他,是一不祥;了解了却不使用他,是二不祥;使用了却不信任他,是三不祥。说得多么有道理。

《尚书泰誓》上说,领导有三大任务:“作之君,作之亲,作之师。”作为领导,就应该像君子那样,胸怀坦荡、运筹帷幄、指挥有力;领导是亲人,要爱民如子视如己出,养育他、爱护他、帮助他;领导是老师,为人师表为人楷模,并以身作则,教育他、感化他、引领他。这样才是一个好领导人。言简意赅、鞭辟入里、振聋发聩。

这又让我想起马寅初老先生讲过的一个故事:一进京赶考的书生住店,预付十两银子要上房,店主将这十两定金给米老板付了米钱,米老板转手给屠夫还了肉钱,屠夫又找养猪的还了猪钱,养猪的又去还清了饲料钱,饲料商又赶到旅店还了房钱。就这样,十两银子又回到店主手里。这时,书生转回来说房间不合适,要回银子就走了。店主没赚一文钱,大家却把债务都还清了。

好复杂呀,又好简单。如果我们不说“道”而说“人”的话,看来那也不是什么都能够简之又简的,还是要处理好简单与复杂的关系。

我们说,想得太复杂,人将失去童心,没有乐趣,整天愁眉苦脸没有一丝笑容;想得太复杂,终日忙忙碌碌不知所措,人也将变得深不可测让人不可捉摸。想得太复杂,会带来这也不敢干那也不敢为,前怕虎后怕狼,严重的还将有损于脑细胞,有害于身体健康。

想得太简单也是不行的,那将把多维现象多维社会多维世界简单化机械化,把握不住各种关系,不能把问题看得深入透彻,进行入木三分地分析,当然势必会到处碰壁,叫苦不迭。《论语》说得好:“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可见,简单是建立在对问题复杂分析的基础上的。

这又不对那又不行,那如何是好?我们认为,面对复杂的问题,抓住主要矛盾,把握事物的本质,深挖其根源,往骨子里看,往骨子里说,往痒处挠,往疼处扎,这样,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了。同样,把简单的问题放在纷繁的世界,多问几个为什么,分析前因后果利弊得失,这样也就肯定不是简单的事情了。

不过,我们又一致以为,把如此复杂的问题想得如此简单,是你的水平;把这么简单的问题想得这么复杂,也是你的水平。我们既要有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的能力,也要有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的能力,这都是缺一不可的。

是应该过像陶渊明那样淡泊的简单生活,还是过像曹操那样猜疑复杂的生活?那是你的选择。我选择简单做人,复杂做事。

  2015 年第 6 期 总第 34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11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