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和谐的澳门语言景观
程祥徽

“人”的特征之一是有“语言”。人和其他许多动物一样,都有一个脑袋两只眼、两只耳朵一张嘴……不同的地方就在有没有“语言”。一群动物汇聚在一起,如果彼此叫得出名字,那就是人;如果其中有一个人没有名字,大家可以叫他“无名氏”,“无名氏”也是姓名——姓“无”名“名氏”;两个人没有名字,我们可以用男女、高矮、老少、肥瘦等等加以区分,称之为“肥男”“瘦女”等等;如果所有的人都没有姓名,也没有语言可供沟通,更没有语言的书面形式文字,那恐怕只能称之为“动物”了。

语言是在人群中产生的,仅在中国境内,就有一百三十多种。不同的语言充当不同群体的交际工具,没有高下之分、贵贱之别。英国人说英语,德国人说德语,上海人在一起说上海话,福建人在一起说福建话……会什么工具就用什么工具,喜欢用什么语言就用什么语言,就像修汽车要用大型螺丝刀,修理手表必定用小型工具,用工具的人各取所需,工具的职能是满足人的需求。

人类社会进入强权竞争的年代以后,情况改变了,强权者强行推销他们的语言,弱势者尽力维护自己的语言。78年前日本军队入侵中国,我曾亲眼见到这样一个场面:侵略兵用刺刀指着中国学生问爱不爱日本话,中国学生说不爱,结果惨遭毒打!但当时的中国人没几个会心甘情愿地学习侵略者的语言,倒是胜利后的中国人有不少主动学习日语。

再来看看葡萄牙语在澳门的地位。葡萄牙人于1553年登陆澳门,当时岛上没有几户人家,葡萄牙人完全可以把自己的语言带到岛上来,但他们却未能做到;四百多年过后,葡萄牙语依然没有在这里留下多少痕迹,澳门流通的语言仍旧主要是汉语。巴西的情况就大不一样了:葡萄牙语竟然成了巴西官方语言。1992年之前,葡国统治者强行规定以葡萄牙语为澳门唯一官方语文,葡文独霸政府部门,政府文件也只用葡文而不用中文,房屋买卖契约都是葡文,甚至摆放在邮政局的电报表格只有葡文而无中文(搞笑的是,财政司催促市民交款付税的通知却附有中文)。尽管如此,葡文始终没有进入民间,社会流通最广的还是汉语。香港的情形可就不同了:英国人占领香港,同时把英语带到这块新的殖民地,当地民众虽然坚持使用汉语,但也有不少华人学习英语。英文在香港的应用面和影响面很广,甚至影响了邻埠澳门也将英语运用于社会许多场合,尤其是商业部门和教育机构,高等院校更以英文为教学语言和行政语言,葡语被撂倒在一边儿。

一种语言广被应用或者惨遭冷遇,完全是按交际的需要,出于语言用户的自愿选择,同时带有民族情感、文化内涵甚至政治色彩。满族拿下了中华江山,建起大清帝国,朝廷封满语为清语、国语,但满语却逐步走向衰落,至今成为急需抢救的“极度濒危”语言。澳门回归前中葡举行过多次谈判,每次谈判后双方代表都会接受记者访问。当时中方代表多以葡语作答。有一次谈判不怎么顺畅,中方代表改用汉语回答记者提问。记者问他为何改用汉语?中方代表巧妙地答非所问:我带有翻译人员!回归前澳门大学以英语为行政语言和会议语言,来自葡国的校长也不例外。但曾有过这样一个场面:葡国籍校长离校返国,欢送会上他用葡语致辞,中国籍副校长却按惯例用英语讲话。中国籍教师对此表示不满,责怪副校长为什么不针锋相对地使用汉语。

1981年我从香港来到澳门,好像来到了可供畅泳的语言学海洋。香港通行两文三语(中英两文,粤普英三语);澳门人口只有香港的十分之一,占地最多不超过三个北京大学,但却流通着三文四语(中葡英三文,粤普葡英四语)。两地在语言资源、语言运用等方面的确有许多可比之处,但不能只在语文数量上作比较,而要具体地分析不同语文的运用环境和运用规则。最明显的地方是:澳门的语言景观丰富多彩,粤语、普通话、葡萄牙语、英语和土生葡语等等十分和谐地并存着。

在海峡两岸的政治议题上,澳门一直扮演“和事佬”的角色,在对待语言问题上澳门同样展现出和谐包容的作风。1992年举行“澳门过渡期语言发展路向国际学术研讨会”,与会嘉宾包括海峡两岸四地的著名语言学家,澳门政府总督派代表从头到尾出席会议,并发表学术报告,澳门法律翻译办公室、行政公职司、澳门市议会、市政执委会、东方葡萄牙学会、政府文化司署都派负责人出席会议;大陆同样重视这次学术活动,国家语委语言文字应用所、社科院语言研究所、《中国语文》编辑部、国家语委普通话推广司也都有负责人前来赴会。会后出版《澳门语言论集》,洋洋洒洒55万言,记录了那次学术活动的成果。往后举办的十多次学术活动也都承继了这样的风气。2005年,鉴于台湾国民党领导人访问大陆成功,两岸关系明显改善,语言学会同仁主张扩大大陆与港澳的语文研讨会的规模,把“三地”扩充为海峡两岸“四地”。这项学术活动第二年由澳门语言学会主办,同仁们把这次研讨会看成是联系两岸四地感情的难得机会,邀请科技大学与辛亥黄埔协会为合办单位以提升这次学术活动的规格和扩大这次学术活动的影响,并把会期订在11月12日孙中山先生诞辰那天,以孙先生的名声汇聚两岸四地学人。2013年澳门语言学会举办“两岸汉字使用情况学术研讨会”,同样吸引了两岸四地以及海外华语小区高层级的学人代表参与,一改过去两岸之间谈及汉字繁简必然争吵不休的气氛,开创了“繁简并用 相映成辉”的新局。

制定和执行好语言政策十分重要。新加坡四语并存:英语使用面最广,华语使用人口最多,运用马来语的人口虽不足1%,但必须用它唱国歌。加拿大并存英法两种语言,几乎因语言地位问题导致国家分裂。一个多语国家或地区必须处理好语言共处问题。可喜的是,澳门是一个多语和谐共处的好去处。

  2015 年第 6 期 总第 34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11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