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怀念我的姥姥
渤海大学文学院  张  洋

我的家乡位于辽宁省铁岭市西丰县的南部,属于满族自治乡,乡亲们大多数都是满族人。我在那里生活了八年,留下了最最难忘的儿时记忆。在我的记忆中,姥姥是一位重要人物,她陪我度过了美好的童年时光。

姥姥是一位勤劳的满族老太太,每天不停地干活,尽心地照顾着全家老小。姥姥个子不高,但走路很快,干起活来也很麻利。她在后院养了很多鸡,每天都按时去给它们喂食,这时候,我总是个多余的小助手。姥姥管老母鸡叫“老抱子”,每当春天来了,姥姥就选一只资深的“老抱子”来孵小鸡仔。我近距离地观察过小鸡们一批又一批的诞生,然后看着它们长大,还有就是时不时地跑到鸡窝旁边等着捡鸡蛋。捡到鸡蛋小心翼翼地拿回来,如数交给姥姥。姥姥偶尔会奖赏我几个鸡蛋吃,但多数是放到米缸里,等着过年过节、走亲戚或是招待客人。

现在回想小时候,除了玩就是玩,每一天都那么开心、快乐。而且可玩的东西真是应有尽有呢。满族有一种传统的自制玩具,叫嘎拉哈,就是羊或猪身上的膝盖骨。一块有四个面,正面叫“坑儿”,背面叫“肚儿”,侧面叫“轮儿”,还有一侧叫“真儿”。每个小伙伴都以能够拥有这样的玩具而倍感自豪。而我的这份自豪就是姥姥给的。不知姥姥跟谁要的,凑齐了一副四块这样的嘎拉哈,还特意给每一块涂上红色,又给我缝了一个大大的布口袋。每次还没等我吃完饭,小伙伴们就跑到姥姥家门口等着和我一起玩嘎拉哈。我常常是把这套玩具大大方方地交给她们尽情玩,自己在一边独自威风着,心里美美哒。姥姥除了给我做玩具,还给我做过很多很多衣裳。一年四季的都有,花花绿绿的,即使旧布做出来的也都好看。姥姥每年夏天都要给家里所有的孩子们做几套棉衣棉裤,而且总是打提前量,两年之后的衣服都备好了。我印象最深的是姥姥给我做过一件缎面的红色棉袄,穿了好多年,特别漂亮。姥姥的一针一线比商店里的还要好看,尤其是棉袄上的扣子,是传统旗袍的那种纽襻,十分精致。姥姥做针线活真是相当有一套,现在想想,那时的绣花枕头、布鞋、鞋垫……现在都可以放到橱窗里当艺术品了吧!

姥姥最厉害的是她的厨艺。什么都会做!做什么都好吃!尤其是过年的时候,姥姥会做各种果子(糕点)。萨其马是必不可少的,软软的、甜甜的,真让人百吃不厌!还有粘火勺、粘豆包,都是粘米做的,里面包馅,小豆馅是我的最爱。粘火勺是做成圆圆的小饼,然后放到专门的平锅上烙熟。粘豆包下面会放上一片夏天晾干的玉米叶,吃的时候把叶子撕下来。那些日子姥姥前前后后要忙很多天,饽饽做很多,然后放到口袋里冻起来,够全家整个冬天吃。炒油茶面也是满族人的传统美食,一入冬姥姥就开始准备了。最有趣的是姥姥用大锅一边炒,我一边偷偷伸出手指蘸着吃,总觉得那样吃才是最好吃的方式。还有酸汤子,姥姥也最拿手。当地人也叫汤子,就是把玉米面浸泡半个多月,然后磨成水面,发酵成酸味。做的时候用特制的汤子套挤压成细条,用沸水煮熟,再配上蘑菇肉酱最好不过了。还有小豆腐、波浪叶饼、苏子叶饽饽、铜火锅等等,都是姥姥给我做过的,也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美食。

我的农历生日是正月二十五,姥姥告诉我这一天叫“添仓”,满族人还有过添仓节的习俗。这一天除了给我过生日,做很多好吃的,姥姥还会煮些黏高粱米饭,放在外面的仓房里,祈求一年丰衣足食。姥姥身上保留着很多满族人的习惯,但是我好像从来没有听她说过满语,也没有听过当地有人用满语交流。只是听说,村子里有几户人家还用“阿玛”这样的称呼,只是称呼而已。

记忆里,姥姥无所不能。如今,再也找不到儿时的味道和快乐了。

怀念姥姥!

  2015 年第 6 期 总第 34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11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