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我们”的心里有“你”也有“他”
北京十一学校国际部高二年级  施今语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可以用很多种代词去称呼别人和自己,比如“你”“我”“他”,“你们”“我们”“他们”。可是有的时候对于这些称呼的理解不同,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不小的困扰,比如这次我陷入的困境。

“砰!”金属碰撞的声音伴随着哭声,我靠在门上哭得“梨花带雨”。

这是半年前的一次争吵,是我和我爸的大大小小无数次战斗中比较惨烈的一次,至今想来还是那么记忆犹新。具体的起因现在已经忘了,想来应该也就是由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引起的第n次“家庭大战”,最后又以凌乱的结局收场。但是在这次争吵中,爸爸的一句话是我到现在都记得的:

“这是我们的家!”

这是一句看起来无比正常、无比温馨的话,然而却同时刺痛了当时早已怒发冲冠的我和我的耳朵与泪腺:

“好……是你们的家。”

这是我的回答。这似乎只会出现在小说中的情景却在我家的前厅发生了。是什么导致了如此戏剧化的发展呢?明明只是一场普通的青春期少女和更年期父亲之间的吵架,怎么就涉及到如此严重的层面呢?原来,这罪魁祸首就是来自于一个最最普通不过的词——“我们”。

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班导曾经特别严肃地和我们说过:“咱们是个大集体,不要分‘我们’,而要‘咱们’。”相信很多学生都听过类似的教导。从那时起,我就对“我们”和“咱们”这两个词分得特别清楚。当别人说“我们”的时候,是不包括我的,只有别人说“咱们”的时候,才算包括我这个聆听的人。所以当我爸说出这种话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家是不包括我的。在任何人耳中,当你的父亲说这个家是不包括你的时候,我想所有人都不会好受,包括我。当时的战争真的是进入了白热化状态,以我的摔门而去作为休止符。


当然,我并没有按照剧情离家出走,最后还是回到了家里。从漫长的冷战和无数的白眼到母亲的劝说和双方的道歉,我和我爸终于和解了。很久以后我跟他提起了这件事,他一脸惊讶地跟我说:“‘我们’是包括你这个听话的人啊。”我也一脸惊讶地跟他说:“不可能,怎么可能呢,只有‘咱们’才这样啊。”

争执不下,我们便找法官——书架上厚度为5.8厘米的、一共有1790页的、红色硬封皮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的、已经出版到第六版的《现代汉语词典》——来裁决:

【我们】人称代词。称包括自己在内的若干人。

【咱们】人称代词。①总指己方(我和我们)和对方(你和你们):~是一家人丨你来得正好,~商量一下。注意包括谈话的对方用“咱们”,不包括谈话的对方用“我们”。如:我们明天参加义务劳动,你要是没事,咱们一块儿去。不过在某些场合说“我们”也可以包括谈话的对方。②借指我或你。

看到这个结果,我骄傲地将视线转移到父亲脸上,这是我第一次在词语使用方面战胜我爸爸,也有可能是唯一一次。但是我的父亲却很坦然地看着我,跟我说:“在我们南方是没有‘咱们’这个词的,在我们老家,‘我们’范围很广,包括‘咱们’。”

“怎么可能?”这是我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但是细想起来,作为一个土生土长在安徽南部长江边上的人,我想父亲应该不会在这方面犯错的。况且在中国这么广阔的国家,东西南北因为各种原因而产生的差异确实是巨大的。有时回老家(安徽省青阳县),我连家里的老人说话都有很多似懂非懂的地方,更何况用词差异呢。但“我们”和“咱们”的差别,确实让我相当意外。

后来,我和父亲就讨论起他们方言中“我们”的用法,他举例,我概括。我发现,父亲说话中的“我们”实际上有四种意思,也就是说,有四个“我们”!

首先,“我们”可以仅指己方,不包括对方。比如:“我们去5A教室,你们去5B教室。”“这里是我们的领土,不欢迎你们。”这里的“我们”就不包括对方。

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将己方和对方都包括在内。在我和我爸的这次争执中,他想表达的意思就是这个。

第三个用法就是包括己方和他方。比如和朋友谈及另一位朋友,说“我们”干过怎样的事情的时候,这个“我们”既包括了在场的自己,也包括了不在场的朋友。

“我们”还可以将己方、对方和他方都包括在内,即包括谈话中涉及的所有的人。当领导发言时的“我们部门的人”既包括了领导自己、在下面听的下属,也包括了不在场的这个部门的工作人员。

而“咱们”呢,日常交际中仅仅用于包括己方和对方的场合。

在南方一些地方,人们灵活地应用着“我们”的四种意思;而在北方(至少是北京话地区吧),除了运用“我们”,人们还发明了“咱们”这个词语来使表达更加清晰。

其实,“我们”和“咱们”还有一个差别,就是在语境上。“咱们”一般都是在口头表达上,在书面里很少会看见有人用“咱们”,小说中人们的语言表达除外。在电视上,也很少会听到国家领导人说“咱们国家”,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国家”,更多的是“我国”,因为中国是我们每个人的祖国。由此不难看出,“我们”是更为正式的书面表达,也是更被普罗大众所能接受的说法。


其实,这种差异还在很多地方表现出来。比如我经常听到我的父亲称呼别人“你”。无论是面对长辈还是晚辈、大人还是小孩,他都“你”来“你”去的,听得我十分不解。在日常生活中,面对比我年长的人,我都是用“您”的,这是一个尊称,然而“你”听起来,就没有那么尊敬。直到我随着爸爸到了老家,听着满乡满村都是“你”“你”“你”的,我才知道这不是我爸的错,他的方言中没有“您”,只有“你”。你是“你”,您也是“你”。真可谓:“我的心中只有你!”

因为我是在北京出生、在北京成长的,所以对父亲故乡的很多用语都不太清楚,每次回老家探亲,都是既有困惑又有收获。有一次在餐桌上,我的表姐管爷爷叫“姥姥”,我听到后怀疑是否听错了,因为在我的认知里“姥姥”指的是妈妈的妈妈,平时也只是对女性的一个称呼,不可能用来指爷爷吧。当即我就转向身边的父亲,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他。很明显,他看懂了我的意思,小声跟我说:“在我们这儿,‘姥姥’就是‘爷爷’。”称呼上带给我的困惑可不止这一点。在串门的时候,经常可以听到别人问我爸:“你姊妹最近怎么样?”我父亲可不只有姐妹,他还有兄弟,难道就不用问候兄弟吗?出了门,我向我爸提出了这个疑问,他笑着告诉我:“在我们这儿,姊妹包括了兄弟姐妹。”不得不说,“在我们这儿”和“在北京那儿”,差得真大!


“我们”包括了“咱们”,更不止于“咱们”。在这广袤的世界里,不同的地域之间肯定是有差异的,这些差异不仅仅止于语言。中国南方和北方之间的差异尚且如此,那若是不同的国家呢?比如中国和美国,两个位于地球两端的国家,将会存在更大的差异。这些差异不只是语言上的,更是社会、文化上的。甚至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很有可能会发现另一个存在着智慧生物的星球,我们这些居住在地球上的人类和那些居住在遥远星球的原住民之间的差异更是无法估量的。而我们要做的不是去排斥、反驳、厌恶这些差异,而是去了解、包容、尊重这些差异。将这个行为说得伟大一些:这会使地球更美好!但是如果我们将这个行为的影响看得小一些,再小一些,我们就会发现,在那放大镜下,这种行为避免了我们生活中不必要的冲突,促使南北两边的人和谐相处,使不同国家相互建交。它让我们和亲人、朋友、陌生人,来自同一地方的人、来自不同地方的人都保持一种良好而又温暖的关系,正是这种温暖,带给了我们无限的美好,不是吗?

  2015 年第 6 期 总第 34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11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