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曹禺戏剧中模糊限制语之语用功能
渤海大学  刘  畅

何自然、冉永平(2009)认为模糊限制语就是指一些把话语信息变得模模糊糊的词语或结构,模糊限制语可分为变动型和缓和型两大类。变动型模糊限制语主要有“很、十分、确实、有点、大约、左右、有些”等。缓和型模糊限制语主要有“我猜、我觉得、我恐怕、据说、听说、某人说”等。汉语会话中,说话者能够根据话语的真假情况及其所涉猎的范围,利用模糊限制语对话语信息进行直接揣测或间接评估,从而使语言更得体,以免造成说话武断带来的矛盾和冲突。曹禺戏剧中模糊限制语的语用功能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调节气氛

日常交际中,说话人利用模糊限制语可以调节紧张、尴尬的交谈气氛,从而保证谈话双方顺利高效地完成交际任务。

何昌荃 (一直和凌木兰在低语着,走到凌士湘的面前,不好意思地)凌大夫,木兰跟我……
董光山 (恍然)啊,凌大夫,还有一个问题要你解决。
何昌荃 我们两个人——想请你给宋大夫带个信。你们两位从朝鲜回来的时候,我跟木兰准备……[凌士湘望着他们不语,不响。]
凌木兰 (发窘)爸爸,你……同意不同意呀?
凌士湘 (幽默地)我以为我早就同意了。(曹禺《明朗的天》)

凌士湘的女儿凌木兰和凌士湘的学生何昌荃两人私下是男女朋友,他们决定在凌士湘参加医疗志愿军出发前向他公开两人的关系,并且打算等凌士湘回来时两人就结婚。当何昌荃委婉地向凌士湘传递这一话语信息,希望争得凌士湘的同意时,凌士湘故意不作回应假装不同意,这令何昌荃与凌木兰一时感到尴尬,凌木兰不得不向父亲再次追问,此时,凌士湘用“我以为我早同意”表明了自己对两人赞同的态度,同时模糊限制语“我以为”也使周围的交际环境变得轻松愉快。

二、缓解矛盾

会话中,说话者为了避免说话语气的生硬性和语言行为的直接性导致谈话双方矛盾升级,此时使用模糊限制语可以舒缓说话者的话语语气,从而减少听话者受损,保证交际的顺利进行。

曾思懿 (谄媚地笑了瞟了文清一眼)我说把愫小姐娶过来的事!
曾文彩 (想起来,却又不知思懿肚子里又在弄什么把戏,只好苦涩地笑了笑)这不大合适吧。(曹禺《北京人》)

曾思懿想要将愫小姐娶来给自己的丈夫曾文清做二房,她与曾文清的妹妹曾文彩就此事进行探讨。曾文彩很清楚曾思懿一直不是很喜欢愫小姐,曾思懿的这一想法让曾文彩一时琢磨不透,但曾文彩又担心直言自己内心想法进行反驳会威胁对方的面子,引发矛盾冲突,所以她采用“不大合适”对曾思懿进行回应,模糊限制语“不大”缓和了说话人的否定语气,更利于双方的交际。

三、劝解说服

劝解说服是指说话人采用一定方式设法让听话人接受自己的观点、建议或应允请求等,是试图使对方的态度、行为等朝特定方向改变的一种影响意图的沟通。它是说话人话语意图得以实现的重要标志,又是语言交际活动的目标。

周 冲 (焦灼)您不愿意吗?您以为我做错了么?
周繁漪 不,不,那倒不。我怕她这样的孩子不会给你幸福的。(曹禺《雷雨》)

在这段母子对话中,当周繁漪得知儿子周冲喜欢的人是四凤时,想要竭尽全力对周冲进行劝阻。在周繁漪内心,鲁四凤出身低微并且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所以她认定两人在一起是不合适的。但她深知四凤是周冲喜欢的人,为了更好达到规劝的目的,繁漪先用模糊限制语“我怕”来限定自己的话语观点,然后再用“这样”来代替形容四凤的负面词语对周冲进行劝导,从而使周冲更容易接受自己的建议。

四、保护自我

在交际过程中,当说话者对所说的话并不是十分肯定时,往往会利用模糊限制语使表达更得体、更贴近实际情况,以此避免话语的绝对化,从而达到保护自我的目的。

梁公仰 (不理他,对秦)听说她要走是么?
秦仲宣 据说,有这么一说——(曹禺《蜕变》)

梁公仰与秦仲宣在针对丁大夫是否要离开医院这件事的谈话过程中,交际双方为了避免因消息不实可能承担的责任后果,梁公仰采用间接型模糊限制语“听说”对所阐述事件进行限定后向秦仲宣确认,秦仲宣则利用间接型模糊限制语“据说”进行礼貌回应。

总之,说话者利用模糊限制语能够降低言语表达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扩展说话人与听话人之间的话语可商榷空间,促进交际双方的情感沟通,从而顺利完成交际目的。

  2015 年第 6 期 总第 34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11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