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学网-日博365投注网最新网址
关于语言学研究生写学术论文的几个问题
——语言学笔记
于根元

一 对研究生学术论文的基本估价

先说好的方面:

一是有一定的新见。

二是导师或者别人一说就明白哪些部分好哪些部分差以及问题在哪儿。对自己研究的内容是熟悉的。

三是你只要提出要求,研究生就会想方设法符合你的要求。是努力的,也是有潜力的。

四是大题目尽可能跟别人不撞车,具体见解尽可能跟别人说的不一样。

五是对新鲜的语言现象比较敏感。

不足的方面:

现在许多刊物匿名审稿,不过许多稿件我猜得出是什么样的人写的,也知道有些稿子是研究生写的。研究生的稿子尤其是毕业论文,不足的方面似乎有一些特点。

一是开头有一大段写问题的提出,也就是前人研究的情况。

《中国语文》上的论文一般七八千字,《语言文字应用》上的论文一般一万字左右,都没有这个要求。连这个都不知道,还搞什么研究?不过,现在对研究生毕业论文都要求有这个内容,还挺长。研究生怕评委不懂行,写上了省得麻烦,也行。不过研究生把毕业论文投给学术刊物,基本上还都有这个内容,似乎不太妥当。

二是说前人研究的情况,往往是流水账比较多,分析评价不够。

三是说前人研究的情况,往往结果是批评的多,最后的结论是前人不行,于是乎“我来了”。

四是说“我来了”,也是名词术语别出心裁方面的多。

五是引人家的话,意思对不起来。有一次,一个博士研究生论文答辩,北京语言大学的一位评委说,谢谢你引我的话,但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还有一次,我主持硕士研究生的论文答辩,一个研究生篇幅很大地引我什么时候出的新词语方面的书,我说我那时候没有出过这方面的书啊。我看到很多别的研究生在偷偷笑。

六是参考书目特别多,还有些缺漏,有的可能也没有参考。有一次一个博士生研究性别语言,我审阅论文,研究生说是什么时候起有人研究了。卫志强的《当代跨学科语言学》(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2)里专门有一节谈这个问题,说很早就有人研究这个问题。那个研究生的参考书里也没有卫志强的这本书。那个研究生答辩的时候,她说到了这件事,可能有人把我的意见捅给她了。她还比较老实,说卫志强的那本书到她答辩的时候也没有看过。有些参考书有的作者是引了,我怀疑他们参考过没有。

二 写好学术论文的几个问题

一是两种方法。

培养研究生,要看研究生的情况。一种是素质比较好的,要全面培养。这里有个不足,就是研究生很久看不到自己的论文发表,有点着急。但是有个好处,就是研究生过了写作关,论文会比较多,而且你还不知道他将来做什么工作。第二种情况,是已经有工作的,结合他的工作写论文,好处是比较早地看到论文发表,而且跟工作结合。不足是论文的路子可能比较窄。

二是按规律办事。

有的研究生把写学术论文说得很恐怖。有一个别人的博士生,毕业论文刚通过,他说写论文太恐怖了,要给他的师弟师妹谈谈体会。我叫我的研究生不要去听。按规律办事,写学术论文就不会那样恐怖。谁回想研究生的几年,基本上是很美好的,哪有那样恐怖的。

我的研究生,一入学的时候,一般就有了研究题目。研究题目的要求是:有价值的,符合研究生论文水平的,符合我带的研究生的方向的,对研究生的培养是很关键的,是这个研究生需要做而且又做得了的。有的题目是别的研究生没法替代的,也就是说只有这个研究生才做得了的,唯一的。

我很重视做札记。我要我的研究生写许多札记。我甚至说,谁不重视写札记,谁就是没有懂得中介理论。

我给我的研究生很宽松的容易出新见解的环境。有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我头一天下午有课,第二天上午有课,头一天晚上我住在学校里。头一天和几个研究生吃过晚饭,一人拿着一杯奶茶,就在校园里散步了。当然晚饭和奶茶一般是我请客的。在校园里散步,东拉西扯,把风走没了,把月亮走出来了。有一次一个学生一看表都十一点了,这时候有学生说:于老师,你看看现在几点了?我一看,又十一点了。就这样,新见解出来了。有一次,别人的研究生说于老师跟学生谈论文,是跟学生喝着咖啡吃着点心谈论文的。是啊,谈论文为什么要正襟危坐呢,为什么要紧张呢,为什么要恐怖呢,喝着咖啡吃着点心就不许谈论文?当然,喝咖啡吃点心也是我请客的。

我很反对研究生一定要发表多少多少论文。可是,我的研究生发表论文都不少。

三是有点浪漫主义。

研究生的学术论文的核心是新见。学生是很希望有很重要的新见的。我们开题的老师和答辩的老师要宽容一些。我说我们审阅论文的人很重要,盲评不要成了瞎评。有的来当答辩评委,说什么:我不懂行,我是来学习的。既然这样,你来当评委?学生很关心谁来当评委,是说一些吓唬人的话呢还是说一些平实的话,题目是很吓人而没有多大用处的呢还是老老实实的。有一段时间开题的老师很为难,宽容一点吧又怕别人来当答辩评委的时候通不过,四平八稳吧又怕新见少了。有一次我的一个博士生开题,她说了“当代汉语”,有人就紧张了。这个研究生只好写了“现代汉语’里的新的语言现象。后来,我看到邢福义的博士生就提出了当代汉语。后来我几次谈当代汉语。我认为:哪怕是粗线条地说说我们当代汉语的情况,也是我们的责任,这件事总不能叫外国人来做吧。我说:汉语的分期,语言观是很重要的内容。此外,程度和类型是一把重要的钥匙,在汉语分期的形式标志里这也是一把重要的钥匙。我估计,当代汉语从1980年到2000年是孕育期,2000年到2050年是发展期,总长起码有二三百年。关于当代汉语的形式标志有语言观有语言事实。例如有单音节词的增加,有网络语言的兴起和发展,有语言机制认识的突破,有汉语汉字评价的突破,有中国传统语言文字的回归。跟当代汉语研究配套的还有编写当代汉语系列辞书。要附带解决的问题是现代汉语的时间为什么这么短。

还有一次是我的一个博士生到中央电视台做网络语言的节目。一位名大学的教授说,只能说网络词汇,不能说网络语言,因为语法都是跟别的语法一样的。我的博士生当时就表示不同意。回来以后他进一步研究。认为语言是各种语言的杂烩,不存在全民语言。网络语言的词汇跟别的区别比较明显,语法的区别不太明显,不能说网络用的语法是全民语法。他进一步研究语言有许多要素,不只是语法语音词汇,语言要素的结构形式会是很多种的而又有联系的。

四是降调。

我们经常给研究生的论文提出总的要求,其中一条很重要的是“降调”。或者是“换一种说法”。前面说了,我们研究生的学术论文,经常说前人的研究有什么不够,于是乎“我来了”。我经常说,把前人说得那么傻,对我们自己有什么好处呢?哦,我们是傻子的后代?

能不能换一个说法,说成前人已经看到了这一点,我在这个基础上试着再发展一些。说是说“换一个说法”,实际上是改变一种观念,就是正确对待前人,我们今天只不过是让人类的身子长高那么一点点。

还有一篇谈网络语言的论文,说一下前人的研究,总括起来前人的研究都是“举例性”的,他是计量性的,好像是先进的。我写了一篇博文《举例性等于落后?》。我们举例是很需要的。那个作者总的是很好的。现在计量调查很重视个案,个案要占百分之五十。还有些计量也很成问题,同样是春晚,同样是计量,结论差别很大。

降调,我们还要学生在论文里多加一些限制语,例如“比较”“可能”“好像”之类,不要说得太绝对,太满。

降调。注意学术论文,是跟人商榷,态度平和一些,不是教训人。少说“不争的事实”,有时候那个事实就是可以讨论的。慎用“越来越”,因为社会有个进进退退,语言也有个进进退退。

学术论文,就要在学术上有贡献,不要逮住一个很低级的人家早就批评过的毛病就写一通。

五是引文和出处放在一起。

很奇怪,有的研究生引文和出处是分离的。说是哪些引文要了我再补上出处。有的研究生在论文里还总括一句话:引自某某语料库。我们好多人查对过,不少语料库的文字是有错的。我们以前《中国语文》的编辑要查对引文,发现有几个错的,说明你文风有问题。我问了《语言文字应用》的责任主编叶青,现在刊物是不是还要详细出处,她说是的,古汉语的引文一般也要有详细出处。

六是注意内容的联系。

我们研究生的学术论文,一般注意了不怎么重复。可是相互之间的联系注意得不够。事物同中有异,异中有同,这都是我们需要研究的问题,但是我们注意得不够。

七是注意调查报告式的论文。

我们讲论文要厚重,厚重也就是方法等等都对了,你要多长时间才做的出来。我们审稿,比较喜欢调查报告式的论文,因为比较厚重,事实和结论比较可靠。我们要大学的学生做作业,起初也是要求他们做调查报告,这是论文的基本形式,文风也比较好。

当然,也很需要机智,也就是巧。机智一般体现在:一、文章的布局巧妙,跟别的文章不同。还有,不一定正面突破,侧面突破也很需要。我主张考虑问题都要全面。新问题写的时候不妨先面面俱到,老问题要一点突破。二、注意分寸。三、语言幽默风趣、生动形象。四、有一种比较巧妙的方法是列此存照,也就是记下来再说。

八是注意理论上的贡献。

我们有的研究生在学术论文里说是什么理论的运用,这就框住了理论上的贡献。人家的理论是在解决他彼时彼地的实际问题中提炼出来的,你要突破他很多也不容易,你今天是为了解决你此时此地的问题,你一点也不突破他也不大可能。何况有的前人在这方面也没有什么现成的理论供你引用,要你自己从解决你此时此地的问题中提炼和建立理论。

九是语感要开放一些。

我们有的学术论文还是这个句子是规范的那个句子是不规范的两分法。规范与不规范之间有个度,靠中间的地方不好说它就是规范或者就是不规范。我们有时候说它不规范,这就麻烦了,你的语感有了问题通篇就麻烦了。
我这里同研究生讨论问题。有的可能会涉及到导师,尤其是第八第九点。

三 写学术论文我使用过的几种方法

一种是写小的学术论文。用活页本,纸用单面。第一行写个初拟的标题。纸的中间划一道线。右边写上材料和出处以及自己的看法。左边是补充有关的材料和想法。有时候这样的有好几十篇。到用的时候,左右两边拼起来,贴在一张纸上,再说上几句就行了。这也是学来的。

我写过一篇《金有景“腌鸭蛋”》,登在《中国教育报》1998年6月9日上。金有景说腌鸭蛋腌的时候和吃的时候都比较快,所以要分期分批多腌一些。看看哪家要稿子了,哪篇差不多了,就给人家。文章多了,也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金有景说,邢福义也用这个类似的办法。

写中等文章。一种是写了一些小论文,不久有了个大的想法,把小文章或者札记汇集起来,再加上新的就可以了。我起初在《汉语拼音小报》1981年10月16日发表了《滥用方言的轻重》,在(《汉语拼音小报》1981年11月16日发表了《“心神”“忙乎”种种》,在(《汉语拼音小报》1981年12月16日发表了《小说如何注释方言》。后来有个大一点的想法,提出方言色彩词汇,居于方言词汇和普通话词汇之间,总的说使用可以宽容一些。但是又有严的一面:色彩不协调不好。这一点我在语言研究所每个研究人员的学术报告会上报告过。后来大体上加上前面的小文章写成《文学作品的方言使用》,发表在《语文研究》1983年第3期上。

还有一种办法。是先有一个不到五百字的详细提纲,以新见为纲,也是小样。然后把想法一字一句对着录音机说出类来,引文可以照念。重说的地方要对着录音机说明。这样说一遍,再写下来。一般是说过就行了,录音不需要了。这有个好处,语言比较口语化。

写稍大文章或者是书,在电脑里把有关的材料和想法分一段段编上号,通通打出来,剪成一小段一小段的,然后再分大类小类排次序,再在电脑上按照新的次序调整先后,就大体可以了。我写《关于语言学及应用语言研究方法的若干认识》用了这方法,这篇论文刊登在《语言文字学论坛》第1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我带过的第一个博士生赵俐的《语言宣言——我们关于语言的认识》也用了这个方法,这本书在中国经济出版社2003年出版。

使用这些方法有个条件,就是平时要有积累。

四 要有两支笔和其他

我觉得可以有两支笔。一支笔会写生动活泼的论文。一支笔会写大体上是板着脸的可以在大的学术刊物上发表的论文。当然也有一些结合的。共同点都是论文,是首创的,是有新见的。我觉得会头一支笔更重要。

会写论著,会读论著,两者是结合的,是相互促进的。我的研究生,有一段比较长的时间,不管是硕士生还是博士生,独著的主编的参编的书,一人一本,有的有两本三本,还有四本五本的。我们还有一个学术沙龙,两个星期一次,先有一个题目,我的学生准备了发言,整理成一篇篇的出书,叫“语言哲学对话续”。自己比较会写论著了,也就比较会读别人的论著,知道别人论著的长处,知道别人论著的不足和原因,知道别人论著的苦衷和巧妙的地方。读别人的论著,着重注意别人怎么布局的,尤其是怎么埋下伏笔的,怎么对待文章不重复又联系的,怎么对待前人的成果的,怎么对待别人的批评和如何回应的,怎么对待敏感问题的,怎么对待变化和试笔的,怎么注意分寸的,怎么使用语言的,等等。读别人的论著会将心比心,会换位思考,会成为许多人的知音。比较会读别人的论著,自己也就比较会写论著。我让我的学生写书,主要的目的就在这儿。

比较会读论文,比较会写论文,又写过不少论文和学术著作,对许多杂志和出版社又有一定的了解,你给人家文章就不是碰碰运气。要有这样的胆识,你不用了,不是我的水平问题,而是你的眼光问题。因为不在一棵树上吊死,不去计较。

  2015 年第 6 期 总第 34 期(双月刊) 主 编:于根元 编辑部邮箱:yuyanshenghuo@163.com
  2015 年 11 月 10 日出刊 副主编:刘艳春  
  指 导: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
  主 办:商务印书馆 北京开放大学 中国语言资源开发应用中心 北京市民终身学习远程服务中心