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浅谈汉语指示语替换的影响因素
辽宁铁道职业技术学院  王长春

汉语指示语的替换是语言交际中较为常见且比较复杂的语言现象, 一般而言,是将具有同等语言功能的指示语进行选择性替换,使其顺应交际环境,改变交际双方心理距离,从而达到预期交际目的。对汉语指示语替换的影响因素主要包含语境和心理空间。

语境对指示语的作用主要有制约和解释两类。语境的制约作用是指语境在语言交际中帮助说话人选择语言。语境的解释作用是指语境在语言交际中帮助听话人理解话语、解释话语。语境的制约作用主要表现在帮助发话人选择指示语,语境的解释作用主要表现在对指示语的意义推导。

指示语词语选择的制约。发话人发起会话总是带有一定的目的性,或做某件事,或完成一定的行为。特定语境建立后,发话人为了达到交际目的,就会根据语境对指示语进行选择。文化背景常常制约词汇的选择。不同文化背景、地域、方言等语言环境因素会对指示语的选择进行限定和制约。

例[1]方六直跟大家说:“咱们(我们)整整受了八年罪,天天(每天)提溜脑袋过日子。今儿个干嘛不也给他们点儿滋味儿尝尝?就说不能杀他们,还不兴啐口唾沫?”(老舍《四世同堂》)

这里用口语“咱们”替换书面语“我们”,符合方六的文化层次,“咱们”的范围包含了所有在场的人;用口语“天天”替换“每天”,强调了8年度日如年的苦楚,抒发了沉积在内心很久的情感。

对指示语替换表达方式的制约。不同民族的不同的思维途径往往形成了该民族特定的话语组织方式。日常语言交际中,我们常会看到前后对应的构成形式。在语言交际活动中,时间、空间指示语能够照应语言结构本身与语境之间的一种关系作用,从而使时空指示信息得以准确传递,达到语言交际目的。

例[2]今天拿人,明儿个(明天)放枪,都是怎么回事呢? (老舍《四世同堂》)

这里用口语“明儿个”替换书面语“明天”,与前文中的“今天”相对,都不是具体指示某一时刻,而是虚指。这样既符合小说语言风格,反应出人物心理变化,又考虑到交际的语境,从而达到了交际目的。

只有当认知程序启动后,语言才能产生意义。换言之,语言并非携带意义而是引导意义。意义推导需要从语境、指示成分角色、语用策略等角度形成一个语言结构模式。在指示语替换的过程中,语境能够帮助我们理解、补全会话,从而理解会话的隐含意义。

对发话人言外之意的解释。在语言交际中, 说话者有时将自己的真实意图隐含在字面意义里, 以言外之意的方式表达出来。要正确理解说话者的言外之意, 必须借助一定的语境。另外,交际者也可以利用语境增强话语的表现力。

例[3] 太阳这么高(时间不早了)了,大姑奶奶怎么还不露面?一定,一定又是那个大酸枣眼睛的老梆子不许她来!我找她去,跟她讲讲理!她要是不讲理,我把她的酸枣核儿抠出来!”(老舍《正红旗下》)

这里用“太阳这么高”替换了具体时间,表示“时间不早了”,结合上文已经九点多了,同时也表示“姑母”对“大姐”没来的强调,表达了强烈的情感。

对歧义的消除。在有些语言交际活动中,语境交代出很多语言外的信息。我们可以通过这些信息来确定指示语的具体所指,消除歧义。

例[4]“那!庚子年(1900年),八国联军……”老人想把拿手的故事再重述一遍,可是一抬头,瑞全已经不见了。“这小子(瑞全)!说不过我就溜开!这小子!”(老舍《四世同堂》)

这里用“庚子年”替换了公立纪年“1900年”,“庚子年”是中国古代用天干地支纪年的方式,结合后面的词语“八国联军”,具有特定的时间指示作用。

心理空间理论主要考察意义的实时构建,即人们在说话、思维时即时构建的、暂时的信息集合。心理空间可以是多个,并且不是线性排列而是有层次的排列,有现实空间也有为完成会话而临时构造的虚拟空间。心理空间的变化对指示语选择会产生影响。

时间指示语和空间指示语在指示信息时,需要从所处的言语环境入手,分别从时间和空间角度进行话语指示。通过空间指示语与时间指示语替换,能够改变会话双方的时间、空间距离,进而产生与语境相适应的语用效果。

例[5]屋里的空气越来越闷,他的眼慢慢的闭上了,牙自动的嚼着糖豆。商会会长下面(接下来的时间)还有五六位演说的,他都没听见。(老舍《牛天赐传》)

这里用空间指示语“下面”换了时间指示语“接下来的时间”,结合语境,符合牛天赐的心情,知道很多人在讲话,但具体是谁讲已经不记得。

在语言交际中,通过发话人的表达,往往能反映出交际双方心理距离和所要抒发情感的因素,既达到了交际目的,也保留了双方的面子。语言交际的成功,往往是双方根据相通的语言和相关的语用信息构建起相似的心理空间。指示语替换是一个认知过程,通过心理空间理论不仅能够加深对指示语替换的了解,也可从理解话语的基础上从生成、解释等方面加大认识。

例[6]生意淡,货价就得低,按理说我应当进点货,等时局稍微一平静,货物看涨,咱们(我)就有个赚头!(老舍《四世同堂》)

这里用口语“咱们”替换“我”,拉近了双方距离,引入自己挣钱这个家也能好过一些的前提,让父亲融入这个情境,感觉亲近,容易接受。

例[7]白巡长沉着了气,话软而气儿硬的说:“真的,他怎么不去见里长(您)呢?不过,既是老邻居,他又有了年纪,你去看看他大概也不算什么丢脸的事。”(老舍《四世同堂》)

这里用专有名词“里长”替换第二人称“您”,结合上下语境,表面是对冠晓荷的尊重,对其地位的肯定,而实际上是对其有意疏远,有意拉开距离,并表示对其行为的蔑视、不屑。

  2015 年第 6 期 总第 34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11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