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汉字因网络而变异生成的幽默现象解析
北京市朝阳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消防协管员  赵莎莎

堪称“第四媒体”的网络,为网民提供了虚拟的交际空间,这样的语言环境极易催生语言变异现象。汉字受网络媒体的影响出现一些变异,这些变异主要体现在火星文(属于网络语言的范畴)中。使用火星文的网民通过下载“火星文输入法”这一款火星文即时转换软件,就可以把汉字自动转换为火星文,本文使用的是“火星文输入法2009”这个版本。火星文借助汉字分离式、汉字增添式、汉字减少式和汉字变化式实现变异,进而创造出幽默效果。变异后的汉字属于不符合常规的形式,代表着原有汉字要表达的符合常规的内容。正是这种不符合常规的形式被赋予了符合常规的内容之后,产生幽默,让人发笑。

一、汉字分离式

顾名思义,汉字分离式是指将一个合体字的各部件拆开变成两个以上部件的表意方式。这种构成方式为我们提供了制造幽默的平台。火星文大量地使用了汉字分离式以供网民网上交流。常见的例子如:拆=扌斥、但=亻旦、侄=亻至、猫=犭苗、很=彳艮、论=讠仑、钱=钅戋、线=纟戋、社=ネ土、减=冫咸、法=氵去、找=扌戈、加=力口、贴=贝占、研=石开、烟=火因、粉=米分、粘=米占、顶=丁页、强=弓虽、颜=彦页、输=车俞、硕=石页、动=云力、新=亲斤、呀=ロ牙、功=工力、数=娄攵、地=土也、现=王见、较=车交、特=牛寺、殊=歹朱、就=京尤……以上例子等号左边是现代汉语的汉字,右边是相应的火星文。这些例子基本上是利用“火星文输入法2009”这个版本的拆字工具实验的结果,不需要改变传统的打字习惯便可实现。上例中的火星文属于不符合常规的语言形式,却代表着符合常规形式(等号左边的汉字)所表达的内容,于是幽默趣味浓厚。观察以上例子便可发现:一个汉字运用“汉字分离式”变异后成为两个分开的部件,其部件不全是独立的汉字,有的只能当作部首。于是上例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变异后出现部首的例子,上例前两行从“拆”字到“找”字变异后的部件属于非常规形式,表达常规内容,产生幽默。二是变异后原有部首稍做调整成为独立汉字的例子,变异后的两个独立汉字又属于符合常规的形式,表达了常规的内容(原汉字要表达的内容),产生幽默。总之,第一种情况的汉字变异通过一种方式产生幽默,第二种情况的汉字变异借助两种方式生成幽默。下面分别对这两种情况做出详细的分析,如图1和图2所示:

图1:“拆”字运用汉字分离式生成幽默的流程

图2:“烟”字运用汉字分离式生成幽默的流程

“拆”字运用汉字分离式变异后成为两个分开的部件——“扌”和“斥”,“烟”变异为两个独立汉字——“火”和“因”。分开后的部件或汉字大都属于不符合常规的形式,它们却代表了符合常规形式所表达的内容;“火”和“因”作为符合常规的形式表达了不常规的内容。以上两个流程图清晰地展示了“拆”和“烟”二字变异后产生幽默的过程,代表了“汉字分离式”实现汉字变异后产生幽默的两种情况。

此外,汉字分离式也有特殊例子,比如“本=夲”这一对汉字与以上例子有所不同。按照传统语法来讲,“本”字不可以拆分成上下结构的“大”和“十”,这样的例子属于汉字分离式的非典型例子,但是变异后不符合常规的语言形式“大”和“十”代表了合常规的内容(合常规形式“本”表达的内容),于是幽默自然而来。再比如,汉字“萌”在网络上被网民拆成“十月十日”这四个汉字,即把“艹”拆成两个“十”字,这种拆分的例子不能归入汉字分离式,因为网民没有用“十月十日”这四个汉字代替“萌”字,所以本文所谈的汉字分离式排除此类例子。

二、汉字增添式

汉字增添式生成的汉字变异,主要体现在“增添笔画”“增添部首”两方面。“简体化繁体”这种语言现象表现得也比较突出,从广泛意义上也属于增添式。为了方便起见,本文拟把这三方面归纳在一起进行探讨。

(1)增添笔画

使用火星文的网民会发现,有的火星文通过增添汉字的笔画来实现汉字的变异,例如:“京=亰”“几=凣”“假=徦”“太=冭”“或=彧”“井=丼”“友=叐”“北=丠”“力=ㄌ”“笑=笶”“人=亽”等。例子中等号左边是原有汉字,右边是火星文。以上这些火星文大都是在原有汉字的基础上增加了“横”“竖”“撇”“点”等笔画类型,使得原有汉字发生变异。变异后的汉字(火星文)属于不符合常规的形式,却传递了符合常规的形式所表达的内容,即等号前后的语言形式表达同一内容,这种搭配必然产生幽默的效果。

(2)增添部首

一些汉字增添了部首后,便成为变异的语言形式(火星文)。加了单人旁的例子主要有“王=仼”“东=倲”“男=侽”“反=仮”等;加了“草”字头的例子主要有“止=芷”“我=莪”“长=苌”“其=萁”等;加了口字旁的例子主要有“文=呅”“火=吙”“不=吥”等;加了其他偏旁的例子主要有“在=恠”“空=悾”“存=洊”“言=誩”“山=屾”“字=牸”“串=賗”“么=庅”“花=婲”“代=笩”“方=昘”“考=栲”“女=籹”“出=詘”“石=鉐”“成=晟”“入=扖”“算=匴”“分=忿”“市=铈”“非=奜”“里=裡”等。这些例子中的火星文属于非常规形式,却表达了合常规的内容(常规语言形式被赋予的内涵),这造就了幽默的产生。

(3)简体化繁体

汉字增添式的另一手段是把简体汉字转化为繁体汉字。一些火星文其实就是繁体汉字,如:“应=應”“飞=飛”“厂=廠”“宝=寶”“贝=貝”“网=網”“万=萬”“头=頭”“旧=舊”“闪=閃”“历=歷”“乐=樂”“书=書”“买=買”“进=進”“紧=緊”“丽=麗”“马=馬”“来=來”“亲=親”“与=與”“会=會”“鱼=魚”“龙=龍”“医=醫”……等号右边的繁体字就是火星文,但并不是所有汉字的繁体都是火星文,繁体汉字只是火星文变化手段之一。作为火星文的繁体汉字属于不合常规的语言形式,却表达原有汉字所要表达的内容,自然产生幽默。

三、汉字减少式

汉字减少式一般指通过减少汉字笔画的方式来实现汉字的变异。火星文在这方面表现比较突出,例如:“生=玍”“收=収”“上=丄”“下=丅”“于=亍”“门=冂”“也=乜”“兔=兎”“子=孒”“甲=曱”等,等号左边的汉字变异后成为右边的火星文,这些火星文的共同特点是减少了笔画。作为非常规形式的火星文所表达的内涵却和常规形式的汉字所表达的内涵相同,于是造就了汉字变异产生幽默的事实。例如:“子”减少笔画后变异成为“孒”,这个字在汉语中是不存在的,所以属于非常规形式。然而“孒”代表的意义和“子”等同,于是造就了幽默的趣味。其余的例子也可做此分析。此外也有特例,如“母=毌”这一对汉字也属于汉字减少式的范畴,原有汉字“母”变异后少了一个弯钩之外,两“点”还变成了一画。“母=毌”这对汉字的变异不但遵循了汉字减少式,还发生了些许改变,与上述例子稍有不同。

四、汉字变化式

除了汉字分离式、增添式和减少式这三种方式之外的还可以让汉字发生变异的方式,本文统称为汉字变化式。这种汉字的变异有改变笔画方向的例子,如:“少=尐”“内=內”“户=戶”等;有改变笔画形状的例子,如:“水=氺”“丰=丯”“儿=ル”“张=ㄋ长”等;有改变笔画长短的例子,如:“无=兂”“世=丗”等;有改变汉字部件的例子,如:“防=β方”“阶=β介”“中=ф”等;有改变汉字字体的例子,如:“脑=脳”“每=毎”“走=赱”“元=え”等;有重复汉字的例子,如:“士=壵”“小=尛”“至=臸”“言=誩”等。此外,可能还有其他有关汉字变化的例子,本文暂且归入此类中。汉字的笔画、部件和字体等方面的变异,造就了火星文的产生。变异后的汉字属于非常规的语言形式,却代表着变异前的汉字所要表达的内容,这样的搭配必然会产生幽默效果。

综上所述,汉字主要运用汉字分离式、增添式、减少式和变化式这些手段变异之后,生成了火星文。这些火星文若遵循两条幽默规律,即“不符合常规的语言形式传达出符合常规的内容”或“符合常规的语言形式表达了不符合常规的内容”,便会产生幽默效果。

  2015 年第 6 期 总第 34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11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